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信息中心│ 网络学院│ 资源中心远教厂商培训考察网上书城杂志订阅市场研究行业媒体国际远教
论坛│ 远教沙龙群 英 会案例分析名家评论人物专访专家专栏2006 历届大会:05' 04' 03' 02'│ 网友投稿

期刊检索:

 

 

行业媒体首页
《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04.9
杂志介绍 历期刊物 杂志动态 订阅杂志 杂志投稿 广告服务 广告客户

教育技术标准实施之路

本刊记者 李桂云/文
阿健/摄

时 间: 2004年8月11日
地 点: 清华大学信息大楼
主 题: 推动教育技术标准实施进程

与会嘉宾
祝智庭: 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教育技术分技术委员会主任、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博导
史元春: 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教育技术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
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教授
郑 莉: 清华大学计算机与信息管理中心
吴 砥: 教育部科技司信息化处
罗念龙: 清华大学计算机与信息管理中心信息化研究室研发中心主管
宋义江: 金通集团北京时代视通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张 震: 北京网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祝向晶: 好医生网站技术服务中心经理

  “标准缺失酿苦酒,标准应用是良方”,这是在2004年中国远程教育大会上,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委员会教育技术分技术委员会(以下简称标委会)主任祝智庭的一句话,至今仍令人记忆犹新。为逐步消除因标准不统一、各自为政而造成的“信息孤岛”现象,教育部在2000年11月开始启动标准化项目,经过近4年的发展,目前已经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有中国特色的教育信息化标准体系,其中有一批标准项目即将成为国家标准。但提到标准应用,一切却刚刚开始。目前全国68所网络教育学院、300多个基础教育网校、4万多个校园网,以及300多家从事教育信息化软件的企业中,只有5家企业(学校)通过了标委会的部分中国教育技术标准的测试,获得了由标委会颁发的标准认证证书。

  既然“标准应用是良方”,为何标准实施工作如此艰难?教育技术标准实施需要在哪些方面发力?8月11日《中国远程教育》(资讯)为此举办了“推动教育技术标准实施进程”主题沙龙,邀请标委会专家、学者及企业界人士就这一问题展开讨论。

  标准意识不该缺失

  据祝智庭分析,目前对教育技术标准的需求主要来自三个方面:首先是高校,无论从网络远程教育和数字化校园建设来说都需要标准。仅从网络远程教育来说,目前有68所网络教育学院,但目前他们用的平台大多数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设计的,可谓五花八门。根据2003年底的一个统计数据,68所网络教育学院应用平台竟达到98个,“让他们放弃原来的平台是不现实的,只有在对平台进行改造和升级时才有可能把标准渗透进去”;第二方面是基础教育信息化建设需要标准,估计目前中小学校园网有四万多个,做基础教育资源的公司有300家左右;第三方面是在国家资助的教育信息化重大关键技术开发项目中,有20多所院校参加,国家要求他们承担科研项目后出的科研成果必须是标准化的。祝智庭认为中小学在应用标准上会提升得比较快,因为政策鼓励比较有效。但也有人认为企业对标准化的需求会更强烈,金通集团北京时代视通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宋义江就认为:“很多高校在外购课件时一定需要标准,如果没有标准化课件市场,标准化产品也没人买。但企业客户的需求更强烈,企业一方面担心生存问题,另一方面又要考虑所买产品是否具有持续可用性,因此企业基本对每个项目都有标准要求”。

  分歧归分歧,但大家都认为随着人们标准意识的提高、市场的进一步扩大,标准化被需求的范围会逐步扩大。祝智庭指出当企业之间有合作需要,互相依赖形成一个生态链时就必然要依靠标准。

  专家们还谈到,目前标准实施过程缓慢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人们对于标准是什么东西并不理解。一提到标准,许多人往往有一种误解:是否标准化了自由度就很小了?祝智庭用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对标准这一概念进行了解释:“现在网上许多人都说‘我’这个词已经老土了。据说对‘我’有了两种替代说法,一种是‘俺’,不是山东的‘俺’,而是西北的‘e’,一提到‘e’就可以透出西北人特别粗矿的感觉,还有一种喜欢说‘偶’。一说到‘偶’就让人联想起南方人瘦瘦的戴眼睛的清秀男生或者娇小可爱的漂亮女生。但如果没有‘我’作为第一人称的标准,谁会知道‘偶’和‘俺’也都是指代第一人称呢?而我们的标准就相当于‘我’,制定的是一个普通话的标准,你可以结合自身的特点组成一个本地的标准即成为方言,但是方言里如果没有一个和普通话对应的核心集,那还是要出问题的,别人无法听懂。因此我们许多标准项目都必须规定一个核心元素集”。

  此外,远程教育作为一个新生事物,无论做平台或做资源的企业,都处于事业的发展期。他们想得最多的主要是自己的生死存亡问题,对于产品是否要标准化大多还都持观望态度。因为产品符合标准毕竟要付出一定的人力、物力、财力。清华大学计算机与信息管理中心信息化研究室研发中心主管罗念龙认为:标准如果仅是一家两家通过测试在用,那肯定不行,一定要有一定规模;而这需要一些企业的远见卓识。他说:“远程教育事业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最后成功的企业可能只剩下五十家,那么哪五十家可以剩下来?可能要看企业实际的发展,一些有远见的企业,应该在标准化方面跟得紧一点,现在可能它的意义并不明显,随着规模越来越大,滚雪球的效益就出来了。”祝智庭也表示:现代技术标准的确是大规模工业化的产物,但其不仅具有经济意义,还具有历史文化意义,“试想,如果没有秦始皇统一中国文字标准,我们中华民族会有如此强大的凝聚力吗”?

  “到什么时候人们才会自觉应用标准呢?”祝智庭说,目前已经看到了一些迹象:过去一些做基础教育资源的企业,自称有几十G的资源,到处宣传、推销,也因此挖了第一桶金。但发展到今天,这条路已经越来越难以行得通。用户在买到这些资源后,突然发现针对自己需要的并不多,下次也许就不会买了。“一套资源以前因为比较稀缺可以卖到三十万的价格,现在五万、八万恐怕也没人买!企业带着这种东西全国推销一圈后发现销售成本越来越高,生存就越来越困难。”因此祝智庭强调:“商业化程度到了一定的规模就会有标准的需求”。他预见信息化资源将来可能发展成为超市模式、专卖店模式、精品店模式,而在超市模式中很多小企业就可以把各种资源放到统一的平台上,甚至个人如果有好的课件也可以放上去,用户根据需要进行选择。而这种超市模式一定要依赖标准化。

  不可过于迷信“洋标准”

  提到标准,多数企业都比较崇尚国际标准,而目前谈论最多的是SCORM,为何SCORM标准具有如此魔力?SCORM与我国标委会提出的网络教育技术标准体系(简称CELTS)到底有何区别?如何在兼容国际标准的同时,保持本土特色?这都成为本次沙龙的热点话题。

  SCORM到底是什么?标委会专家组成员、北京师范大学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博士余胜泉曾有一个非常贴切的比喻:如果把SCORM看作一个书架,书架上的书就是各个组织的标准规范,如AICC的数据模型、IEEE的元数据字典、IMS的内容包装。进一步的解释是SCORM的开发参考利用了其它国际标准中已有的一些规范和标准,并进行适当的改编、综合,才形成了更为完整、更容易执行的SCORM模式。这些标准主要来源于AICC、LTSC、IMS等国际标准化组织的相关技术标准,可以说,SCORM是集百家之长。

  而SCORM与CELTS的关系怎样?教育部科技司信息化处吴砥的解释是: SCORM由很多的指标组成,指标组来自于各个国际组织,而CELTS标准体系里的一些标准组,也是来自于各个国际组织,SCORM可以理解为是从CELTS中抽出CT、QT等累加而形成的。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教育技术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史元春的解释是:“两者有一些对等关系,他们的集合是一样的,只是怎么样分解或者排列有所不同而已”。


祝智庭:有远见的企业,应该在标准化方面跟得紧一点。

  祝智庭说:“两者其实是兼容的。过去我们自己的标准没有出来的时候,有些企业已有一些标准意识,他们通过网上资料知道有一些SCORM标准,但我相信他如果真正遵从了SCORM标准,实际上也遵从了我们的标准。当然SCORM标准最近做了升级,我们的标准也在升级”。


郑莉:很多厂商的产品会兼容许多国际流行规范,其根本点是要遵循国家的基本标准。

  清华大学计算机与信息管理中心郑莉说:“我们制定标准的时候充分考虑到了国际标准。但现在很多属于国际流行规范,比如SCORM就是一个国际流行规范,很多厂商的产品都愿意遵循它。为方便与国际上的资源共享和交流,该怎么样开放和交流,这个策略实际上是由厂商自己规定。很多厂商的产品会兼容许多国际流行规范,其根本点是要遵循国家的基本标准。”那么到底这一“洋”标准是否符合中国国情?北京网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震表达了自己的忧虑。他说:“我们发现用SCORM标准做的课件,在光盘上是不能放的。另外SCORM跟踪每个教程,但当我们拿到我们的现实环境使用时,由于中国网络教育面向人群特别多,一天要上传数百万条的数据,操作起来特别慢。并且实现标准的代价比较高,实际用户需要和标准有矛盾。”吴砥也谈到:“很多厂商只是吹嘘符合SCORM,如果真正拿SCORM的环境来测试却通不过。而且SCORM本身也在不断发展过程中,它本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复杂的体系。相对来说,实现SCORM的成本也许比CELTS还要高。”据了解,国际上保护本国相应产业的通行做法是制定和强制推行有关的技术标准。标准化工作就是要通过建立适合本国的技术法规、标准和合格评定程序等手段,既能对本国经济的发展、产品的生产和技术的进步加以合法保护,又能对国外产品对本国市场的冲击起到一定的约束作用。因此,我们国内的产品应该首先考虑遵循国家标准,实际上也是遵从国际标准。但如果想把产品出口到其它国家,是要考虑当地标准的,因为可能那个国家有自己的标准“方言”。

  呼吁企业积极参与


史元春: 国外标准发展多数是一种企业自发行为。

  在沙龙研讨中,史元春不只一次地讲到,自己参加标准方面国际会议时经历的怪现象:“参会人员绝大多数来自于企业,人家得知我们是大学教授都用困惑的眼光看着我们,不晓得我们在中间有什么利益。”国外标准发展多数是一种企业自发行为,首先他们共同建立一个企业联盟,为了数据交换和共同的市场形成一个标准,或者形成他们这个团体的规范,在一定的有效基础上再成为行业标准,像IMS、AICC等。其实质就是企业约束自己行为及扩大自身影响的一种方式,这些企业可以把自己的技术放到标准中,在市场上抢占先机,甚至有些标准和专利有关,专利更是直接的利益。由于利益关系的存在,他们对标准相当关注。因此常常出现“在大会上互相争吵的局面”。而中国的企业还没有发展到这种程度,对标准的需求还没有这么迫切,还没有意识到标准的重要性;只顾各自为政先占据一块市场,而不是共同将需求、市场培育大。相对于国外标准自发的过程,中国的标准制定和推行主要还是政府行为,需要政府有一定的激励、准入制度引导使用标准。担当标准化研究项目的主要人员也都是大学教授及学者而并非企业人士。

  标委会逐渐意识到中国网络教育技术标准的研发和推广离不开企业的配合,而企业要想进一步壮大,又离不开相关标准的支持。于是标委会采取吸收企业会员的方式,目前已经有20多家会员单位,他们可以对标准本身提出修改,也可以就标准需求提出议案,并承担一些测试工具的开发。

  在沙龙现场,张震提出问题:“我们做平台发现在兼容国外标准的时候,国外标准大多提出API接口,包括原代码,这样企业实施成本是非常低的(标准研制单位可以开发一些底层的模块,一些组件,能够方便搭建出一个支持标准的产品),我直接拿过来拷贝就可以用了,而我们国家的标准只有文件可以看”。“这就是企业参与的意义,如果企业不提出,我们不会知道存在这样的问题”,祝智庭颇有感触地回应。据了解体系结构的应用接口工作将列为今年标委会一项重要工作。刚刚成为标委会会员之一的好医生网站技术服务中心经理祝向晶表示:“我们愿意通过企业自身的实践,把标委会的标准进行探索性的应用,为企业发展提供良好的基础,这是加入标委会最主要的目的”。

  对于企业参与的意义,祝智庭进一步解释道:“我希望专家学者们在标准化工作中会慢慢淡出,最后由企业越来越多地参与,承担主要责任。因为我们感到很累,无法如此长期坚持下去,主要不是资金问题,而是动力不一样。我们不是直接受益者,只是承担了这个国家项目,我们需要这样做。公司做是跟公司直接利益相关,而我们的老师大多是教授副教授不可能把很多的精力放在这里。我想一旦公司承担了这个任务,到了我们可以退出的时候,我们将感到非常高兴。”

  加强推广力度

  记者在沙龙倾听讨论后了解到,标准化这项枯燥并且难度极高的工作,经过近四年的发展,已经取得了很大成绩。最突出的首先是在大量吸收国际经验以后,形成了一个自己的体系架构,并产生了一批标准草案,已经向国家标准委员会申报标准,不久将成为国家标准;其次在测试方面,已经开始运作,这在国际上表现也是非常突出的。因为国际上往往采取的是自律测试,而中国在权威性测试方面已经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另外在应用方面,已经出现了一些比较好的范例,如清华大学整套系统都是按照标准进行,社会已有很好反响。此外标委会在国际标准组织中的位置已不容忽视。国际标准组织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机构,有2700多个分支委员会,中国参加了其中的200多个。但中国的分支委员会与国际标准组织保持联系并发表意见甚至提交议案还非常少。标委会作为200多个分支委员会之一,目前已向国际标准组织提交了三项议案并被接受,相当于已经参加了国际标准的制定,这在中国来说是非常少的。同时在SC36里有六个工作组、三个研究组,其中有一个是我们标委会领导的,还有工作组有我们标委会专家参加作为标准起草人,拥有一定发言权。

  尽管取得了如上成绩,祝智庭认为还有许多工作需要下一步着手去做。首先标委会将逐步从阶段科研项目研究转向长期研发推广应用;其次要积极参加国际标准化工作,关注教育信息化发展及国际标准化的动态;另外,标准版本应及时更新,将新的国际流行规范吸收进来。此外,他认为应该建议教育部给予相应政策,要求新建设的系统一定要符合标准。而近期标委会工作的重中之重是标准的推广应用,“推广应用”成为标委会2004年第二次工作会议的主题。据史元春介绍,标委会将建立一套CELTSC网上咨询服务体系,通过建立网络咨询服务系统平台,提供一个专家、学者与需要了解标准的人沟通的平台;在平台上可以免费提供标准化工具,这些工具可以使非标准化资源转化为标准化资源;同时鼓励标委会专家组成员出版一些标准应用指南的书籍,并在网上配套相关多媒体课件。另外将定期组织一些培训班,帮助更多的人理解标准化的含义。而测试工作在结合已有测试经验的基础上力图做得更扎实些。

  综观本次沙龙,记者得出的结论是:目前推动教育技术标准在中国实施,需要从业人员标准意识的提高及远程教育市场的进一步扩大。而做到这两点需要企业(学校)的远见卓识,如罗念龙所说远程教育发展到一定阶段剩下的一定是那些有远见的企业(学校)。而对于那些不思标准化的企业则需要国家出台一些强行政策,比如政府招标项目规定必须实现标准化等。第三点需要标委会进一步完善工作,使标准本身更能切合企业的需要,同时做好测试服务、培训服务及咨询服务工作。■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90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