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信息中心│ 网络学院│ 资源中心远教厂商培训考察网上书城杂志订阅市场研究行业媒体国际远教
论坛│ 远教沙龙群 英 会案例分析名家评论人物专访专家专栏2006 历届大会:05' 04' 03' 02'│ 网友投稿
继续学习途径纵横谈 网络教育渐成主角
远程教育在高等教育中发挥重大作用
以新的思路发展电大开放教育
职业教育须立足于农村人才资源开发
重大网院“爱心”打造远教助残工程
折翅的海燕飞向蓝天

中国网络教育新闻

 

 

 

 

 

新 闻 >>
  行业动态 行业观察 会议信息 海外传真


折翅的海燕飞向蓝天
2006年12月7日
 

  聋人夫妇的平凡生活

  “紫色素描”、“金色边缘”是记者QQ名单中新增的两个新朋友,如此富有诗意的名字,可能很少有人会把他们与残疾联系到一起,刘雪梅、纪健,是他们的真实姓名,这对夫妇是东北财经大学网络教育学院“海燕班“2005级两名聋哑学员。

  因为酷爱紫色,刘雪梅给自己起了“紫色素描”的名字,刘雪梅原本在工艺品厂做设计,她的国画小有名气,作品《红楼梦》、《观音渡江》曾于2002年参加在日本举 办的画展。而目前,36岁已经下岗的刘雪梅在造船厂干临时工,每个月工资只有450元。丈夫“金色边缘”,外貌非常像著名喜剧明星“憨豆先生”,性格却比较内向,纪健开了一个小制作室,专门做一些条幅、展板之类的物品。两人的月收入加起来最高为1700元。他们多在晚68点钟在网上,白天都在忙碌着。他们有一个健康活泼的孩子,今年13岁。刘雪梅说: “为了孩子,要努力挣钱”,尽管孩子还小,他们已经开始计划为他将来考大学攒钱。


  因为语言上的障碍,与刘雪梅夫妇交流并不是很容易的事,记者为了找到他们家,发了好几条短信,也问了许多人,最后“逼”得聋人夫妇不得不让十几岁的儿子打电话指挥。与多数人见面寒暄方式不同的是,他们面带微笑,尽管不知他们比划的内容是什么,那份热情以及略显局促的神情给记者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我们的交流方式只能是书写。刘雪梅在纸上写道
: “谢谢你们来采访,很遗憾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随即又写: 我心好慌,写得草。”


  刘雪梅夫妇于
20059月进入海燕班法学专业学习,刘雪梅告诉记者,第一学期五门课程全部通过,“实在是不容易”。她说,每天大约花四五小时时间学习,考前苦背了一个月,“坐车背、睡前背,春节包饺子也让妈妈自己包吧,我埋头背功课”。与丈夫互相考,与同学在网上也互相考。让她感到更高兴的是,儿子学习成绩有点进步,“从前调皮不爱学习,看到我们学习,他也开始主动学习了”。


  在刘雪梅的英语书上,密密麻麻记满了笔记。“英语难学”,她在纸上写了两遍,“不知道读音,词只能硬背”。刘雪梅说,有时儿子也是他俩的老师,她是跟儿子学会英语“你好”、“见到你很高兴”是怎么说的。有媒体写到,“当在老师的帮助下刘雪梅拖长了声音,第一次别扭地说出‘
Goo……d  mor……ning……’这句英文时,她竟激动得满脸通红,双手不停地挥动。”


  刘雪梅
19岁时,想进服装学院被拒绝,后来去学校学电脑,也因听不见老师讲课,而被拒之门外。纪健做生意时,有人欺负他不给钱,刘雪梅说,有时也感觉到社会的不公。但她比一般的残疾人幸运的是,现在有了这样的学习机会,一想到这点,所有的不快就会烟消云散。纪健说以前不懂法,也不知道如何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而学了一些法律后,不仅自己有收获,常常会与一些不懂法的聋人朋友分享自己的知识。


  纪健热爱足球,世纪杯期间“都是在沙发上度过的”,家里两个足球,一个上面布满了国家足球队队员的签名,一个写满了大连足球队队员的签名,儿子也有一个小一点的足球。纪健指着四年前自费去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当啦啦队员的照片很是骄傲。


  圆大学梦是他们最大的理想,至于毕业后可以做些什么,活泼的刘雪梅说
: “顺其自然吧,如果有好的机会最好,希望总比绝望好,对吗?”

 

  盲人的指路灯


  盲人进行网络学习,在常人想来根本就是无法完成的事情。最初东财网院“海燕班”招生时,盲人这个群体并没被列入招生之列。但不断有人到网院去“说情”,直到有一天一个学员直接把电话打到了院长杨青的手机上,“你们主要是不了解我们盲人,我能学。”这个学员叫周顺余。


  2004
年的一天下午,杨青院长一行几人来到一家盲人按摩诊所。周顺余回忆当时的情景至今还有些激动,而杨院长提起这段经历,也依然难以掩饰当时的震惊。没有一丝光感的周顺余不仅可以操作电脑,而且非常顺利地进入了东财网院平台,并当着院长的面发了一封自荐信,他还能迅速地把拆卸后的电脑重新组装起来。院长当场拍板——要这个学员。与周顺余同时入学的还有一位盲人学员叫杜青,相较周顺余,杜青电脑知识略差一点,两人从此结成学习对子,周顺余教杜青学电脑,有16年从业经历的杜青教周顺余按摩。周顺余激动地说: “东财的作法,不仅仅是对我们俩的一种认可,关键是对我们盲人,这个残疾人中最困难群体的一种认可,这本身是社会进步的一种标志”。


  周顺余称眼睛健康的人为“明眼人”,他的
QQ朋友五湖四海,既有盲人朋友也有“明眼人”,他说在这些盲人朋友中,比他电脑技术高的有的是,但比其它人幸运的是,他有了机会上大学,那些同命相连的网上朋友非常羡慕他。“他们即使花钱,都很难找到这样的学校”。因此周顺余用“极其珍惜”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学习心情,“做按摩师是为了糊口,学些东西不仅是为了一个文凭,完全是为了充实自己”, 一天平均两到三个小时时间用来学习,听光盘,做习题,参加答疑,进入论坛讨论,所有学习流程与健康人没任何差别,唯一不同的是,每次考试前东财网院需派专人提前把他们的电脑运到考场,并将考卷变成电子化的内容,考试开始前装到他们的专用电脑中。而他们的考试时间比一般残疾人要长两个小时左右,考试时间需要单独安排。目前绝大多数考试科目他们已顺利通过。周顺余与杜青表示,教学软件与平台设计都非常人性化,再加上老师的悉心指导,“除非不想学,只要自己想学东西,就一定能学到”。


  2001
7月,周顺余给自己买了一台电脑,“当时觉得挺新鲜,对自己也确实有好处”,周顺余的电脑与一般人电脑最大的不同之处是带有一个“读屏软件”,每操作一步,都会发出语音提示,但在记者看来,那些阅读速度很快,并没什么美感可言的声音听起来很困难。对于我们“明眼人”来说,用鼠标点开电脑屏幕上任意菜单这样一个简单动作,周顺余和杜青却得经过几次甚至十几次的选择。但在他们看来,电脑带来的快乐远远超过操作中的难度。周顺余说,以前获取知识与信息的主要渠道是盲文书和广播,现在盲文书一套已经卖到了几百块钱,多数盲人都买不起。而且这些书所提供的信息也过于单一。有了电脑后,周顺余、杜青不仅可以浏览信息、在网上交朋友,还可以下载音乐,周顺余笑着说,自己经常用BT或电驴下载一些轻音乐,生活从此发生很大变化。


  周顺余两年前在大连开了按摩诊所,算上周本人,按摩院一共有四个人,周的月收入为两到三千元左右。与之相比,杜青的经济条件要更宽裕一些,从
2001年就开始自己开店的杜青,目前按摩院共八名员工,多数为盲人,月收入为五千元左右,她正在考虑在原来的40平米的店面基础上再开一个70平米的店,并跟记者探讨经营管理上怎样做会更科学些。


  在采访中杜青说,正在准备跟一个卖房子的打官司,卖房者因盲人对“定”金与“订”金把握不准(盲人并没有汉字的概念),而从杜青手里骗走两万元现金。学习了法律相关知识后,杜青说,相信一定能打赢这场官司,以后将不会给那些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一向喜欢研究心理学,并且已经有心理咨询员证书的周顺余表示,如果东财开设心理咨询方面的课程,他一定第一个报名,法律知识加心理咨询知识再加上他的按摩技术,他觉得一定会让更多前来就诊的人受益。

  
  谈及将来的愿望,周顺余说,将不会满足于做一名按摩师,他每天都在网上浏览信息,也在其中寻找一些商机,也许将来会做一些实体。“以前想要写东西,必须自己念给别人,由别人代笔来写,现在统统不用了,参加网络学习对我来讲,就是一种飞跃”,知识与自信让周顺余确信自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尽其所能,回馈社会,是多数残疾人的共同心理,杜青希望自己能把店做得更好,可以帮助更多的人。“比我困难的,只要我能帮,我一定去帮。我会去帮那个有七块钱,差三块钱吃不饱饭的人,而不会去帮那个已经有了十块钱的人。多帮别人一点,自己能多一点快乐。”性格倔强的杜青非常诚恳地说。

 

  肢残人的新支点

  “孙树明同学,经审核,批准你入我校网络教育学院高中起点专科法学专业学习,特此通知。”2005112,在东北财经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第二期“海燕班”开学典礼上,从东北财经大学网络教育学院院长杨青教授手中接过这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坐在轮椅上的重度肢体残疾人孙树明一时热泪盈眶。

  从小就在东北财经大学对面楼里长大的孙树明对于东财有一种特残的感情,总盼着有朝一日迈进那个校门,能与自己的哥、嫂成为校友。但由于身体上的残疾,成绩优异的他,只读完了高中就缀学了。他与“海燕班”2004级燕卫都有着共同的经历: 肢体残疾、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就在爸爸背上和同学的帮助下走过来的。“早上不吃饭,一天不上一次厕所,这对残疾人是太痛苦的事儿”,孙树明至今仍保持着不吃早饭的习惯。

  孙树明目前在残联主要负责公益事业的筹款工作,他强调“公益筹款要懂法,否则早晚会被绳之以法”。孙树明属于接触互联网比较早的一批,1997年建立“中国爱心网”,1999年“中国爱心网”在全国网站排名中居第六位,张海迪时任“中国爱心网”网校校长,因为孙树明不断在互联网上创造奇迹,他曾连续三年被评为辽宁省政府系统的先进个人。当时他建立网站的主要想法就是希望通过网络教育来改变残疾人的生活方式,然而2000年当他向投资人提到网络教育这个概念时,投资人的疑问是,中国残疾人有多少人能拥有电脑呢?“目前看这已不是最主要的问题”,但是最终“中国爱心网”还是因经营等问题,运营三年后,以血亏二百万元关门。孙树明不愿谈及那段伤心往事。看到自己当年的创意如今变成了现实,孙树明再次强调: “网络教育是残障人士最好的一种学习方式。”


  “平时你可以说自己是残疾人,但发工资时你就是老板,既然融入社会,就不能仅用残疾人保障法保护自己,而是要充分利用国家的法律维护自身权力”,据了解,孙树明当时的网站关门与他不了解相关法律有一定关系,因此他更加珍惜在东财读法学的机会。


  相较孙树明的求学经历,燕卫在充实自己的同时,更是希望把所学知识变成谋生的一种手段。从小就喜欢文学的她,
1986年参加工作,四年苦读后,她获得了中文自考的大专文凭,目前正在读自考本科,因身体原因,至今她已换了好几份工作,月均收入500元左右。她之所以选择电子商务专业,是希望可以在网上做点“小生意”。两年学习时间,二十多门课程,只有三门还没考试,燕卫已经计划做一些网络维护方面的生意,因此前她已有网页制作、动画等基础,并且可以利用在电子商务课程中“经济效益运营报告”、“客户群”等理论,为客户提供类似于运营报告等的增值服务。“目前主要是联系客户有一定问题,可能采取几个人合作的方式”,提及未来计划,燕卫显得踌躇满志。


  在学校论坛里,燕卫结交了许多新朋友,燕卫调皮地说,我真想看看他们在得知我是坐在轮椅上时,会是怎样的表情。燕卫始终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喜欢文学,喜欢音乐,热爱体育,在全国文艺汇演中获得美声组二等奖,由她参与编辑的《大连残联二十年回忆录》已正式出版,她还曾在全国轮椅马拉松全程比赛中获得第二名,“共有两人参赛,实际是倒数第一”,燕卫笑着说。她在轮椅篮球、沙滩轮椅排球比赛都曾拿过奖项,并将参加明年全国残运会的选拔。“哭也是一天,笑也是一天,遇到事情想开些,生活就会有滋有味“,这就是燕卫的人生观。


  “农业社会需要体力,工业社会还是需要体力,只有到了信息时代需要脑力了,只要有双手、头脑、健全的思维你就可以与正常人交流,而那时人们已不需要走路了。”孙树明幽默地说
: “我的长相可能就是未来人的一种长相。”孙树明觉得网络教育带来的价值将不可预知。

相关评论
以下所有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目前没有评论。欢迎发表个人观点!
帖  第 / 页  
 
 发表评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作 者:
 
邮 箱: (不公开显示)
 
内 容:(内容要少于500个字符) 目前字符:
 
网站地图 工作机会 友情链接 团队风采 在线调查 广告服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86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