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检索:

 

 

行业媒体首页
《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04.10
杂志介绍 历期刊物 杂志动态 订阅杂志 杂志投稿 广告服务 广告客户

终身学习在日本、韩国和新加坡

厉以贤/文

  今年9月11日至12日,“2004东亚地区社区学习学术研讨会”在台湾举行,本人应邀赴台参加。与会代表除了中国大陆内地、香港、澳门地区外,还有两位日本、两位韩国和一位新加坡的学者。作者在大会上做了题为《社区学习的理念及在大陆的实务》的发言。在这篇短文中,我将择要介绍日本、韩国和新加坡三位代表在会上的发言内容,以读者,以便从中吸取对我们有益的思想观念和做法。

  日本名古屋大学教育发展科学研究所牧野笃教授发表演讲的题目是《日本的终身学习和社区营造运动》。他讲到,日本终身学习体系的前身是社会教育。在日本,社会教育与学校教育的关系:一是作为学校制度的补充,二是作为学校制度的扩充,三是作为学校制度的代替或转移,四是采取学校教育以外的形式。日本的社会教育与学校教育在发展上形成了独特的关系。

  20世纪70年代,日本引进了终身教育思想系统,在学术界、民间教育运动及产业界起了很大作用。到80年代中期,日本又引进了终身学习思想,并开始把它日本化,终身学习逐渐被视为构成群众的生存权和日常生话的一部分。日本政府也有相应的动作,政府开始将终身学习作为政府行为和教育政策,1990年颁布了“终身学习振兴法”。

  由于当前日本社会面临经济的结构性变化及社会高龄化和少子化的问题,牧野笃主张大学和终身学习结合,形成新的“教育与学习”的社会体系,叫做“学习公共圈”。将大学和终身学习相结合,使其在具体的社区发挥作用,推进社区营造。比如目前他所在的名古屋大学做的有:为高龄化和退休人员提供学习机会,给商店街社区居民提供学习机会,由居民群众组织的力量复苏商店街,发挥大学对市民教学的功能,提高大学对地方社区的影响。

  韩国崇市大学终身教育系主任崔恩洙教授发表演讲的题目是《迈向社区发展的终身学习城市》。他以韩国光明市为例,回顾韩国终身学习城市的发展。

  韩国政府于1999年公布了“终身教育法”,从2001年开始,便着手推动“构建终身学习城市”,第一批为3个,2002年第二批又加3个,2003年第三批为5个。韩国政府对获选的“构建终身学习城市”提供配合基金。

  在韩国,终身学习城市意指:藉着社区民众、为了社区民众以及属于社区民众的地区终身教育运动。韩国终身学习城市的特色是:政府发起并支持,为民众拓展教育机会,以一种创新的方式把生活、工作、休闲和学习结合起来,把公众组织与政府组织进一步带向伙伴关系。

  新加坡国立大学日本研究学系汤玲玲副教授发表演讲的标题是《新加坡的终身学习》。她说到,新加坡教育部在1997年提出了“思考的学校,学习的国家”的概念,指出:终身学习是一个过程,是一个应该在学校与其他学习机构中,从职前教育扩充到成人持续教育与训练的连续体。2000年公布的“新加坡学习先发促进方案”,是以提升新加坡的终身学习文化作为目标,并期望能在新的全球经济中提升国民的竞争力。

  关于迎接终身学习的挑战,汤玲玲提到:首先,教育系统要为终身学习的个人做好准备,提供多样化的选择,根据学生不同层次的需要,更加灵活地进行教育。其次,关注终身学习中的高龄者需求。要有为高龄者量身订做的高龄学习机构的计划,提供弹性化并可以负担的学习,以及为高龄者进行终身学习而提供更有支持性的环境,包括参与大学和私立教育机构课程的学费补助。再次,现在终身学习面临的挑战是把人文主义、民主与社区意识以一种均衡的方式带入终身学习的概念之中。均衡终身学习的多重面向需要对学习采取开放的态度,不仅仅是要加入由正规机构所提供的结构化组织中,也要以非正规的方式来推行。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全国教育社会学研究会理事长 [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朝阳区建国路88号现代城A座2604 邮编:100022 
电话:010-85806056\85804383 传真:010-85804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