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中心 | 网络学院 | 远教厂商 | 企业培训 | 资源中心 | 市场研究 | 行业媒体 | 国际远教 | 网上书城 | 杂志订阅
远教沙龙 | 群英会 | 案例分析 | 名家评论 | 人物专访 | 人才中心 | 专家专栏 | 2006 历届大会:05'04'03'02' | 网友投稿 | BBS
公共服务体系能否规范远程教育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附中:打造全新数字化学校
怎样选择可靠的网络学校读学位
大规模教师远程培训令人瞩目
严冰:广播电视大学 开放办学与资源共享
网络教育重要性凸现 北京邮电大学网院专项突破

中国网络教育新闻

 

 

 

 

 

新 闻 >>
  行业动态 行业观察 会议信息 海外传真


西部腾飞的希望
2006年9月22日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逶迤千里、波涛翻涌的大渡河,山势险峻、岩涧交错的二郎山,这些记载着中国长征精神的重要标志始终如此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的记忆中。“逝者如斯夫”,如今在缅怀革命先烈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力克服种种困难,最终取得革命胜利的伟大壮举时,人们或许会想到那些曾经为中国革命胜利做出过杰出贡献的地方,那些生活在交通闭塞的崇山峻岭间的人,在经济迅速发展的今天,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直面“贫困综合症”

  西部许多地区是我国老、少、边、穷的地区,这里既有地域辽阔、资源丰富的自然优势,同时又由于受地理以及社会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文化教育相对落后。而这种落后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西部经济发展滞后的因素造成的。经济制约教育,教育又反过来影响经济,这样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越是贫困,生产力水平越低下——现代科学技术需求越发不迫切——越不重视人口素质的提高——越不重视投资教育以求发展——生产力水平越低下,经济越发贫困”,这就是所谓的“贫困综合症”。

  据有关资料统计,西部地区占国土面积的56%,但各类专业人才仅占全国人才总量的15.5%;而东部地区仅占国土面积的14%,却拥有占全国人才总量43.2%的各类专业人才。西部地区每万人中拥有中级以上职称的人员只有92人,仅相当于东部地区的1/10

  西部人力资源开发与专门人才培养,是西部大开发中最重要的一环。而在众多举措中,大力发展现代远程教育被认为是促进东西部资源共享,缩小数字鸿沟的一个重要手段。中西部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工程、全国农村基层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工程、西部高校信息技术基础设施建设等都已取得初步成绩,远程高等教育更是让众多的西部人可以享受到东部发达地区的名师、名教资源。以教师网联为例,目前8所师范院校的网络教育学员中,来自西部地区的学员共计达到27826人,8所师范院校在农村、西部地区共设立教学中心329个。中央电大2004年启动“一村一个大学生计划”以来,招收西部地区学员也已达到24.7万人。

  作为网络教育行业的专业期刊,《中国远程教育》杂志一直关注着网络教育在中国发展的成长轨迹。透过一个个远教工程,一组组不断攀升的数字,我们更希望走近西部的每一个学员,倾听他们参加网络学习的真实故事,并期待从这些活生生的案例中,从那些渴求知识的心声中,寻找网络教育发展的生命力所在。

  此次本刊记者与东北财经大学网络教育学院院领导一行共同深入陕西省西安、华县金堆城,四川省甘孜、泸州、广安的西部之旅,其价值正在于此。

 

  那些让人心动的学员

  如今我们已回到了中国大都市舒适、宽敞的写字楼里,西部那绕不完的盘山路所引起的眩晕、恶心等反应已渐渐远去;汽车行驶在狭窄的一边是悬崖峭壁的公路上,石头从山顶滚落后砸在刚刚轧出的车辙上所产生的余悸也已慢慢消失。然而,与西部学员接触到的一幕幕却让人久久难以忘记:

  身患先天性心脏病,手术需折断七根肋骨,缝六七十针,从死亡线上被抢回来,又被医生宣判“能活几年就不错了”的那个学员徐静,在网上看到东财网院将组织毕业生母校行的通知后,欣喜若狂地把通知下载、复印给其它学员。尽管她自己去不成,却希望别人都去看一看自己朝思暮想的母校。她的开朗、乐观怎不让我们动容?

  60多岁的老人王顺新执拗地跟老伴和儿女说,“我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打麻将,就是想看点书学点东西,你们说行不行吧?”老人坚持现代与传统学习方式相结合,一个小时的课件内容,他用笔记录需要三个小时。

  藏族女子舒丹·卓玛,在丈夫每周只能回家一次的情况下,带着刚满周岁的孩子参加网络学习,居然取得了平均79.5分的好成绩,与优秀标准仅0.5之差。一个藏族学员,英语能得到76分已非常不易。当谈到最大的遗憾时,她略显羞涩地说,“我不能成为优秀学员了。”

  性格外向、说话爽朗的广安姑娘陈君,作为广安市委接待办工作人员,因身处邓小平的故乡,经常接待国家重要领导人,她“一年下来休息日只有十多天”,“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没人打扰的情况下,好好睡一觉”。但她还是选择了网络学习给自己充电,并且学习态度非常认真: 没时间全面浏览课本,她就边做作业边学知识点。一次不行,就做三次、四次作业,直到掌握知识。为了搞明白一个法律名词,她会通过电话向法律专业本科毕业的丈夫“求援”,丈夫解释不清楚时,她居然会翻脸!

  在西部,因西部地广人稀,“学习小组”的存在更容易让学员有一种归属感。地处秦岭大山深处的陕西金堆城钼业公司四人组成的“榜样学习小组”,带动了更多人加入网络学习的阵营。泸州市农行的邱彤等六人组成的小组,在本区域内也产生了重要影响。

  从某种程度来说,一个个学习小组恰是个人学习行为在组织中生根发芽的一个重要标志。卓玛的求学行为影响着丈夫、妹妹、表弟,徐静体弱志坚的精神激励着女儿,同样“四人小组”、“六人小组”的榜样力量也时时鞭策着他们周围的同事。除了激励学习外,他们还互助互爱,共同面对学习生活中的难题。我们至今仍然惦记着四川甘孜九龙县那几个曾因大雪封山而影响考试成绩的、在最近的补考中又遭遇泥石流的学员们,他们这次能顺利通过补考吗?

 

  身处边缘胸怀梦想

  西部远程教育学员身上那种敢于与困难作斗争、自强不息、对自我价值的强烈追求,确实令人感动。

  我们也不必回避这些学员最初选择网络教育时的某种功利性,在当今社会背景下,产生这种心态,问题不能都归咎在他们身上。他们从自发学习到自觉学习,从功利性很强的目标设定到渐渐有了更多的精神追求,这个微妙的转变过程是应该让远程教育从业者们欣喜的。

  日本一位远程教育研究者今津孝次郎,与陕西广播电视大学的三位研究人员共同对中国西部广播电视大学学习者状况的调查和分析中,比较了远程教育中心城市模式与边远地区模式。他得出这样的结论: 中心城市模式的远程学习者更注重远程开放教育这种教育形式在自己的生活、工作中所占有的“边缘话语位置”,即,它是改善自己生活、工作境况的重要手段,但不能因为它而影响自己生活和工作的正常秩序;而在边远地区模式的远程学习者心目中,远程开放教育是自己增长知识、服务于地方经济的唯一渠道,因而,他们将远程开放教育看得更神圣,并把它放在自己生活、工作中的“重心话语位置”。

  可以这样讲,中心城市模式的远程学习者更希望通过远程开放教育把自己培养成一个高素质的“社会平民”,而边远地区模式中的远程学习者则更希望通过远程开放教育将自己培养成当地的“社会精英”。

  我们采访的这些学员分布在各行各业,有的是老师、有的是公司职员,还有公务员,他们都是我们身边普普通通的人,但这部分人往往是单位中的业务骨干,挑起了社会进步、区域发展的大梁。

  当新知识、新思想通过远程教育被注入,必将影响他们的思想和行为方式,他们的思想和行为又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周围的人。因此他们的成长,往往代表着那些现在还不发达地区经济腾飞的希望。而这些,正是网络教育界从业者不遗余力地将最优质资源送到他们手里的动力所在。给广袤地区那些渴求知识的人们送去他们急需的知识,也正是远程教育强大生命力所在。

相关评论
以下所有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目前没有评论。欢迎发表个人观点!
帖  第 / 页  
 
 发表评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作 者:
 
邮 箱: (不公开显示)
 
内 容:(内容要少于500个字符) 目前字符:
 
网站地图 工作机会 友情链接 团队风采 在线调查 广告服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86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