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信息中心│ 网络学院│ 资源中心远教厂商培训考察网上书城杂志订阅市场研究行业媒体国际远教
论坛│ 远教沙龙群 英 会案例分析名家评论人物专访专家专栏2006 历届大会:05' 04' 03' 02'│ 网友投稿

期刊检索:

 

 

行业媒体首页
《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05.8
杂志介绍 历期刊物 杂志动态 订阅杂志 杂志投稿 广告服务 广告客户

收获理解 收获支持
——奥鹏杯“我与网络学习”全国大型有奖征文活动述评


  让这样一群百折不挠、坚韧向上的群体浮出水面,让蕴藏在普通人身上“追求知识、改变命运”的精神财富显现出来,应该说是本次奥鹏杯“我与网络学习”全国大型有奖征文活动巨大的认识价值。他们曾经默默无闻、他们曾经不被关注,现在,社会看到了他们艰苦卓绝的求学经历,看到了网络学习者的群体特征——他们是一群百折不挠、坚韧向上的人,他们是真正的“天之骄子”、真正的强者。

  《中国远程教育》编辑部

  秋风初起,满目金黄,又是一个收获的季节走近我们。

  今天,在公布奥鹏杯“我与网络学习”全国大型有奖征文活动评选结果之际,我们收获的是对远程教育和网络学习更为具体更加深刻的理解,是社会和学习者对远程教育更为广泛更加深入的支持。

  做远程教育和网络学习的推动者

  作为活动主办单位,《中国远程教育》杂志首先要感谢关注支持这次征文活动的广大网络学习者。本次征文持续的8个月时间里,近千人投来了稿件,参与投票的有9500多人次,而点击率更高达29万多。有许多网友在网上交流、互相点评、给予鼓励,使“孤独的” 网络学习者凝聚成为一个亲密的群体。一时间,各自原本孤立的、分散在各个网络教育机构学习的人们,把这里当成了一个温暖的、能够抒发内心情感、获得理解和支持的地方。有网友说,文章获不获奖倒在其次,重要的是在这里认识了更多的同行者。艰难的探索和前行,因为有了如许多的同伴而变得兴奋和快乐。

  其次,我们真诚地向本次征文活动的友情支持单位致意。26家单位不仅在本校的网站上介绍了此次征文活动,有多家网院还积极组织学员们参与活动。北京外国语大学网络教育学院、浙江大学远程教育学院、东北大学东软信息学院等更推荐了本校的优秀稿件。许多网院把这次征文活动当作增强网院吸引力凝聚力的一次机会,当作激励学员们进取向上的一个契机。特别是给予本次活动最大支持的奥鹏远程教育中心,他们已与十多所网院建立了合作关系,他们看重的是中国远程教育整体的社会影响力,看重的是各个远程教育机构教育和服务质量的提高,以及对学习者吸引力的增强。

  网络学习者的亲身体会和感悟是最能说服人感染人的,让千千万万希望接受继续教育提高自身素质的人,认识远程教育、了解远程教育、接受远程教育,是本次活动也是奥鹏和我们的共同目标。本次活动只是一个开始,为实现这一目标,奥鹏和我们都希望做不遗余力的推动者。

  回顾八个多月的关注和浏览,回顾倾听众多网络学习者、远程教育工作者心声的日子,我们不禁心生感慨。近千名因网络学习而改变了生活、改变了命运的作者,为我们描述了网络和网络学习究竟带给中国、带给中国人的是什么样的变化。

  让有学习梦想的人成为“天之骄子”

  在中国,高考中第、金榜题名向来就注定会被万众瞩目,就会成为“天之骄子”。而对于众多在“黑色七月”败下阵来被“一考定终身”、因各种原因不能升入高等学府、工作经验丰富却无缘迈进大学门槛的人们,则常常被不公正地视为“失败者”,他们不被社会关注,自己也容易陷入长时间的自卑。

  即使在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经达到11%的今天,仍然会有89%的年轻人有失败感!他们渴望学习,渴望接受教育的机会,他们希望提高自己、证明自己。而远程教育给了他们这一切。许多征文写出了网络学习带给他们的巨大喜悦和机会。

  周迎春在他的《网络让我重生》中写道,“三年前,黑色的七月让我一瞬间感到所有的梦想眼睁睁地离我远去,甚至来不及用自己的手指去触碰到什么,哪怕是一点点。那一刻,我所有的荣誉与骄傲被无情地敲打得粉碎,我心痛过、失望过甚至怀疑过,真的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那年暑假在我的记忆中是黑色的。然而,有一天,《文汇报》上的一则新闻却成了我人生的一大转折:当我看到自己梦想中的大学将开设网络教育学院时,我清楚地记得自己的手在颤抖。是的,我有机会了。”

  王鲲鹏在《网络也是一种开始》中说,因为不善交流,自我封闭,他小时候对锁有一种如痴如醉的偏爱。结果由于无知与好奇,帮别人去开单位领导的保险箱被判一年零九个月的刑期。17岁他才开始系统学习高中的课程,并参加了成人高考。后来他的老师向他介绍了一种全新的学习方式——通过远程教育来实现他的大学梦。“那一刻我无法压抑我的兴奋,如同获得新生一样,因为我知道在我眼前有一条阳光之路,只要我不放弃,永不言败,未来将是一片光明。

  2003年,我终于如愿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的本科法学专业。网络学习在我面前打开了一扇美丽的窗,让我领悟到未来的美好,深深相信人定胜天,只要付出就会有回报,我就像一只初生的小鸟,期待羽翼丰满的那一刻,可以在天空自由飞翔。”目前我们还无法统计,在没有机会按照正常顺序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们中,有多少人已经参加了网络学习。他们之中,有学生、工人、农民、教师、技术人员,也有残疾人甚至服刑人员;他们在接触到网络教育后使用的几乎都是“重生”、“新生”、“机会”、“飞翔”这样的词语。他们的肺腑之言,道出了“教育机会不均等”带给人的伤害。读过它们,“远程教育担负着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普及化的责任”、“远程教育以人人享有优质教育为使命,追求教育公平的境界”就不再仅仅是句口号,而变成了一个“魔法师”,它能改变人的命运、使更多的人找回自信去开创新的生活,其意义非常具体、非同寻常。

  一个百折不挠、坚韧向上的群体

  能够在18岁进入大学校园读书的人,在中国应该说是非常幸运。但他们之中却有许多人因为没有生活阅历和奋斗目标而缺少学习动力。不少人在校时懒散玩乐,任意抛洒青春时光。这与本次征文活动中,许多作者描述的求学经历截然不同,形成了鲜明对照。

  无论是连续两年每周都要历经“铁人五项全能”比拼般学习经历,最后当上了外交官的龚锦培,还是即使彻夜照顾生病的儿子也要坚持参加考试的赵君;无论是上班干着繁重的体力劳动、下班还要照顾两个双胞胎女儿却执着地追求梦想的采油工王辉,还是遭遇突然变故身体变残终于超越自己、绝不放弃学习的邹蜜;他们身上闪现出的追求知识、追求理想的光芒,令所有曾经“混日子”不思进取,以各种借口原谅自己轻言放弃的人感到惭愧,使许多人不由地焕发出年轻时奋发学习的热情。

  某杂志社的总编晓军在《总编的叹息》中评说,“有位女作者叫张颖,一边带孩子,一边自学成才,她在《感悟》的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那份真诚和执着,在同龄人中实属凤毛麟角。还有位作者叫吴亮,‘吴亮’有亮,亮色在于他的故事给人以榜样的力量。孙琳琳的《我的新生活》和胡小平的《我的地下网学》,那才叫‘以情动人’。一个异地打工的‘小女子’,却抛开首都夜生活的灯红酒绿,经常‘冷藏’在寂静的图书室,追求自己心中的美丽与梦想。与我多年前采访过的许多在影视圈外徘徊的‘北漂族’时尚女孩相比较,她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啊。另一个是50岁的‘老男人’,还是个待岗者。但他在担任仓库保管员的那段日子,整整一个冬天,都在凛冽的北风呼号声中,天天晚上‘监守自盗’。可他‘盗取’的是知识和营养,多么可敬的‘小偷’啊!

  和你们相比,我是多么惭愧。和年轻时的自己相比,我又是多么不安啊。”让这样一群百折不挠、坚韧向上的群体浮出水面,让蕴藏在普通人身上“追求知识、改变命运”的精神财富显现出来,应该说是本次征文巨大的认识价值。他们曾经默默无闻、他们曾经不被关注,现在,社会看到了他们艰苦卓绝的求学经历,看到了网络学习者的群体特征——他们是一群百折不挠、坚韧向上的人,他们是真正的“天之骄子”、真正的强者。

  屏幕后的师魂

  曾几何时,呆板的大头像、固定的画面、枯燥的资料、孤立的学习者,几乎是远程教育的典型写照,它曾让许多人望而生畏。特别是远离学校不能坐在课堂上看到老师和同学,曾令许多习惯了传统学习的人难以适应不能忍受。现在,在许多“我与网络学习”的征文中却出现了学习“快乐”、“精彩”、“难忘”等字眼。了解他们真实的网络学习生活,你定能感受到远程教育在中国突飞猛进的变化。

  就读浙大网院台州奥鹏学习中心的王慧蓉在《轻松学习快乐收获》中写道:“我常常在学校的公共论坛上发布一些听课笔记和总结让大家分享——那可全是是老师讲课的精华所在啊。深受同学们的喜爱。第一学期浙大开出的课程非常经典。经济学和经济法是我至今仍推崇不已的必修课程。主要是老师讲得好,经济法基本上全部结合案例教学。浙大的老师们能够很好地为我阐释所有全新的知识内容,可以免去枯燥的啃书之苦,而网络学习的自由性还充分体现在其资源的可重复利用上,所以对于听不懂的,或者我喜欢听的课,我会花时间一遍一遍地听。”

  更重要的是我国开展远程教育试点的都是著名重点高校,让极为优质的师资和教学资源由精英向大众层面扩展,让以前只能仰望神圣大学殿堂的人接受优秀大学的文化熏陶,这一切带来的绝不仅仅是“经济效益的扩大”,也不应该只是我国教育政策的权宜之计。

  王慧蓉说,“在整个学习过程中,印象最深的是辅导老师的敬业精神。我们的作业上会有老师的红头批注,有些是批误指正,也有综合评语。每个同学都能收到回复,虽然是电子版,显示在荧屏上的红字,也仿佛把我们带回到悠远的手捧作业本的学生时代。老师们的细心周到字里行间处处可见……这种感觉非常温馨。”

  就读南开大学远程教育学院的张娜,在《我没有想到他哭了》中写到了她的老师,南开大学主讲经济类高等数学的刘光旭教授。刘不仅是著名教授,还在1995年获“天津市高等学校教学楷模”称号。而学习前,张娜的高考数学只得了40分,老教授的教学和魅力让她备受鼓舞并激发了内在潜力,使她“从地狱跳到了天堂”。“没有他精湛的教课和感人的鼓舞,我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动力。每一节课,每一分钟,一个老人都在一丝不苟地带领我跟数学题交流,我感觉得到他工作的热情和对生活无功无利乐观的态度,我喜欢这种感觉,我被感化,我在努力,我坚持到最后,我笑了。”“他的话语很幽默,讲起课来有条不紊。教授平和的话语,谨慎的教学态度感染了我。他带着感情讲课,虽然隔着屏幕,但是我能感受到他的热情。”“教授会在讲课的时候不时地给你开个小玩笑以调节一下气氛;更重要的是,他不时地说一些鼓励我们学习、生活的话,我都随手记在数学题的旁边。”

  虽然隔着屏幕,尽管远在天边,屏幕后的师魂仍然有着不可思议的影响力。读到这些细节这些描述,所有从事远教事业的人们应该感到欣慰受到鼓舞。远程教育的“园丁”们或许不知道哪些学生是自己的“桃李”,但他们才堪称是真正桃李满天下的园丁,他们师德师魂的影响力可以随着网络辐射四方。

  见证网院成长历程

  我国67所试点高校网院刚刚走过几年的成长历程,从摸索到健全,从无知到成熟,网院的缺陷、问题在所难免。而所有的阵痛,都无法在学习者面前隐瞒。他们是学习者也是缺陷与问题的承受者,是受益者也是新事物的勇敢尝试者。网院的第一、第二批学员,都见证了网院不断进步的成长历程。

  他们与学习中心一起克服困难。北京奥鹏学习中心的邱民说,“开始学习时,许多同学不知道如何使用网络教室,网络教室的使用率很低,一度曾经关闭。在我和班主任老师、学习中心主任的共同努力下,愈来愈多的同学回到了网络教室。”以后,从与老师和同学们一起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放置教学课件服务器的问题,到经历处理部分同学考试作弊事件;从学生与学校之间只能通过email和学习中心网页进行沟通,到使用短信通、银行卡支付、学生邮件服务系统以及800免费电话咨询;他们和学习中心一起成长进步,却对所有的简陋和困难毫无怨言。

  他们是宽容的。因突发事故致残、不得不从高校退学就读网院的邹蜜,学习成绩优秀却由于教育部刚刚出台的规定,没有专科文凭不能顺利毕业。可以想象,历经磨难才完成学业的邹蜜心中有多少愤慨和郁闷,“伤心失望甚至绝望,我仿佛又从高处落到了低点。又一次要展开翅膀的我,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失望的状况大概持续了半年,“也许是同学们的学习热情打动了我吧,也许是辅导中心老师的鼓励激励了我吧,又也许自己心里那种生来不服输的性格使然吧。我决定要考全国翻译证书。除了学历,不是还有更多的事值得我们去学习么?为什么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呢?”她没有抱怨远教政策的不完善不稳定,却坚毅地自己克服沮丧重新奋起。

  拥有这样的学生是远程教育的大幸,应该说,正是学生与学院的共同承担、学生对网院的理解和支持,我们的远程教育试点才有了如今的规模如今的景观。人们常说,理解万岁,求知若渴的学生们对网院的理解和支持,可说是千金不换。

  在文章结束的时候,我们想说,获奖的虽然只有30多人,但我们要衷心感谢所有的作者。你们对远程教育事业的理解和支持,在给自己带来提升的同时,也必将为这个可以造福大众的事业增添活力。■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90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