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信息中心│ 网络学院│ 资源中心远教厂商培训考察网上书城杂志订阅市场研究行业媒体国际远教
论坛│ 远教沙龙群 英 会案例分析名家评论人物专访专家专栏2006 历届大会:05' 04' 03' 02'│ 网友投稿

期刊检索:

 

 

行业媒体首页
《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0.5
杂志介绍 历期刊物 杂志动态 订阅杂志 杂志投稿 广告服务 广告客户

徐忠 : 慢有时也是一种快

本刊记者 李桂云/上海报道

采访手记

  三次见到徐忠,他都非常主动地寒暄,但他绝不是那种滔滔不绝、个性张扬的采访对象。针对每一个问题,他都会仔细斟酌后,给一个简短、精炼的回答。讲话时从头至尾都是一种低沉、柔和、平静的语气。面对面坐着时,徐忠喜欢双手抱臂。

  审时度势,蓄势待发,复旦网院的发展轨迹与徐忠本人的个性有异曲同工之妙。徐忠祖籍江苏,在上海受教育,在宁夏一个县城卫生防疫站工作八年,读研究生毕业后, 1983 年出国留学,是同学中少有的又回到国内工作的人之一,他们那个班“ 147 名同学,仅 20 多人在上海,多数在国外”。 1994 年任上海医科大学教务处处长, 2000 年在上海医科大学与复旦大学合并前的一两个月,徐忠被任命为上海医科大学副校长,两校合并后,徐忠一直任复旦大学副校长。谈起自己的经历,徐忠轻描淡写。谈起教育的发展,徐忠思路清晰。

  

自称“不太会讲话”的副校长

  在宁夏一座小县城里一待就是八年,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参加过“四清”运动,亲眼目睹了父亲蹲牛棚的情景;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政治运动,尽管自己没受到什么冲击,但“由于历史原因的存在”,徐忠评价自己的个性是谨慎小心的,“沉稳是一种比较好听的说法”。他笑呵呵地说,“做事情需要本分点、稳妥些”。

  回答记者提问时,徐忠的思路非常明晰,用语很是精炼,他对记者说,“自己不太会讲话”,听起来是大实话,却也透着幽默和坦诚。

  自称“一不小心当上复旦大学副校长”的他,不仅兼任网络学院的院长、继续教育学院的院长,同时先后分管学校的行政、人事、公共服务等业务。“集多重角色于一身,看问题需要超脱一些”,他说。

  从小在医学世家长大,本科、研究生教育都与医学为伴,徐忠做事情很讲究规则,能迅速领悟与适应国家政策,同时在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大的框架明确后,给下属充分的自主权。徐忠对复旦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的管理就是如此,复旦网院的沈永宝副院长具有开创精神的豪放个性、丁石滕副院长务实的领导作风、各部门主任满腔的工作热情,在这样的环境下,都发挥得淋漓尽致。

  发展六年多的复旦大学网院,至今招生规模仅一万人左右,学习中心多集中在江浙一带。对此徐忠多次向记者强调,“我们要在国家政策、社会需求、学校内部能容忍的程度,这三者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而素有江南第一高校美誉的复旦大学,至今没有在全国的任何地方建立分校,这也许正是复旦网院谨慎发展的渊源所在。

潜心观察苦练内功

  去年年底记者见到徐忠时,他看上去略显疲惫。原因有二 : 一是学校对于延伸层教育的走向问题存在颇多议论;二是某网络教育学院因学生文凭引起的风波尚未平息。复旦大学把教育分为主流教育和延伸层教育两种类型。本科生教育、研究生教育、留学生教育为主流教育,继续教育学院、网络教育学院等四个学院提供的教育为延伸层教育。

  以办世界一流大学为目标的学校,是否还有办延伸层教育的必要?这是学校部分教师对延伸层教育质疑的焦点所在。而引发这一质疑的导火索是部分院系反映延伸层教育占用了本校过多的师资资源,有人认为“教师的精力应该更多集中在学科发展、搞科研上”;另外清华大学退出网络学历教育的情况,也让一部人对网络教育的发展心存疑虑。身兼延伸层教育两院院长,同时面临换届选举,徐忠的压力可想而知。面对这一切,做了七年教务处处长、近六年副校长的徐忠,尽量保持一如既往的平和心态,“充分理解学校对我们的期望”。

  在2005年末学校组织的保持党员先进性教育会议上,他用十分钟时间论述了复旦大学开展延伸层教育的必要性。讲话的核心论据是 : “关键是社会有需求”。上海市提出建设国际金融大都市的目标,社会正处在转型期间,整个上海以至华东地区对各种人才的需求非常强烈,上海八所高校分别在人文科学、机械制造、建筑、外语等学科领域发挥着不同的作用。但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是高校土地资源已经发展到极限,学校内部的管理能力与学生规模的平衡点逐渐被打破。要实现 2020 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 40% 的目标,仅凭普通高校规模扩张的战略显然难以实现,这一现实促使教育发展战略迅速转轨、高校教学模式发生变革。结合复旦网院几年积累下来的技术及资源方面的优势,徐忠指出,网院有责任和义务尽力去满足社会对教育的强烈需求。

  他认为,延伸层教育是为在职人员提供实用性较强的课程,它正在迎来重要的发展契机。“参加网络教学,对本校教师教学模式的改变产生了怎样的促进作用?”“如果我们不利用校内师资,他们会仅仅局限在校内吗?”徐忠的问题,引起了许多人的反思。最后校领导经过共同研究,提出了复旦大学延伸层教育的发展思路 : 稳定规模、加强管理、提高质量、充分利用社会各方资源,发展远程教育(包括非学历教育)。

  与清华大学培训业务主要由继续教育学院来承担不同的是,复旦大学各院系有自己的培训项目。为此徐忠强调 : 我们要根据自己的可能性来考虑怎么用好社会的资源,包括用好学校的资源。在培训项目的师资上,复旦网院聘请的 1/3 为本校教师、 1/3 为校外(包括海外)教师、 1/3 为企业高层领导,实现了优质资源的最佳组合。徐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培训市场还处于培育期,一定程度上打破垄断很难;另外,企业培训员工的意识还并不十分强烈。他很诚恳地表示,复旦还没有做好远程培训的充分准备,尽管已成立了培训部,培训业务还较为分散,远程培训多处于起步阶段。

  综观复旦网院培训业务的状态,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其学历教育发展的过程,作为第三批试点院校,不论从招生规模还是学习中心分布情况看,复旦都略显缓慢。但连续几届毕业生的就业情况却无不显示出复旦网院教学及管理水平的雄厚实力。

  “慢有时也是一种快”,这句颇令人深思的话,徐忠及沈永宝副院长都比较赞同。在人们对网络教育这一新鲜事物还未接受、国家政策几经调整、一些网院中的开路先锋披荆斩棘,但因主客观条件所限往往头破血流之时,复旦网院并没有贸然行事,而是潜心观察稳步发展,徐忠用了“苦炼内功”一词。同样,在教育部而后下发停止全日制招生文件,多数网院连续两年招生规模一路下滑之时,复旦网院的发展却没有出现大起大落的“翻烧饼”状况,“我们考虑的比较远一些,相信一定能度过难关”。

  从非学历教育嗅到春天气息

  2006 年对于复旦网院而言,或许将成为一个颇有意义的时间段。 3 月,从北京出差归来的徐忠,看上去踌躇满志。参加在北京大兴召开的全国高校网络教育统一考试会议,到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参观、交流。原本没有太直接联系的两件事,却让徐忠发出同样的感触,“网络教育的春天似乎要来了”。

  因平时工作繁忙,徐忠很少参加网络教育方面的工作会议,在北京大兴会议上,他对几位教育部领导的发言,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2005 年末的某大学网院学生风波一事,让许多网院院长心存忧虑,担心当年因湖南大学事件引发的连锁反应会再度重演,教育部会立即对网络教育的发展采取紧缩政策。这也是徐忠最不想看到的。然而在这次工作会议上司长们语重心长的讲话,对事件务实、实事求是的处理方式,再加上教育部关于现代远程教育发展刚刚发布的 2006 年 1 号文件,让人们心里踏实了许多。“教育主管部门与网院是坐在一起来考虑同一问题的”,与众多参会代表一样,徐忠感慨教育主管部门对网络教育发展务实的客观认识,以及执政能力的不断提高。

  徐忠还对清华大学务实、稳健的校风颇为欣赏。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作为网络教育中探索非学历培训的先锋,如何进行项目运作?非学历培训中遇到的问题,他们是如何解决的?徐忠去清华,“取经”的想法非常强烈。“无论从理念、队伍建设、管理措施方面,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都具备了搞好非学历教育的各种条件”。

  清华继教院在非学历培训领域所取得的成绩,让徐忠感到吃惊。与中央党校同学、清华继教院胡东成院长交流,与同是教务处长出身的阎副院长探讨,徐忠等一行人提出的问题被认为是所有去清华参观网院中问得最细致的。“在发展非学历培训时,可能会遇到什么问题?清华是怎样解决的?关键是在市场化环境中,他们如何维护清华的品牌?” “抓合同、抓广告、抓监督、抓关键点”,徐忠对清华的作法是这样总结的,他明确表示不虚此行。

  “我们已经形成非常完整的思路,内部已产生了一个如何分步实施的方案”,清华的实践,增加了徐忠对开展非学历培训的信心,他指出,复旦网院已经具备了良好的网络条件,在原有课件资源的基础上,计划开发一些更适合培训的课件。针对学历教育学生的证书培训、针对各级政府机关的公务员培训、针对企业的境外合作项目等,“复旦网院可做的事情很多”。同时,清华继教院开放的教育理念、创新的发展思路、严格的管理方式,也让徐忠感到网院要走的路还很长。因此,他在学院办公会上一再反复强调 : “必须加强自身管理,尽管我们已经很严格。”

  任凭潮起潮落,不打无准备之仗。从徐忠风格到复旦网院风格,人们不难体会到“慢有时也是一种快”蕴涵的哲学意味。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70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