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中心 | 网络学院 | 远教厂商 | 培训考察 | 资源中心 | 市场研究 | 行业媒体 | 国际远教 | 网上书城 | 杂志订阅
远教沙龙 | 群英会 | 案例分析 | 名家评论 | 人物专访 | 人才中心 | 专家专栏 | 2006 历届大会:05'04'03'02' | 网友投稿 | BBS
教育信息化盯上十万兆网络设备技术
中国特色管理学科体系正在形成
全球缺少五百万对外汉语教师引发培训热
继续教育迎来报名高潮 在职人员相中网络大学
学好英语可扩展受教育机会
中国人民大学附中:打造全新数字化学校

中国网络教育新闻

 

 

 

 

 

新 闻 >>
  行业动态 行业观察 会议信息 海外传真


“西部悖论”产生的缘由及其解决办法
2006年8月29日
 

  采访中,西南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刘革平副院长、四川大学网络教育学院院长冉蜀阳都谈到了远程教育在西部发展中遭遇的种种困境。就此,记者在北京求教于首都师范大学现代教育技术中心特聘教授、远程教育博士丁兴富。丁教授分析了“西部悖论”产生的缘由,并且从调整政府政策的角度,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根本原因是实践与理论脱节

  丁教授认为,远程教育之中其实有许多悖论,西部悖论是其中之一,也是相对比较 突出的一个,政府、社会、学习者都很关注。 其它悖论如:

资源共享的悖论。理论上网络远程教育这种新型教育形式,应当是开放的、 高度共享的。而现实是,网络远程教育院校间的资源共享程度甚至低于传统校园教育。传统教育中,不同学校同一专业的教科书大多使用统编教材,通常并不是每所学校各编一套。然而,在网络教育中,即使是类似的专业,各校的网络课程资源大多各搞一套,很少有共享的。

  交互悖论。据理论上说,第三代远程教育应当是以网络双向交互为最大的特色。但现实中,不管网络学院还是其它形式的网络教育,不管是实时的同步交互还是非实时的异步交互,实际所做到的程度,离理论和承诺都还很远。

  西部悖论也是如此,理论和媒体上都说发展现代远程教育试点有利于将东部的优质教育资源送往西部,缩小东西部之间教育发展的差距。但大多数试点高校网院仍然主要面向有支付能力的人群,经济比较发达的东部、东南沿海。就连那少数几所被批准办学的西部院校,也并没有把自己的服务对象定位在西部。东西部教育发展的差距或曰数字鸿沟实际在扩大。

  总结起来,这种悖论产生的根本原因,是实践与理论的脱节,是承诺未真正得到实现。久而久之,最终结果是承诺变成了神话,在人们心目中失去信誉。

 

  对教育的观念和理念出现偏差

  导致“西部悖论”出现的直接原因,是一部分人对教育的观念和理念有了偏差,使网络学院的功利性过于膨胀。曾经有一段时间,人们认为教育不属于经济基础,而属于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范畴,应该为政治服务。此外,当时认为教育是一种社会福利,是一项公共事业。而现在,人们开始接受这样的观念: 如同科学技术被公认为是第一生产力一样,教育作为开发人力资源和培养创新人才、推动科学技术进步的基础,也属于生产力发展的一部分。与此相应地,许多人认为教育,至少是非义务教育不再是一种社会公共福利事业,而应当是一种产业,一种第三产业,应该采用市场机制和产业运作。有些人则更以为教育应该市场化、产业化、商业化,应该建立股份公司和追求盈利。远程教育则是整个教育领域中最接近市场的一个品种。对远程教育持这种观念的,不仅仅有学者,部分网院院长乃至试点高校校长也是这么认同。

  不仅仅是高校这么看,政府中部分人士也是这么看的。1999年启动高校现代远程教育试点时,国家曾对最早参加试点的四所高校有过一笔投入。而此后进入试点行列的高校基本上没有得到过政府的投入。不少网院在试点初期曾经得到所在高校有限的启动经费。政府和高校都要求网院尽快实现自负盈亏。如今,多数试点高校不仅不再向网院投入,而且将网院当作创收单位要求上缴盈利。此外,为数不少的高校网院起步时是走校企合作的模式,从社会寻找信息技术公司或网络技术提供商作为合作伙伴,取得初期投资。这种校企合作的模式得到政府认可。既然企业有投资,就要回收和营利。就更加剧了部分网院的市场化、功利性倾向。

 

  政策忽视对西部院校及特有专业的扶持

  “西部悖论”出现的另一个原因是: 政府当初确定了依托全国重点高校举办现代远程教育试点,实现高起点、跨越式发展的方针。于是在批准试点高校时,注重了对办学水平、实力和声誉的审核,但忽视了对西部院校和西部特有专业的扶持。这使得目前在试点高校的地理布局中,西部院校和西部特有专业的比例相对低下。

 

  “西部悖论”的解决办法

  丁教授认为:

  首先,要承认教育属性的多元性和多样性。

  可以认同远程教育具有市场和产业属性,但不能忽视其同时也具有社会公共事业的属性。各级政府应该据此制订相关的财政政策。不论是普通高等教育还是现代远程教育,国家财政都要进行投入。当然,由于两种教育成本效益的差异,投入的标准可以不同。同时,按照谁受益谁投入的原则,在国家投入的同时,网络学习者所在单位及学习者家庭自身也要投入。据我所知,在国外,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网络远程高等教育大多由接受国家投入的公立院校举办,其中英国、澳大利亚国家投入的比例远远高于学费收入。像美国凤凰城大学那样成立上市公司实行商业运作追求盈利的私立远程教育高校不多。

  其次,国家曾经忽视了对西部院校和西部特有专业的扶持,这一现状应当改变。

  西部的院校对西部经济、社会发展以及人才需求的感知,比东部、东南沿海的院校自然要敏锐很多,而且就近提供远程学习支持服务更为方便和经济。同时,在西部开发过程中,有一些专业正在发展之中,而有的专业是西部院校所独有的。对这类西部强势专业,东部重点院校与之相比并不占优势。国家在批准现代远程教育试点高校时,应当注意对这一部分西部院校和西部特色专业加以扶持,还可以建议他们与合适的东部院校合作举办网络远程教育。

  第三,用联合办学的方法,节约成本、提高效率。

  在2002年教育部组织的现代远程教育西部行活动及其前后,丁教授曾向教育部提过建议。提议由东西部若干所较强的大学,联合办一所西部虚拟大学,共同承担西部人才培养、专业开发的任务。以现在各校单打独斗的状态,要向西部深入,高昂的成本确实是难以承受之重。而若集众校之力,一大批专业便可凭借各校的优势力量分别开发与办学,课程共建共享,学分互认互换。这样办学的成本与时间对于国家和高校来说便都可降到可接受的限度之内,而专业质量也可得到保障,甚至各院校之间亦可借此建立起一套新的共享机制,皆大欢喜。丁教授当初建议合作举办虚拟大学或网络联盟的领域包括教师教育、农业、工程、医学等等。现在全国教师教育网络联盟和全国高校农科教网络联盟已经成立并且运行。“只是从目前来看,这两个网联的功能实际发挥得离人们的期望还比较远。此外,我了解到上海几所重点高校与西部一些院校联合,在优质资源共建共享和合作办学方面取得了可喜可贺的成绩,我祝愿他们再创佳绩。”

  第四,从立法上,政府是否可为此悖论的解决作些努力?

  应当制定发展网络远程教育向西部倾斜的法规,首先是教育部的行政法规,比如明确规定在网院的招生中,来自西部农村的学生应当占何种比例,或者对这些学生的收费应当如何优惠等。当然,能通过人大立法程序就更好了。“据说《终身学习法》正在制定中,我认为这个大法里面应当有类似的条款。”

  第五,网络远程教育院校的预决算应当公开。

  丁教授认为,“网院的收入来源和开支去向,应该向社会公布,并接受政府审计部门的审计。如此,可以让远程学习者了解他们交纳的学费是如何用在了对他们的教学服务上。现在连普通高校校园教育的预决算都开始接受审计了。既然网络远程教育面向市场进行产业运作,就更应该财务公开并接受审计。现在教育部每年都对试点高校的现代远程教育工作进行年报年检,但我认为在这方面仍然做得太粗糙。网络远程教育机构(包括学习中心)的预决算不公开,政府、社会、学生都不了解。学生经常抱怨实际享受到的教学服务并未达到招生公告中承诺的水平。政府明确规定,依据教学成本核算学费。不公开预决算,怎么核定上述规定?怎能平息学生的抱怨?”

相关评论
以下所有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目前没有评论。欢迎发表个人观点!
帖  第 / 页  
 
 发表评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作 者:
 
邮 箱: (不公开显示)
 
内 容:(内容要少于500个字符) 目前字符:
 
网站地图 工作机会 友情链接 团队风采 在线调查 广告服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86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