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信息中心│ 网络学院│ 资源中心远教厂商培训考察网上书城杂志订阅市场研究行业媒体国际远教
论坛│ 远教沙龙群 英 会案例分析名家评论人物专访专家专栏2006 历届大会:05' 04' 03' 02'│ 网友投稿

期刊检索:

 

 

行业媒体首页
《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04.2
杂志介绍 历期刊物 杂志动态 订阅杂志 杂志投稿 广告服务 广告客户

唱响质量为本主旋律

梅约/文


  近年来,远程教育出现了一些令人忧虑的问题。这些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办学管理上的不规范

  我国远程教育缺乏明确的统一指导,所以相继出现不同学校在具体操作中各自为政的情况。就招生来讲,不同学校的相同专业入学考试课程、门数各不相同,录取分数相差甚远。据笔者了解,同样是专升本金融专业,某名牌大学考高等数学、英语、会计学原理等三门课程,而另外一些也颇有知名度的学校,只考政治理论与货币银行学等两门课程。相比之下,无论是考试课程的门数,还是课程的相对难度都相差很大。对于那些仅以拿文凭为目的的在职考生来说,他(她)们一般不考虑学校的牌子。因为名牌学校虽然牌子硬,但入学考试难度大,能否考取,他们心中无底。这样,名牌学校对生源的吸引力就不如一般院校,再加上录取分数上的差距,名校在生源竞争上就明显处于劣势。另外各校对考纪掌握分寸上弹性很大,难说究竟还有多少学校能真正做到公正、真实。当然,考纪过松,降低质量,到头来必将遭到市场的惩罚。但同样如果考纪过严,象高考那样“森严壁垒”,必然导致多数学生通不过,使之对学习失去信心,最后退学了事。流生不断增加的负面效应肯定会波及到招生之中,如此这般用不了很久时间,远程教育将面临学生减少,财源紧张,直至最后陷入生源“枯竭”的尴尬处境。所以,现在许多远程教育校外学习中心站点是在既要尽可能搞好考风,提高教学质量,又要竭力保证生源不流失的苦闷与无奈中,寻找“平衡点”。

  办学规模上的盲目性

  几年来,有的远程教育办学主体学校与各地方站点双方由于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往往不顾主客观条件,盲目增设站点,扩大规模,造成教育资源配置的人为紧张。例如,有的站点本身不过弹丸之地,仅有一两间多媒体教室,没有能够担当面授辅导的合格师资,也做不到方便地网上互动,竟然也从高考落榜生中招生,办全日制脱产的高升本学习班。一学期下来,学生没有信心,似有受骗之感。

  办学指导思想上的趋利性

  目前办学单位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取得一定利润无可非议。但随着规模的扩大,远程教育机构在招生、考试、毕业等方面,常常是有利增加生源方面考虑多,如何有利于提高教学质量则想得少,甚至根本没有考虑。办学院校及其各站点,在趋利性上有意或无意结成“统一战线”。他们深知,生源就是财源,要想扩大财源,就得扩大生源,多招生。增加招生专业,增加招生人数,增加招生次数的所谓“三增加”,是一些院校的惯用措施。有的学校为了争夺生源,不惜采取种种“促招”手段。

  在招生广告上,多有院校作无原则的廉价承诺,例如,“毕业证书与全日制高校差不多,平常考试不难,通过率一般在90%以上”等等,这是第一种。

  在招生录取分数线上,将成考录取最低分数线一降再降,以至有些被录取的考生本人都感到吃惊。这是第二种。

  少数有招生自主权的院校,在自招自考中,实行暗箱操作,仅公布录取名单而不敢公布录取的最低分数线与被录取考生本人的考分。其主要原因是为了多招生而不得不将分数线降到“临界点”。一旦公布了最低分数线与考生考分,势必影响学校声誉,特别是那些名牌大学。这是第三种。严格地说,剥夺考生对考分的知情权是违法的。

  考生入学后,一般都希望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拿到文凭。有的学校为了迎合考生这种意愿,不惜放弃专升本应该达到的教学要求而压缩课程或减少课时,直至缩短学制,以利吸引考生。这是第四种。

  为了避免或减少学生流失而放松考纪。有的站点管理人员有限,学生考试时,监考人员绝大多数是临时外聘,这些人员未经严格培训,因系临时故责任心较差,怕得罪人,在监考中往往不能真正履行监考者的职责,对学生的舞弊现象睁只眼、闭只眼。更恶劣的是有的考点,监考人员还协同学生作弊;甚至监考人员不去监考学生而是监视办学学校下派的督考老师。这是第五种。

  有的学校为了吸引生源,竟取消外语作为入学考的必考科目。学生入学就读过程中,外语通不过,则以别的相对较易通过的课程“置换”外语课,以提高通过率和毕业率,这是第六种。

  在毕业证书的字样上搞小动作,这是第七种。为了提高毕业证书的“含金量”,个别院校竟回避“远程”、“网络”字样,而仅在证书编号上与普通高校毕业证略加区别。这种证书混同于以五六百分高考成绩进入普通高校的学生的毕业证书,当然会引起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毕业生们的强烈“抗议”。

  凡此种种,还可以举出很多。我认为在不规范、盲目性、趋利性中,最主要的是趋利性。当教育由过去的卖方市场转到如今的买方市场,各校及其各站点都把争取生源放到十分突出的位置,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可现在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说明一些学校以降低教学质量来换取生源数量,打着“宽进严出”的旗号却有名无实。这样下去,远程教育的“公信度”能维持多久,用人单位在多大程度上还会承认这种学历?

  重塑远教良好形象

  远程教育亟待整顿已经成为共识,从我们在一线校外学习中心站点实际操作人员的经验来看,整顿应从以下三方面着手:

  第一、教育部应组织力量,对全国远程教育的试点学校进行考核、评估,而试点学校要对下属各站点进行检查、评估。

  第二、对于远程教育的招生、考试、毕业等等重要环节,应有一定程度的统一性与规范性。

  从实践情况看,远程教育是属于大众化低门槛的高等教育,学校自主命题招生考试。现今,这种“低门槛”究竟低到了何种程度,恐怕业内人士都羞于开口。有的院校为了提高录取率,随便减少所考科目,剔除难度相对较大的公共基础课或专业必修课等。这种招生环节中的各自为政现象,本身就是不公平,这就需要教育行政部门进行统一协调与有效监督。

  为了保证考试的公平性,必须强化考风考纪。有人提出“试点院校招生考试统一命题”,“委托第三方去监考,监考人员、考试地点必须与校外学习中心分离”,也有人提出,由主考学校会同权威监察部门进行“二次查考”等等,我认为均可尝试。

  学生对远程教育毕业证书的设计与字样是很关心与计较的,对此,教育部主管部门应有统一样式,要体现这种教育模式的特点,决不能让某些院校为了提高所谓“含金量”在实践中浑水摸鱼。

  第三、端正办学思想,唱响质量为本的主旋律。

  现在就读远程教育的学生,特别是专升本的学生,绝大多数是在职人员,不少人原先学习基础并不扎实,加上多年的工作,早将学校中所学的知识忘得差不多了。毋庸讳言,这些人中的相当部分其入学动机只是拿个本科文凭,不少学生会冒考试作弊的风险。而办学单位要想留住学生,稳定生源,面对作弊学生也只好“网开一面”。法不责众,即使现场抓住三五个又能如何?但是,如果任这种不良考风蔓延下去,久而久之,即使是名牌大学也必将声誉扫地。

  这几年,远程教育固然发展很快,试点院校和在校生人数在数量上是可观的,但是如果没有质量,数量再大也毫无意义,我们宁愿适当少一点,但一定要好一点,要以质量为本,唱响质量为本的主旋律,重塑远程教育的良好形象。

  梅约:北京大学现代远程教育温州教学中心常务副主任、副教授[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70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