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检索:

 

 

行业媒体首页
《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04.10
杂志介绍 历期刊物 杂志动态 订阅杂志 杂志投稿 广告服务 广告客户

谢咏才: 为农民办网院

本刊记者 李桂云/文

  2000年中国农大开始筹备网络教育学院,校长找到了谢咏才说,只有你做最适合。有人向她提出疑问:做这件事,要调动各种资源,手里得有权力,你有吗?

  谢咏才说:“我不用这种权力,我要用一种机制”。


图/阿健

  创业者最需要什么?

  2000年中国农大开始筹备网络教育,校领导找了几个系部主任,进展都不满意。最后,校长找到了谢咏才。校长说:只有你做合适。

  这时的谢咏才,在学校里已经有了做一件事成一件事的口碑。

  “让我干就干呗”,当时网络学院在从学校租的两间三十平米的房子里办公,单独付水费、电费,二十多个人挤在两间房里做调研,做课件研发,确定教学模式。谢咏才还现买书学习如何谈判。回想起隔着一条桌子与合作方面对面,唇枪舌战三天的情景,谢咏才显得有些激动。

  一切就绪,最终却因合作方资金不到位,项目无法进行下去。招聘来的二十多人,最后只剩下四五个人在领不到工资的情况下苦苦支撑。这时谢咏才并没有动摇,在继续做一些基础工作的前提下,开始寻找更适合的合作方。最终在2001年6月份,中国农业大学与百强企业广电集团子公司上海广电健洋网络有限公司商定,共同出资组建北京中农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农大网络),中国农业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因此而诞生。

  网院刚成立时,曾有人对谢咏才很诚恳地说:你一定搞不起来,做这件事需要调动资源,需要用权力来要房子要人,你能调动得了谁?的确,时任电教中心主任的谢咏才确实没有太大的权力。

  “我不用这种权力,我要用一种机制”,这就是谢咏才的回应。

  谢咏才说,长远的发展就是要依靠机制,她认为用公司化的运作方式,一定会有效促进学院的健康发展。因此她在选择合作公司时非常慎重,前后共有二十多家公司找到中农大谈合作,他们或者有卫星,或者有资源,相应的条件是免费用,学费分成。谢咏才最后都回绝了,她说:“我需要的不是这些,而是一个市场的经验,由我们共同搭建一个班子,把这份事业做好”。

  上广电不追求短期利益回报的魄力,使他们最终成为中农大合作伙伴的首选。这与中农大网络总经理顾培德一贯坚持的态度很吻合——“衡量一个高等教育服务商的成功标准,首先要看这个企业是否具备较强的适应力,能否较快地熟悉中国高等教育环境,并使自己做出适当的调整,其次还需要有耐心,对所从事的高等教育服务事业能够坚持不懈,不能轻易放弃,企业自身必须坚信现在所从事的事业前途光明。此外,对中国网络高等教育的未来发展必须保持一种乐观的态度。”

  技术和教育怎么结合?

  筹办农大网院,谢咏才不是靠拍脑袋想出来的。所有的成果,与她多年的经验有关。其中最重要的是:网络教育作为教育和技术的结合体,需要既懂教育又懂技术的管理者,而谢咏才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谢咏才从山西农大农林专业毕业,在基层工作两年后调到中国农业大学教务处,主要从事教学研究、教学管理等工作。虽然本身工作跟计算机无关,但她1980年就开始接触计算机,与大学本科生一块儿上课,站在快有房子高的计算机前,在黑带上打孔,学习在当时的中国已经算是比较先进的BASIC语言。

  1982年出现台式电脑,有了数据库,虽然dbaseII是英文的,但谢咏才已经开始利用数据库为本校的教学管理服务了。由她亲自进行程序设计及编程工作的成绩管理系统,于1985年在农大正式使用,九十年代初获得了教育部教学软件的三等奖,农业院校只有中国农大一家获此殊荣。

  近二十年时间过去了,在遍地都是Office系统的今天,这个在DOS下运行的系统仍然被农大采用。并非是他们跟不上潮流,而是系统的开放式设计理念适应了不同时期的工作需求。因工作繁忙,谢咏才现在已没有太多时间亲自进行系统开发及编程工作,但身处管理职位并有许多自己想法的她,能把管理思想转换成计算机设计人员能够懂的语言继续在农大网院的资源建设中运用。

  谢咏才的智慧不仅体现在此。1994年,她任教务处长期间,教育部开始对普通高校本科教学工作做评估,谢咏才任农林院校教学评价小组组长。由她主持的课题《高等农林院校教学工作评价研究与实践》获得北京市教学成果一等奖,国家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此项工作给她的体会是,一个学校教学工作的好坏,与学校的办学理念、对社会、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是直接相关的。

  “教学管理不仅仅是对于学校内部管理、教学过程管理、课程质量管理,要从更宏观的层面来看待这个问题”。谢咏才坦言,这份工作为她如何认识高等教育,把一些先进的教育理念运用到网络学院中帮助非常大。

  已在教务管理工作方面有一定成绩的谢咏才,希望接受更新的挑战。1996年她调入农大电教中心并任主任。当时电教中心是个很不被看好的部门,只有六个人。没有一点编导经验的谢咏才,在主持工作的同时编导了电视片《麦田革命》,一举获得全国农业电影电视“神农奖”银奖。片子是一个关于小麦如何增产的话题,主要内容是小麦不浇水可以打八百斤,而浇一次水能打一千斤。谢咏才说,因为面向的是广大农民,讲一大堆科学道理,受众不会听懂,后来她把专家的分析,总结成最基本的道理,形象地表现出来,最终达到了从解说词到画面都非常有说服力的效果。

  “有关编导的理论知识,我并没学过,我只是把一些教育经验应用到其中,把一些深奥的道理面向不同的对象用不同的方法讲出来罢了”,谢咏才道出了其中的诀窍。由于经常做片子,对视频手段逐渐熟悉,谢咏才与北大数学系毕业的丈夫一同对视频的数字化进行了逐步摸索。

  她总结的结论是,教育技术是教育学的一个学科,教育和技术一定要有机地结合起来,不能割裂地去做,技术如何跟老师教学结合,她进行了几年的探索。

  质量怎样和效益统一?

  针对一些人提出的,网络学院的运营和教学质量是一对矛盾体。谢咏才提出网络教育必须是质量和效益的统一体。

  她指出,从高等教育发展趋势看,高等教育市场化已成为世界各国高等教育的基本发展趋势之一。大学市场化的本质就是通过引进市场机制使大学的办学和管理具有某种程度的市场特征。要在众多同行中有立足之地,并具有可持续发展的空间,就应该实现经济和社会效益的统一。

  谢咏才说,对于办教育的网院来说,办法只有一个:靠质量,靠服务,靠品牌。欺骗或随意降低质量标准取悦于消费者,不仅政府不允许,从长远看,市场也不会接受。

  网络教育在国家和学校没有更多经费投入的情况下,其发展资金目前主要靠“以学养学”,通过办学取得利润是正常的,“但它的目标决不是追求利润最大化。网络教育同普通高等教育一样,应把人的发展和提高放在首位”,谢咏才强调。

  为了协调好质量和效益的关系,农大网络教育学院在开办网络教育初期,就确立了规模适度发展的原则,招生人数控制得比较严格,直到2002年底注册学生总计不足5000名。三年来较好地体现了规模、结构、质量、效益的统一。

  为保障质量,如果出现作弊现象,或者雷同试卷,一律按零分处理。对于考试的监督,谢咏才有过末位淘汰的想法,即只要是最后一名,即使得九十分,也算不及格,此种作法的主要目的是想加强校外学习中心和学生自我监督、互相监督的机制。

  对于教育质量的控制,农大网院除考试严格把关外,主要是学习过程的控制,各地学习中心经常组织面授,上课时有严格的考勤制度。针对学员的不同要求,每门课程都有卫星课件、网络版课程、光盘版课程、文字教材及纸质资料等多种形式。针对成人学生记忆力差的情况,学院考试由原来每学年两次考试,改为四次,这样学生就不用在同一时间学多门课程,为学生减轻压力的同时,提高了学习的质量。

  谢咏才说:“学生目前的需求,毕业证是第一位,但他们在取得毕业证的同时,也希望学到更多知识,提高自身能力和竞争力。只要你认真学,早晚会拿到这个证,但不学不行,作弊更不行。”

  如何迈上第二个台阶?

  农大网院从成立之初就明确了面向“三农”,面向基层,面向在职人员的目标定位。针对农业基层人员技术及管理融为一身的特点,培养复合型人才成为农大网院进一步明确的目标定位。

  结合这样的人才培养特点,结合学生原有基础的多样性,农大网院在学分设置上很大一部分是通用课,而专业课只占到40学分,这与多数院校的专业课占有较大比例是完全不同的。这种学分比例设置是谢咏才亲自到中国农大国际关系学院学习后借鉴过来的。她说,当初国际关系学院采用这种方式时好多家长不理解,但实践证明通过此方式培养出来的学生就业情况非常好,素质也比较高。她举例说,不论从事什么职业,一些基础知识如调研方法、逻辑学等都是必备的,而一些专业知识,如果学生以前学过就没有必要再重复学习。

  她强调,农村学生的学习机会比城市学生要少得多,从他们每个月400元的工资里拿出钱来学习,作为教育者要为他们提供真正需要的东西。

  谢咏才还说,农大网院能取得今天的成绩是与这个团队分不开的。中农大网络总经理顾培德及招生部负责人宋伟敏分别都在北京单身工作三年多了,他们戏称:“当初说好是三个月,怎么变成三年了。”他们的努力为网院的市场化运作带来了宝贵的经验。除此之外,农大网院还聘请了一批教育专家。谢咏才说:“我们要办教育,就必须有一些懂教育的人,他们不仅要懂教育,而且要有一种开放的思想。”对高等农林教育有很深研究的苏培安教授,作为网院的顾问,几年前孤身一人从四川来到北京,他说:“是网络教育这份事业及谢咏才的个人魅力吸引了我。”他对谢的评价是,“工作非常投入,脑筋比较活,能充分吸取一些好的观点,转化成自己可以掌握的内容”。

  2004年7月30日,对于农大网院,是个值得记忆的日子。首批903名毕业生领到了沉甸甸的毕业证,对于平均年龄33.1岁,60%在入学前没有使用过或很少接触计算机的他们,这份成功来之不易。在谢咏才的脸上也同样显露出这份成功的喜悦。

  然而喜悦只是短暂的。谈到现状,谢咏才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她说,经过三年的发展,农大网院无论是教学思路、教学模式,规章制度都已搭建起来。现在农大网院需要迈向第二个台阶,通过不断调整发展的策略,针对学习对象的特点不断完善资源建设、教学模式、管理模式等,进一步办出自己的特色。

  她认为,仅仅学历教育一条腿走路一定不行,需要积极拓展非学历教育,求得协调发展。■

  ■采访手记:

  见到谢咏才院长时,她的嗓子沙哑,感冒了。感冒是心力衰竭的主要诱因,对于曾做过心脏扩瓣手术的谢院长来说,可是得小心。尽管脸已有些微肿,她看上去却兴致勃勃。

  采访过程中,两次有人敲门,提醒谢院长该回家卧床休息,她笑着低声说:“没事儿,一会儿就回去。”这让我感到此时采访是否太没人情味了。谢院长看出了我的局促不安,忙说,“过两天我得到上海、江西开会,今天是最好的采访时间”,体贴地为我的“残忍”找了个了理由。

  谢咏才,中国农业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以下简称“农大网络学院”)常务副院长。已在中国农大工作二十多年,曾担任教务处副处长、电教中心主任、媒体传播系主任、信息学院副院长。虽然长期在管理工作岗位,并身兼数职,但谢从没有放弃教学研究工作,在高等教育教学管理、现代教育技术研究等领域,她曾主持和参加国家级、部级课题多项,发表论文几十篇,编撰图书、电子出版物多部。

  “只要谢院长参加的项目都会获奖,只要她做的事就会成功”,一位跟随她多年的老同事这样说。“可能跟我做事追求完美,比较投入有关”,谢说。

  “但她有时太投入,我们展会期间忙到下半夜两点,她也一直陪着,我们有时都为她的身体担心,她自己却满不在乎”,另一位员工讲到。

  2000年谢咏才开始筹办农大网络学院。今天坐在农大网院1300平米的现代化办公楼里,很难想象四年前谢咏才领导二十多人挤在两间三十平米房间办公的情形。一路走来,虽然不都是鲜花、喝彩做伴,但谢咏才说,最大的欣慰是多年对高等学校教育教学改革的思想在这里得以实践。

  已经五十七岁的谢咏才,刚刚两年驾龄,是中农大会开车的女职工中年龄最大的。喜欢接受挑战的她,对于网络教育的看法是,网络教育学院其实是一所基于新的教育理念、教育教学模式、管理模式的新型大学,需要不断开拓创新,倾注满腔热情去做。

地址:北京朝阳区建国路88号现代城A座2604 邮编:100022 
电话:010-85806056\85804383 传真:010-85804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