首页信息中心│ 网络学院│ 资源中心远教厂商培训考察网上书城杂志订阅市场研究行业媒体国际远教
论坛│ 远教沙龙群 英 会案例分析名家评论人物专访专家专栏2006 历届大会:05' 04' 03' 02'│ 网友投稿
姓名:毛向辉
单位:维众创业投资集团(中国)有限公司
职位:维众创业投资集团(中国)有限公司副总裁
Email:
发表论文
教育是一个需要战略经营的领域
学习的建构法则
教学设计 E-Learning成功保证
学习物件 互联教育体系的智能积木
开放吧,教育内容
从凤凰城大学看远程教育产业发展
全球E-Learning: 波澜不惊
开展教学设计创建完整学习
远程教育财富蕴藏其中
要传承,还要创新——变革时代的“大教育观”
平等 互信 共享 开放
Blog将成为教育中的重要工具
学习的互联法则
学习的混沌法则
   

 

 

 专家专栏 名家评论


 
教学设计 E-Learning成功保证

    “今天有超过98%的E-Learning内容,无论是提供给成人、企业学习者还是学校,都是传统课本和课堂的翻版而已。”——E-Learning Magazine

  教学设计是老生常谈了,其介绍性内容的出现率显然超过了实践中真正的应用程度。不过这也很正常,任何事情如果观念都没有到位,行动也难以改变。最近走访了一些为企业提供E-Learning服务的公司,他们希望为客户进行详细的分析和设计,打造一些有适应性的课程(与舶来品思路不同)。初衷很好,但客户代表(一般是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并不领情,“如果每门E-Learning课程都要前前后后经过一个很长的周期,必然会引起成本的增加;而且,我们的员工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教学方法,只要把现有材料加工好,适当增加动画、视频,然后能够播放就可以了。”很显然,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大学、中学、小学以及各种社会教育场所,莫不如此。

  “教学工程师”还是“教学设计师?”

  上面所提到的E-Learning公司基本属于课程加工公司,他们无需任何了解教学设计的人员,只要有懂技术的工程师就可以了。所谓的教学设计师变成了“教学工程师”。这种做法看上去面向“客户”,实则混淆了E-Learning的真正客户——“学习者”。“教学工程师”将一批批同质的电子教科书通过大小网络发送到不同质的学习者面前,是否能够达到教学目标,产生最佳的学习效果,不得而知。事实上,对企业培训而言,不管构建课程的成本降低了多少,都不能不考虑投入各种资源的回报率。当一个销售培训不能达到其预期的目的,延误公司创新产品的真正潜力和市场机会,一个产品的营销计划就可能重新制定。对学校教育来说,若学生在最佳学习阶段失去了增强能力的机会,他们将无法进一步适应真实问题的情境。这种不适应与其他社会问题融合后,其连锁效应就更复杂了。

  危害还不仅如此,本来踌躇满志提供E-Learning服务的公司会变得更像低水平重复的媒体加工企业。他们无法逐步提升自己的设计制作水平,达到专业程度,只是永远疲于为客户处理媒体文件和网页的循环中。最近,在“Brandon-Hall 2003年优秀E-Learning产品”评判会上,“定制内容”、“最佳实践”和“创新技术”分别作为评奖的三个类别。可惜的是,国内根本没有参评的项目。

  专业的内容服务是E-Learning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而教学设计才是内容成功的保证。

  教学设计提升E-Learning价值

  “教学设计是正在出现的职业,关注于创建、维持高效和有效的表现,它主要由一个模型所指导,在系统理论的基础上进行系统化运作,并面向绩效寻找和应用最有效的方案。”(Rothwell & Kazanas)。简单的内容并非合格的E-Learning,只有将“设计”融入其中,才会有高一层的价值,而设计本身也正是社会多样性需求的体现。从早期主机上出现的机器辅助培训(CBT),到交互视盘HyperCard、HTML、CD-I和CD-ROM,接着是基于网络的培训,一直到今天的学习物件——电子学习伴随着各个阶段的信息技术变革,走过了二十五年之久的发展历程。无论技术如何变化,内容和设计始终保持了一个关键的位置,设计质量决定了E-Learning的生存或灭亡。

  过去,教学设计者很少有参考书,也没有示范的模型可以借鉴。随着创建和发布工具的发展,设计质量的同步提升会创造更大的价值。在国外,最好的E-Learning设计师与广告公司的设计人员一样,能够驾驭最新的信息技术和成熟的设计理念,创造出独一无二的学习体验。2002年获得最佳E-Learning产品“定制内容”金奖的一个课程就说明了这一点: 现任纽约大学教授的JC Kinnamon是该门电子课程的首席设计师,他带领一个设计团队接受了课程任务“如何教会公司雇员达到最佳的内部沟通”。面对这个挑战性的项目,JC Kinnamon选择“引导发现”的教学设计架构,然后构思了一个虚构的糖果公司,准备到市场上发布新的产品。学习者进入此学习情境后,首先获得一个角色。他/她必须按照指南完成一系列的沟通和写作任务,并与其他人协同完成最后的产品发布目标,其中涉及到不同部门之间的配合、产品信息的准确描述、商业机密的控制、内部冲突的化解等等与公司实际运作相关的细节。学习者不但从中获得了必要技能,而且还主动尝试了各种不同的角色,并得到了及时评价和反馈。在完成一系列任务的同时,学习者掌握了工作中的高级沟通技能。这门电子课程按照设计思路开发完成后,获得了当年最佳E-Learning产品的金奖,同时创造了单个课程的最高销售价格。一门好的电子课程进入企业的LMS中所产生的快速效果,是传统的培训方式难以达到的。

  好的教学设计不但遵循教育理论中的认知规律,而且还要考虑实际的学习情境需要。核心的设计师必须从头到尾考虑以下因素:●问题和预期结果●教学设计的完整性●评价和评估●交互性●易用性和用户界面●动机和美学考虑●媒体和技术优化●还要考虑预算和时间(没有理想化的设计)

  有了这样的基础,设计的价值不就浮出水面了吗?

  教学设计的过程模型和架构

  具有价值取向的E-Learning更重视教学设计。进入教学设计的领域,往往会看到很多不同的模型。如最常见的ADDIE模型(Analysis、Design、Develop-ment、Implementation、Evaluation),采用了类似软件工程中早期的瀑布模型相似的方式,从问题和目标出发,逐步引导出包括课程活动和评价方法的完整设计。正因为如此,ADDIE模型与软件开发中碰到的问题一样。虽然实践中很多人照猫画虎地采纳这个过程,产出结果却有天壤之别。当然聊胜于无,任何模型如果能够在实践中反复实施和改进,都可以达到有效程度。

架构名称
特性
实例
A.接受型架构 教学提供信息;很少有明显的学习者活动机会 教师讲课
演讲
阅读
B.行为型架构 自下而上的内容组织;小步骤;频繁的问题和反馈 程式化工作训练
C.引导发现型架构 教学提供需要解决的问题,提供尝试一种技能的机遇,对结果进行反思、复习和重试 运动训练
学徒制工作
D.探索型架构 教学提供丰富的资源仓库,以及良好的导航支持 采用Intranet/Internet的资源进行学习

表1 Clark提出四种教学设计架构

  除了在教学设计上采用合理的过程模型,还要进一步选择合适的教学设计架构。Clark提出的四种教学设计架构已被很多教学设计者所采纳(表1)。这四种教学设计架构归纳了从行为主义到认知主义,以及建构主义的思想;就像一个四分法,把广义的学习活动(不限于课堂的各种知识活动)做了一个基本分类。从这个基础分类出发,我们可以在不同的教学情境中选择不同类别的教学策略。(这四种架构分类适合于不同的教学情境,并没有优劣之分。)

  把教学模式分为四种架构似乎过于简单,但从四种架构所考虑的主要变量可以引伸为多种范式,让我们在具体的教学设计中进行调整,发挥更多的创意。在四种架构中,学习者所能控制的程度是不同的,接受型中的学习者控制力最低,他们一般只能被动接受。从教学主题的组织方式来看,四种架构也不同,有的自下而上,有的依照问题而全局呈现(例如,模拟教学开始时出现的任务),有的由学习者决定。从学习者呈现的交互方式看,接受型架构中几乎看不到;行为型架构需要正确响应;引导发现型需要解决问题;探索型架构则呈现自由选择的可能,学习者的主动性有了最大的自由度。从获得学习的方式来看,接受型和行为型的架构更重视外部提供的方式,而后面两种更重视学习者自身内部思考处理过程,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不同的教育理念。

  更进一步,我们可从认知模型发现这四种架构的微妙差异。认知心理学认为,人类其实有两套记忆系统——工作记忆和长期记忆,这与计算机的高速缓存和内存相当类似。学习其实就是工作记忆(容量很小、保存时间也很短)不断发生的重演过程,新的信息在工作记忆中被处理后,通过编码与长期记忆中的已有信息进行整合并存储下来(长期记忆的存储是海量的)。现代教育理论认为,仅有存储并不是学习。当人们学习到新知后,如果他/她到了真实情景中,应当具备根据条件重新检索这些知识的能力。在所有重现、编码、检索过程中,元认知都在发挥着协调和监控的作用,元认知也是管理内部学习过程的自我约束机制。

  因此,四种架构也可以用认知策略进行分析,这样有利于在实际的情境中进行选择。接受型架构下的学习,一般对元认知和已有知识的要求很高,所以该架构下元认知能力不足的新学习者可能会处于一种很大的风险中。传统的课堂教学大部分采用了接受型架构,可能忽略了很多学生的元认知能力差异,对于高级学习者,这种方法往往能够引发更好的长期记忆重现,产生不同的学习效果。行为架构一般是循序渐进的重复模式,对人的元认知能力和工作记忆的要求都不高,很容易在长期记忆中编码,并得到有效地检索,这种架构更适合于简单技能的训练。例如,重复按照基本要领掌握一个运动动作,反复阅读以增加语言学习中的语感等。引导发现型架构需要学习者有比较充分的基础知识,否则会引起工作记忆的超载,这种架构也需要更高的元认知技能。显然,这种趋向建构主义的方法能够在长期记忆中建立更加复杂的知识模型,有助于在其他类似或匹配的复杂情境中实现检索,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适合于培养高级思维。探索型架构对工作记忆的认知负担相对灵活,取决于资源的数量和质量。对于初级的学习者,这些资源应当有一定的秩序,帮助学习者进行编码和建立知识模型;而高级的学习者可能不需要明显的秩序,他们自己的基础知识决定了编码的方式。探索型架构对元认知能力的要求比较高,例如大部分的人在刚刚接触互联网的时候都会感到“迷失在链接中”,必要的导航辅助手段将有助于学习者弥补这种不足,并在学习过程中逐步转化为个人的元认知技能。

  任何与教育相关的人,乃至所有人都有必要建立这些基本观念。教学设计者不一定需要了解认知的所有生理过程,但在设计中了解人类认知过程的基本规律是必要的。

  E-Learning教学的移情设计

  越来越多的研究和实践表明,仅仅靠五个步骤的教学设计模型以及四种架构作为教学设计的参考,可能设计出优秀的课程,课程并不是教学的结束,尤其是E-Learning课程,是否能够真正适应每个学习者的需要?除课程知识、抽象的认知分析,还需要考虑学习者的个性特征、背景、个人喜好、情绪等因素。我们以前一直缺乏对群体学习者的个性分析。近年来,产品设计领域的“角色”分析方法已悄然进入教学设计领域。所谓“角色”分析,就是根据对课程的目标人群的调查,获得一个抽象的“人”(“角色”)。这个“角色”符合了特定人群的典型特征,而且还有故事化的描述。如果课程设计中分析考虑了该“角色”的特征和需求,课程的设计将会增加更多的人性因素。最近两年,教学设计领域引入了人机交互理论,在此基础上更多地考虑了最终用户的情感因素,即“移情设计”(Empathic Design)。

  下面的例子也许可以有所启发: DigitalThink公司2002年曾经帮助Circuit City公司开发一个培训软件,他们的做法与众不同。整个开发小组穿上了客户公司销售连锁店的休闲T恤,在这些连锁店面实际工作了很多天,还参与销售掌上电脑、照相机和音响。随后他们返回实验室,开始设计200个1小时长短的培训课程。课程的结果还未得而之,但这种方法本身已充分考虑到课程的未来学习者的诸多群体、个性特征,避免了“闭门造车”而引起的好课程、坏效果问题。

  教学设计是E-Learning成功的基础

  我国的教育体系中欠缺对现代教育理论和教育技术的应用,这个问题存在于各种教育形式和教学情景中。近20年,国外教育界的普遍观念是把教学设计(ISD)的方法应用于学习活动,这同时也影响了企业的学习培训环境。正是在这20年间,个人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络得到了迅猛发展,因此催生了大量的优秀教育学习软件。在发展过程中,我们因缺乏更新的先进教育理论,又被“应试学习软件”所误导,从而丧失了教育软件的发展机会。此类公司的倒掉证明了其脆弱性。

  其实,教学设计是任何E-Learning成功的基础,它在构建中国E-Learning市场的大格局上起着不小的影响。

 
网站地图 工作机会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在线调查 广告服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90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