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检索:

 

 

行业媒体首页
《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04.10
杂志介绍 历期刊物 杂志动态 订阅杂志 杂志投稿 广告服务 广告客户

无线校园与英特尔无线帝国梦

本刊记者 王铁军/文



看上去属于教育界内部事务的无线校园计划,实际上是处于英特尔全球新战略的前沿阵地。

  9月27日,英特尔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保罗·欧宁德宣布,在中国推出英特尔CERNET“中国无线大学计划”。据悉,此项计划将主要由三家机构合作实施。其中,英特尔公司将主要提供迅驰移动计算与无线接入的技术支持,负责CERNET主干网运行的赛尔网络有限公司将投入大量资金进行各个校园无限网络的建设,而CERNET将充分利用其丰富的教育和网络资源为此项计划提供良好的实施环境和平台。据称,今年年底之前,包括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等在内的国内100所一流大学将率先开始无线局域网的部署。日前,英特尔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保罗·欧德宁与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国家网络中心主任吴建平教授在上海交大共同宣布了这一消息。而这一计划只是是亚太区英特尔移动计算教育学习计划的一部分。

  这并非一个孤立的事件——不仅这事件本身,而且其所属的亚太区移动计算教育学习计划,乃至整个英特尔教育,均是如此。它们都只是被编织在一张大网中的个别节点而已。

  欧德宁——天降大任

  英特尔自从上世纪90年代末决心从传统的PC工业厂商转变为互联网络经济建筑模块供应商之后,便如八脚蜘蛛一般与网络形影不离,织网自居,依网而生。

  2002年1月16日,保罗·欧德宁(Paul Otellini)就任英特尔总裁,并兼任英特尔空缺4年之久的首席运营官,引起业界广泛关注。与他的前四任CEO不同,欧德宁是英特尔为数不多的没有工程学位的高层管理者之一。他没有博士学位,也没有工程技术背景,只是长于销售。当时即有评论认为,这次破格提拔,与英特尔这次重大战略转折——即由工程制造转为网络模块供应——密切相关。

  欧德宁原先主管架构事业部的业务和战略,是公司的核心业务,大约占英特尔全球业务总量的80%。即使把他的部门从公司独立出来,在全球“财富500强”的排行榜上也是名列前茅。他对核心业务的深刻调整,直接关系到全局的成败。过去,英特尔核心业务发展的推动力是PC,而他意识到,在过去的几年中,PC用户发生了很大变化,互联网民成为更大的推动力。所以,他们要求公司的产品设计思维要有重大突破,保证微处理器、板卡等所有产品必须围绕适应互联网的概念来做,服务器更小,PC使用更方便,系统平台更具通信能力,以便适应互联网的通信和交流的需要。迅驰技术即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破壳而出,无线网络与有线网络在英特尔的思维中并驾齐驱,甚至有成为中军主力的态势。

  为适应这一转型,英特尔必须强化与其它公司之间的联盟关系,于是,销售和市场业务就被推到了前沿,而这方面正是欧德宁的强项。同时,贝瑞特最近曾公开表示,他明年退休后,即由欧德宁接任其英特尔CEO的职务。

  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富于远见卓识,英特尔仍然是角逐世界鹿苑的最大寡头之一,欧德宁前途一片坦荡。但有评论说:英特尔CEO一职将历史地落在欧德宁的肩上,他是幸运者,但未来并不一定幸运,因为眼下的英特尔正在经历着一场阵痛。

  英特尔困境

  英特尔统治PC世界近20年,但治天下远不比打天下容易。它苦心经营的“英特尔联盟”,正面临越来越多的外部挑战和内部分化。主要的外部挑战,来自于英特尔的死对头AMD。

  AMD计划在5年内实现“真正的双寡头垄断”,届时将与英特尔并驾齐驱。未来五年,争取在企业PC市场的份额达到30%,在个人PC业务上争取达到50%。在全球市场上,AMD已经获得相当高的市场占有率;在中国市场上,AMD已经取得重大突破:继与曙光牵手之后,AMD分别与联想和方正结盟,从根本上动摇了英特尔中国阵营的根基。

  虽然在9月27日“中国无线大学计划”的新闻发布会上,英特尔特地邀请到了IBM、联想两大厂商压阵,示意关于英特尔与联想关系紧张的传言根本不成立,但是今年上半年英特尔WI-FI与中国WAPI标准的强硬对抗风波中,联想等一大批厂商对英特尔的临阵“背叛”,确是事实。曾经固若金汤的英特尔联盟,确实并不像英特尔希望的那样稳固。

  同时,在64位领域,英特尔也连连失利。英特尔在16位和32位时代获得巨大成功。它的成功在于它的技术方向适应了用户的需求。但是,英特尔在向64位进军的时候,偏离了原来的方向,把32位与64位隔离成了两个互不通融的孤岛,这注定了日后它在回忆起自己在这一领域的迟缓和失误时将强烈后悔。

  AMD从英特尔的失误中看到了新生的希望,把握住了极为有利的时机,不惜承担巨大风险,推出了兼容32位的64位处理器。去年以来,AMD64位处理器的销售收入强劲增长,已经扩张到了服务器、笔记本、台式机和工作台等各个领域。为了打败英特尔迅驰芯片,AMD已经推出面向轻薄型笔记本电脑的Mobile AMD Athlon 64 3000+芯片,再次在芯片市场拔得头筹,并且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品牌厂商的支持。而素来被英特尔视作自己在中国市场上一座“堡垒”的联想,也已开始在其部分消费PC中采用AMD 64位芯片。英特尔感到,原先铁板一块的英特尔联盟,在惠普、戴尔、方正、曙光、紫光、同方、夏新、联想等相继动摇之后,已经没有足够的安全感了。

  即使在一贯处于垄断地位的中国教育信息化市场,AMD也抢在前头与教育部下属企业——中基软件公司组成了北京中基超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以此确保AMD在中国信息化教育市场同类产品中拥有“首选供应商”的地位。同时,国产微处理器对这一市场的潜在威胁,也并不亚于AMD的公开争抢。

  面对内忧外患、增长滞缓的PC市场,英特尔极力寻找新的出路,以避免被拖垮。而此时欧德宁的“新通信架构”,无异于一根近在手边的救命稻草。

  WI-FI——英特尔自救

  所谓新通信架构,第一部分是前端接入设备——目前90%以上都是PC,未来PDA、手机、电话等无线通信设备都会增加,预期5年以后无线上网的用户会超过有线上网的用户。第二部分是在原来的骨干网部分——带宽的需求变化较大,更加多元化,不管是有线、无线、卫星通讯,还是光纤通信都会有长足的发展,所有的东西都跑到IP上。第三部分是后台——原来用户都有自己的中心,将来会出现大量的数据中心,共享一个平台,应用成本价会更低,效益更好。

  英特尔以一贯的果断开始推动这一构想的实现,向公众推出一个新词语: WI-FI,即高保真无线传输技术。在英特尔的构想中,WI-FI将不仅仅局限于机场、咖啡屋等场所,它描画了更为大胆的无线互联网技术蓝图:它要把无线互联网架设在普通家庭用户与互联网主干网络中间,提供超级快速的网络链接,通过无线网络将交互性的娱乐和其它数字产品与服务送到千家万户。它以“迅驰”来承载这一谋略的第一步。

  迅驰其实一直都是一个整体概念。Intel迅驰移动计算技术不仅仅包括WI-FI无限联网标准,还有划时代的奔腾M以及Intel 855M主板,这三者只有在一起才能称为迅驰。其实迅驰整体概念的被接受还是有点曲折的,刚开始人们总是忽略支持WI-FI标准的802.11无线模块,以为奔腾M就是迅驰的代名词。这种概念上的模糊,本质上是人们对英特尔的整个宏伟设想的不够理解。迅驰笔记本电脑在中国市场占有率迅猛增长,去年仅为10%,今年达到50%,而明年将增长到90%,但是作为迅驰背后的WI-FI理念却少人知晓。而对于英特尔的大局真正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也不在于迅驰,而是WI-FI。WI-FI才是英特尔未来总体战略的内核。

  只有充分了解这么多背景之后,我们才可能开始和英特尔与CERNET推出的“中国无线大学计划”的内涵接近。

  无线校园——WI-FI革命根据地

  本次欧德宁来华,意味深长。英特尔在贝瑞特统治的最后时期遭受一系列打击之后,WI-FI也走得如履薄冰。WI-FI是欧德宁之英特尔未来战略的核心,WI-FI的市场推广决定了它的命运,它的命运又将对欧德宁未来执掌英特尔的生涯产生巨大而深刻的直接影响。

  9月27日,也就是欧德宁宣布与CERNET合作实施“中国无线大学计划”的同一天,英特尔表示,由于PC制造商因价格问题而却步,一项提供内置WI-FI访问节点的消费者台式机的计划被迫中止——在英特尔的计划中,它原本希望通过推出该产品进一步加速WI-FI网络普及,让自己“用标准赚钱”的原则在无线网络应用领域得到彻底贯彻。

  高歌猛进两年多之后,WI-FI无线热点终于显示出后续市场驱动力量的不足。事实上,很多当初在WI-FI开始炒热之时便一头扎进去的企业,已经因此而破产;其余仍在继续烧钱的企业,如成立于1998年的WAYPORT,至今也未能实现盈利。而包括微软在内的其它WI-FI公司也纷纷宣布退出。这不得不令人联想起一幅冷风冷雨曳兵撤退的图景。有评论发问道:“如此落魄的局势,难道无线热点的热潮正在消退?”英特尔迅驰笔记本市场份额的巨大增幅,仍然彰显着惟属于英特尔的气度。但它寄予厚望的整个WI-FI概念,却未能替它重现当年在PC市场上所向披靡的荣耀。此时与CERNET合作实施的中国百所无线大学的项目,在这样苍白的背景上看上去也竟透出几分悲凉的意味。

  在通用市场上初步失利之后,也许教育市场上中国乃至整个亚太地区无线大学项目的启动,会逐渐成为英特尔WI-FI革命的一个根据地,蓄养星星之火,复待燎原之日。

  无线校园与无线帝国梦

  “无线校园”计划,据英特尔的解释,是通过采用移动计算和无线技术使无线局域网覆盖大学的主要热点区,从而打破传统的教室界限,使传统大学校园转变为可以随时随地访问和漫游的科研图书馆和协作实验室,带给中国的大学更加灵活的学习与教学环境。该计划将采用英特尔“迅驰”移动计算技术。

  此外,英特尔还在与包括IBM、惠普、联想等在内的软硬件、系统集成和服务公司合作,以提供整个移动计算价值链和经济高效的解决方案,颇带有“利益均沾”的味道。

  相对来说,联想仍然是英特尔比较忠诚的盟友。从今年6月份开始,联想就在全国启动高校笔记本电脑的推广活动,同时进行的还有它的“无线校园”计划。联想作为国内唯一与英特尔合作推广无线校园的厂商,在无线网络的推进上功不可没。联想在无线校园项目中的投入主要是联想自己的网络技术和设备,以及校园的无线网络服务。预计年内全国可以达到40家的规模。随着无线网络在高校乃至中小学的不断普及,英特尔将可能越来越容易地坐收其无线局域网标准之利,并离最终取得中国市场的无线局域网标准控制权越来越近。

  虽然因为安全威胁、易用性缺乏、实际市场需求不大等原因,英特尔通用市场的大一统无线帝国梦被暂时冻结,但是教育市场拥有相对密集的人群,如果单一的无线网络项目能最终将无线的概念深植入校园网民的脑海中,以欧德宁的偏执和英特尔的霸气习性,它仍然会解冻、苏醒,并再次膨胀。毕竟这是代表了英特尔未来战略的一个长远计划,是它继PC市场之后的第二个帝国的种子,它绝不会如此轻易放弃。

  看上去属于教育界内部事务的无线校园计划,实际上是处于英特尔全球新战略的前沿阵地。这个信息化教育市场看起来像是英特尔手中的一枚棋子,浸透了它关于新霸业的幻想。本土厂商,在达到“靠标准收钱”境界的寡头面前,本质上至多不过是地位比较重要的配角而已。

  无线大学的概念对于中国的教育信息化来说,是又一个充满魅惑的华丽概念,按照历来的惯例,可以预见,厂商们新一轮的炒作即将开始。所不同的是校园里的用家们可能更加冷静而已——比如,安全性、简便性、收费模式等等,都能构成人们举棋不定的考虑因素。而如同战争史上屡见不鲜的先例一样,底层的狂热永远是高层手中最称手的武器。当底层的人们为一个概念、一个芯片或一块主板争论不休时,标准制定者们也正在进行更高层次的斗争,同时白花花的银子也正源源不断地从下往上流,流进那些日益鼓胀的庞大口袋,随即被收走。

  商业世界,永远是寡头们的世界。帝国,永远是寡头们的帝国。金钱,永远更多地属于寡头们。■

地址:北京朝阳区建国路88号现代城A座2604 邮编:100022 
电话:010-85806056\85804383 传真:010-85804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