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信息中心│ 网络学院│ 资源中心远教厂商培训考察网上书城杂志订阅市场研究行业媒体国际远教
论坛│ 远教沙龙群 英 会案例分析名家评论人物专访专家专栏2006 历届大会:05' 04' 03' 02'│ 网友投稿
开展信息技术教育核心价值观讨论
网络教育发展需要更加协调
乔培伟: E-Learning布道者
四年攻关推出创新成果
远程教育的影响潜移默化
教育技术学科建设要遵循学科规律

中国网络教育新闻

 

 

 

 


思想者赵竑
2003年11月24日
 

  在急速膨胀的中国远程教育产业中,东方集团卫星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恰如其分地把自己定位成以传输为主的“技术服务商”,并在几年内成为该领域的“领跑者”,这与其操盘人赵竑缜密的思考习惯不无关系。

  ■采访手记:

  “东方卫星网络”,从创建之初遭遇2800万元设备闲置的困惑到现在发展成为国内远程教育宽带多媒体卫星信道开通最多的VSAT运营商;与全国20余家高等院校和国家级培训机构合作,承载近8万远程学历教育学生、近12万培训学员,36个卫 星教学演播室分布全国,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建了500多个卫星远程学习中心,仅仅用了短短四年的时间,可见其发展速度的惊人。

  赵竑把公司成绩的取得,理解为一个解惑的过程。“在公司发展中总是一个困惑接着一个困惑,有可能一个困惑解决了,新的困惑又会出现,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困惑推动了公司的发展”。

  背靠著名民企东方集团和财政部下属的德宝实业公司,东方卫星网络公司从开办之初就没有太多的经济压力,再加上从以色列购买的优质卫星设备,更是如虎添翼,然而赵竑认为不论是从现金流量管理,还是公司的可持续性发展方面,当时都还没理出个头绪。

  2001年9月下旬赵竑在全国卫星应用大会上道出了自己的困惑: 当时国内虽然已经有了一部分VSAT主站,然而VSAT在国内的运用却还是一片漆黑,“供应商们口口声声说中国是他们的第二大市场(美国是第一个大市场),然而没有一套VSAT主站系统是针对中国制造的,并不完全附合中国的需要,谈起售后服务更是一团糟,怎么办?只能靠自己想办法”。“为什么没有别的卫星公司介入远程教育”,赵竑迫切希望会有更多的卫星公司介入远程教育,“有竞争才有进步,历史证明凡是形成垄断和寡头的行业,经过几十年,肯定难以发展必然要落后”。赵竑对此忧心忡忡。

  短短十五分钟的坦诚而又具有前瞻性的演讲,表达了众多远程教育服务商的心声,台下的掌声经久不息。赵竑也因此获得了这次应用大会发言唯一的一等奖。

  2003年的今天,赵竑谈起这些困惑,脸上已经多了些轻松和欣慰的笑容,“前面的问题解决了,还会有新的问题出现,我们时刻不能停息”。

  东方卫星网络在困惑中走过,同样,中国的远程教育事业也从困惑中走过,让我们容忍这种困惑,思考这种困惑,也许真正意义的创新正孕育其中。

  某个平常的工作日,窗外天色微明,赵竑翻身起床,习惯性地走进浴室,拧开淋浴的喷头,开始了他每天至少半个小时的冲凉。与其说这是他的生活习惯,倒不如说是他的思考习惯和工作习惯: 阿基米德是在盆浴的时候发现了著名的浮力定律,而每天冲凉的习惯对于赵竑来说同样具有更多的意义,“公司中每天遇到的不同事务交织在一起,感觉就像一个棋手同时和若干对手下若干盘棋,每盘棋都不一样,先走哪盘棋,该怎么走,我需要提前想一想,理一理。”7点40分,简单的早餐之后,赵竑看上去精神许多。他拉开衣橱,按惯例还是蓝色牛仔衬衣,米色休闲长裤,外加一双圆口黄色皮鞋。这是他一贯休闲随意着装风格。

  9点差5分,赵竑出现在了新华人寿保险大厦19层——公司所在地,对前台人员笑笑,就大步流星地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边走边对遇到的员工打招呼。

  作为东方集团卫星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赵竑给员工的第一印象是人高马大,皮肤黝黑,一身休闲,总是笑呵呵,不像有些老板那样严肃。赵竑一年中有大部分时间是在国外,但是对公司的每位员工都有了解,在东方卫星网络公司很多员工心目中,赵竑“就是个亲切的老大哥,就是朋友”。工作上,东方卫星网络公司上上下下的员工都可以直接和他对话、聊天。在公司没有越级办事的说法,你有什么想法,你就可以直接去敲赵总的门。说一句: “赵总,可以和你聊聊吗?”“好啊,没问题!”通常就是这样简单。

  人生三大转折: 泥瓦工、官员、CEO

  赵竑1954年出生在辽宁阜新,后来成为沈阳和平区一个大集体的泥瓦工,天天砌砖盖房子。粉碎“四人帮”之后,听说可以考大学了,“放下大铲现抓书,连外贸是什么都不知道。经过紧张突击,居然‘蒙’上了辽宁财经学院对外贸易系”。

  毕业后赵竑被分配到财政部,由于其扎实的经济知识基础和出色的外语水平,1984年到1987年被派往华盛顿长驻,回国后任世界银行司农业处的处长,主管农林水气的几大项目,仕途之路可谓一帆风顺。

  然而到了1994年,赵竑还是决定要下海,“当时我预感到民营经济将会有很大的发展,可出来后做什么?不知道。怎么做?更不知道,这时,东方集团来了。首先在东方集团主持美国东方公司的工作,从1994年一直做到1999年底回国,1999年开始担任东方集团卫星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CEO。”轻描淡写中透出的是赵竑的远见卓识。

  几年间,赵竑自认为主要做了三件事: 一是帮助东方集团财务公司从世界银行成员国际金融公司融资3千万美元;二是和一些美国人发起成立了亚联银行,而该银行今年被评为大华盛顿地区投资回报率最高的公司;三是在美国买了284套公寓用于出租,运转良好。

  而如何把东方卫星网络公司定位成以传输为主的“技术服务商”,并且使公司业务高速运转起来,无疑是作为CEO的赵竑现在时时刻刻在思考的问题。

  成功两要素: 勤奋、运气

  目前东方集团卫星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已成为中国较大的远程教育服务公司之一。赵竑把东方卫星网络公司和自己今天所取得的成功归于勤奋和运气。

  “我不偷懒,也不敢偷懒,一刻不能松懈,脑子时刻在转,在思考问题,梳理困惑”,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从1999年底回国时对卫星应用的一窍不通,而到2001年在全国卫星应用大会上演讲并获得了唯一的一等奖。“我们的确很佩服他的学习能力和勤奋,虽然他经常不在国内工作,但是他对教育部最近五年计划的总体规划和政府主管部门发布的相关政策文件却清清楚楚,并能在开会时把相关分析数据准确无误提炼出来,和我们一起分析现状,规划下一步的工作”,在他身边工作的员工是这样评价赵竑的。

  1999年底应东方集团之命回国主持东方卫星网络公司工作的赵竑,他自称当时“对这个行当还是两眼一抹黑”。而当刘英华(现任公司总裁、COO)、张红兰(现任公司远程教育中心总经理)等人与他共同探讨利用卫星网络发展远程教育事业之后,他觉得豁然开朗,“这是运气”,赵竑认真地说。

  上任后赵竑决定要在公司建立一支卫星技术的“国家队”。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国内卫星通信业的权威人士,“否则我睡不着觉”。“三顾茅庐”后,国内卫星通信界的权威齐彩云(现任公司CTO)被感动了,齐彩云的加盟的确使东方卫星网络公司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在齐总的主持下,东方卫星网络公司的一套主站就开了36路24小时播不停的多媒体节目,运行还非常良好,“这是相当不容易的,齐总的加盟给我吃了定心丸,真的,万一当时是一个什么王彩云、李彩云呢,那我们可能就不是这个样子了?这也是运气。”赵竑开玩笑地说。

  可是“酒香也怕巷子深”啊,好的产品必须要有好的销售业务团队。据赵竑介绍,东方卫星网络公司在事业发展之初并没有什么名气,很多合作院校根本是陌生拜访,经刘英华、张红兰等业务团队的艰苦努力和辛勤工作,最终用他们的诚意和公司完善的技术服务支持赢得了客户的信任。“如今在刘英华和张红兰的领导下,东方卫星网络公司已经形成了一支敢于打硬仗,勇于迎接挑战的业务队伍,公司的业绩才可以蒸蒸日上”。

  其实赵竑所指的好运气始终与手下这几位“大将”分不开。“公司有很多想法不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我一个人的脑子是想不到那么多的,我是启发大家把想法说出来,共同探讨一个更好的方案。”赵竑很坦诚地说。

  思考困惑多,所以进步快

  两个小时的采访过程,赵竑始终表情严肃,似乎总在思考。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永远有解决不完的困惑,人的一生是困惑的一生。”说到卫星应用大会的一等奖,赵竑对此轻描淡写,“其实我当时就是讲困惑,讲我们的发展前景,那时就一张小纸条,四个关键词,讲完我就走了,居然被记者和参会代表评了奖,实在没想到。”在东方卫星网络开会,无论中高层的会议还是全体职工大会,只要赵竑在公司,主持人永远是他。拿员工们的话说,“谁也甭想和赵总抢”,他每次富有激情的讲话,也的确是员工比较喜欢听的。赵竑开会讲得最多的仍然是困惑。“我喜欢和中高层和业务技术骨干讲困惑,有许多事情需要讨论,需要辨明,让大家共同来关心公司面临的问题”。

  问到现在的困惑,赵竑说他一直在思考着20、30年后,中国远程教育的基本模型是什么?他认为,以后学校作为教学主体的角色会被弱化,教师和教学资源将成为“教”的主体,而“学”仍以互联网为主。在教师和学生之间是各类传输服务商,教师、学生、教材以及通信技术就是远程教育的四要素。

  除此之外,他最重要的困惑是,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两种商业模式的二选一问题: 是只做传输的技术服务商,还是既做传输又做内容的综合服务商?是只确保几个核心客户,提供个性化服务;还是采取“姜太公钓鱼”策略,只做基本的主站平台,提供标准化服务,让客户自己选择?

  “曾经很有冲动想去做内容,但还是没有。美国的分析师认为,远程教育的内容将会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也会越来越不值钱。因为内容是不断更新,不断变化的,做完了还得做,很难保持一种增值的积累。所以我们决定不做内容,东方集团卫星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就是一个单纯的技术服务商,以传输为主的技术服务商,我觉得做内容不是一条可以持续发展的业务模式。”在采访过程中,赵竑不止一次地提到vision。他的管理理念是,不管对个人还是公司而言,最重要的事就是vision development,而对公司而言,第二重要的是人,“It’s the people that make a company”。公司的vision其实就是公司的人的vision。归根到底,人是公司的命脉。

  “美国人说要看未来50年,到我这打折,20-25年。做企业,做项目,做事业,一定不能英雄气短,要看长远,这跟下象棋一样,需要通盘考虑。”曾经一度盛传东方卫星网络变动频繁,人才流失严重,而赵竑却从中发现了积极的因素,“公司转型是必然的,公司来来回回进出了二三百人,大浪淘沙,选择自由,这很正常。现在公司的70多名员工都很优秀,我为他们每个员工都感到骄傲。公司不养闲人。”正是因为有了vision,所以他才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才会有那么多的困惑,也才能带领东方集团卫星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走到今天。“今年我们已经实现了微利,我很高兴。”

  高尔夫球里悟出的人生

  在赵竑的办公室里摆着一套高尔夫球杆,据说是伴随他往返于中美两地。“高尔夫球是在美国发起成立亚联银行的时候学的,那时一星期开一次董事会,开会之前传统性质地打一场,我就跟着学了。”“Golf is like love ,if you are not serious,it’s not fun ;But if you are serious,you are frustrated.”(高尔夫球好比爱情,如果你不够认真,那就没有趣味;但如果你很认真,你会感到沮丧),“Golf is a sport that you hate to love and you love to hate.”(高尔夫球是这样一种运动,既让你恨自己爱它,却又爱自己这么恨它)。这是我们从赵竑那听到的一条经典的高尔夫球经。

  谈到高尔夫球的中美文化差异,赵竑津津乐道。“美国人上场一般是带13根杆,不同弹性打不同角度的球,讲的是标准化,只要姿势正确,稍微调整就可以了。目前中国没有这方面的国际顶尖高手,但是不久的将来中国将会出现这样的世界级高手: 用一根杆打任何角度、距离,打的是变化,讲究的是技巧。”无疑穿梭于中美之间的赵竑不仅仅是在打球中吸取了两者中的大量精华。

  “高尔夫被公认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运动,不是之一,而是唯一。打高尔夫一定要学会控制自己,包括情绪,因为球是你自己在打,不和别人发生关系,别人打好打坏你都要冷静,不能急噪。”赵竑对这项运动有自己的感悟。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有一定耐心、有一定宽容度,能够让许多具体问题浮出来,并探询其深层次原因,寻求解决方法的人,我不急躁。”他善于思考的性格,倒与他在高尔夫球中悟到的道理很契合。

相关评论
以下所有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目前没有评论。欢迎发表个人观点!
帖  第 / 页  
 
 发表评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作 者:
 
邮 箱: (不公开显示)
 
内 容:(内容要少于500个字符) 目前字符:
 
网站地图 工作机会 友情链接 团队风采 在线调查 广告服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86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