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信息中心│ 网络学院│ 资源中心远教厂商培训考察网上书城杂志订阅市场研究行业媒体国际远教
论坛│ 远教沙龙群 英 会案例分析名家评论人物专访专家专栏2006 历届大会:05' 04' 03' 02'│ 网友投稿
北邮网院:寻找网络培训切入点
北京电大顺义分校:办学的“一二三”
我“求”学生
“以学生为中心”贯穿教学始终
电大为何越来越“名不副实”?
北京:网络大学学习指南
经验之谈:选专业要挑用得上的
经验之谈:名校考试把关很紧
培育网络时代的教育
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政策问答(续)
农村远教应与农村共生息
面向“三农”是农业院校的本分
一个乡村远教学习点的样板
一些有趣的“说法”,一些可能的经验
东北农大的农村远教实践

 

 

 

 

 

精彩专题>>
  学习化社会 校校通工程 西部校园网 民办教育 高校网院 中小学网校




农村远教应与农村共生息
2005年11月4日
 

    记得去年《中国教师报》曾做过一个讨论,围绕农村教育究竟应该面向城市还是面向农村,找了几个中小学教师发表了一些观点。从双方观点的对比来看,倾向于农村教育应当为农村服务者占大多数。可以看出,人民大众还是更加认同农村教育多为农村承担一些义务的。


面向农村做远程教育,需要热情,需要魄力,需要“舍我其谁”的使命感。

  姓“农”的远程教育不丢人

  所谓农村教育,并不是一个很实在的概念。究竟意指“学校设在农村”,还 是指“教育对象是农村人”,还是“农村人办的教育”,或“教育的目的是为农村服务”,亦或“教育内容是农村”?而它也并没有所谓“城市教育”的概念作为对应。从实际使用的情况看,绝大多数人都是将几个意思混用。而更重要是关注农村教育这个观念本身。

  在讨论农村教育姓农姓城问题时,支持姓“农”者指出:贫困的农村缺乏人才,本地培养出的人才又争先恐后挤到城市的收割机下被收走,而本国农产品在国际竞争中又渐显劣势,长此以往,农村无望,因此农村自己应当为自己培养人才。而支持姓“城”者则认为,教育就是要让人的个性获得最大发展,不该将农村教育的天地限制在农村里;人往高处走才是正常规则,让更多穷孩子跳出龙门才是教育公平的表现,因此农村教育应当更多向城市靠齐。

  如果让农村教育姓“农”,看起来确实似乎有违人文主义的自由民主宗旨,起码表面不公平。但是鼓励年轻人都跳出龙门进城,生活繁衍都在城市,那么若干年后老一代故去,农村岂非就成了无人区?即使出去的人有能力再回来反哺农村,没人的农村又如何反哺?农村真的就那么讨人嫌?个人与社会之间就真的这么不可调和?

  也许问题仍然在于观念。何时农业、农村、农民不再是被歧视的对象,至少是这三者有了新的不那么“寒碜”的含义,“留农”与“进城”之间的矛盾才可能涣然冰释。可以想象一下前文提到的东北农场,私下里将其视作未来东北农村及中西部农村“羽化”后的形态也未尝不可,而采访中也提到,确实有此迹象。而东部南部农村多自留地,不能向大农场发展,也可向种植业以外转型。

  但是这一切希望在哪里?在教育。

  不仅仅是对孩子的教育。不仅仅是学历教育。人们经常过于倾向于谈论如何创造未来一代,而忽视了改变现在的一代。其实未来一代必须由现在的环境培养出来。农村教育必须致力于将农村从现在开始改变。

  而农村教育也不应当仅是书本教育甚至单一的技术教育,也应该是世界观、价值观的教育。至少要让人们认识到农业的含义并不是种地吃饭,农村并不全是破破烂烂泥泞崎岖的穷角落,而农民也并不必须是粗糙肮脏的形象。要拯救农村教育,甚至城市里的教育也不能袖手旁观。

  农村远教作为“农村教育”之一臂,自然责无旁贷,能跟“农”姓者还是应该跟。希望人们能够理解,姓“农”的远程教育不丢人。

  谁与农村共生息?

  我们现在提到远程教育,能够最快联想到的概念,大约是互联网和学历。互联网是远程教育最习见的技术载体,能发学历或证书则大约成了多数远程教育机构借以立足的资本;而学历与证书的意义,则多数在于使拥有者在城市里能够使用,用农民的俚语说就是“更混得开”。

  但就目前来看,真正的农民并不太需要学历,而让最基层的党员干部拿学历,对农村建设似乎也没有太大用处。如果哪家远教机构标榜要为农村做点事,纯粹靠做学历意义不会太大。农村远程教育未来的生命力主要应该是集中在非学历的各种培训上。当然,如果能够多出现一些类似于东北农大“农村管理与发展”这样的实用型的特色专业,做学历教育也是大有希望的,只是,如果是非农业专业的院校或研究院所,即使未来将更多精力投入培训,在城市里各种培训市场都能将他们养得好好的情况下,他们愿意特地为农村花精力,去从头开始建设这些远程教育的新专业吗?何况做这种事是要赔一阵子钱的,至少也要暂时白干一阵。

  或许农业院校在未来面向农村的远程教育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优势:专业,以及对农村、农民与生俱来的使命感。同时,在各地鲜为人知的那些农职高中、农村文化技术学校、农广校等等,将有可能在未来深入蔓延的农村远程教育大网中,被有机联系在一起。这将为某些地区这类萎缩的机构带来新的生机。

  但是目前有资格开展远程教育的农业类高等院校,只有寥寥二三所,分别是中国农业大学、东北农业大学、四川农业大学。仅凭这几根柱子,显然难以支起覆盖东部、中部、西部如此巨大面积的农村远教网络。既然农村远教向下必须获得基层政府的支持,那么在总体大格局的规划上,是否也有可能获得政府的支持?在国家出台的各类涉农政策中,未来是否有可能为这类大范围的农村远教格局画出几张草图?

  总之,面向农村做远程教育,需要热情,需要魄力,需要“舍我其谁”的使命感。农村需要的不是文凭,而是技术和观念,以及能够长久关心它的人。

相关评论
以下所有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目前没有评论。欢迎发表个人观点!
帖  第 / 页  
 
 发表评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作 者:
 
邮 箱: (不公开显示)
 
内 容:(内容要少于500个字符) 目前字符:
 
网站地图 工作机会 友情链接 团队风采 在线调查 广告服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86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