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信息中心│ 网络学院│ 资源中心远教厂商培训考察网上书城杂志订阅市场研究行业媒体国际远教
论坛│ 远教沙龙群 英 会案例分析名家评论人物专访专家专栏2006 历届大会:05' 04' 03' 02'│ 网友投稿
联系方式
联系人:王鑫
电话:010- 58840257
传真:010-58840263(自动)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在电子化学习市场领域,Blackboard的名字几乎无人不晓。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网络教学平台提供商之一,这个成立不到十年的公司,目前已占领了全球50%以上的市场份额,整个业务覆盖了高等教育、基础教育、企业和政府培训等各个领域,服务遍布北美、南美、欧洲和亚洲地区,尤其是在2005年,它以1亿8千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业界另一家巨头——WebCT 后,在全球客户已达到3700多个。美国市场有85%被Blackboard占据。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Blackboard三年前进军中国市场时遭受的冷遇。业内人士曾用“虚火”、“气滞”、“痰淤”等中医术语戏说Blackboard在中国的合资公司——赛尔毕博当时的困境,最终诊断的结果是——“Blackboard中国水土不服”。

  而三年后,2006年5月底在“赛尔毕博数字化学习学术研讨会”上,赛尔毕博CEO胡水博士宣布,“Blackboard教育软件系列已经应用到全国27个省、市、自治区,合作伙伴已发展到105家国内知名的教育机构”。

  “赛尔毕博目前业务增长的曲线与Blackboard前两年的业务增长曲线,极其相似”。Blackboard技术顾问、赛尔毕博首席技术官徐建军告诉记者。Blackboard公司(以下简称BB)1997年至2002年,收入增长率达到11.047%; 2003年成为世界500强中成长速度最快的E-learning公司;2004年6月18日,作为第一家学校在线学习系统提供商公开上市,首次公开募股达到7700万美元。赛尔毕博是否会按照BB的成长轨迹向前发展,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但可以肯定的是,它的成长将对中国电子化学习市场产生重要影响。

  唤醒市场的布道者

  BB在中国能迅速发展首先应归因于中国E-learning市场的逐渐成熟,2001年以前BB就一直在关注中国市场这块蛋糕,然而专业市场调研公司递交给他们的报告显示: 中国E市场空间很小。直到2002年底此种情况才有所改观。而IDC最新的一份报告称,在未来5年内,整个中国市场对于信息技术的投入增长将达到14.3%,教育行业在这方面的增长速度则比这个数字还要高,在2009年,教育行业应用信息技术的市场规模将突破44亿美元。这一切,都让从业者对这一领域充满信心。

  赛尔毕博的几位高层领导至今仍对当初BB进入中国时,市场对E-learning的漠然及误解记忆犹新: “中国客户提得最多就是价格问题”,“在提到E-Learning这个字眼时,多数人想到的是远程教育和培训、网络教育学院,跟高校院墙内的正规教育似乎沾不上边”,“高校网络应用90%集中在科研,应用网络技术辅助高等教育在中国高教市场上尚处于起步阶段”。这对于主要应用于辅助教学的BB无疑是一种打击。

  而在“2006年赛尔毕博数字化学习学术研讨会”上,高校的教务长、处长及信息中心负责人的发言和提问已经明显与三年前截然不同,诸如关于“系统安全性”、“教学设计师的角色定位”等问题的激烈探讨,表明电子化学习在中国高校内已不仅仅停留在概念阶段,教育界对它的理解已更为深刻。徐建军高兴地对记者说: “他们现在提出的问题,与美国客户目前关心的话题,已经没有太多差别。”而需要提及的是,中国电子化学习市场目前的发展状况至少比美国滞后五年。

  取得如此快的进步,与教育部近两年实施的名师评选、精品课程建设和本科教学评估质量工程是密不可分的,E-Learning在高等教育领域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而这个阶段的一大特点,就是网络技术真正应用于教学,网络技术正在加速传统教学的变革。此外一些E-Learning公司在摸爬滚打中逐渐成长,在唤醒市场方面功不可没,其中就包括类似于赛尔毕博这样的“布道者”。

  简单易用的“洋产品”

  公司刚刚成立时,赛尔毕博最忧虑的主要是中国客户能否接受美国开发的产品?这也正是外界对其一直质疑之处。

  生长在中国、定居美国,分别在中美求学,工作穿梭于中美之间的徐建军博士,反复向记者强调: “从赛尔毕博的产品本身来看,并不存在明显差别”,“每到一个国家,一所学校,客户都会强调自己的特色,而在中国最为突出”。据他介绍,在BB面向六个国家的产品中,除了翻译和界面本地化外,几乎没有太多差别,“就像微软、甲骨文,他们并没有过多强调产品的本土化”。尽管新平台设计时充分考虑了中国高校不同院系的权限问题。

  按照他的描述,“量身订制”一词倒颇有些中国特色。徐建军指出,对量身订制的推崇,往往导致软件企业在开发产品时受到局限,因此很难做大做强;对于学校而言,在产品更新换代时也常常会遇到阻力。因此赛尔毕博在推广产品时,并不过于强调“量身订制”的概念,只是把它作为一种增值服务,而却注意沿用BB两位创始人最初提到的理念——简单易用。BB用“silk”一词来形容中国化的界面,一个重要的喻意就是像丝绸般平滑。

  如果从功能上讲,BB与国内产品相比,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Blackboard产品经过升级,目前功能已经相当丰富、深入和全面,单从功能上讲,国内产品与之比较并没有太大差距。尽管在更底层的技术上,特别是底层的技术构架上,国内企业的产品还是逊色了许多。”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如果追起来,怕不是一时三刻能赶上的。”

  对此徐建军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国内技术开发人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都非常强,缺乏的是整体规划的能力”,国内技术人员的分工还没有细分到项目管理、产品管理、需求分析师等角色。与中国软件公司里70%—80%是技术人员不同,美国软件企业只有10%强的人从事技术工作,而大部分的人是在做市场、营销、后期支持服务等。“美国企业的市场需求人员天天都与客户在一起,拿到具体需求后,再反馈给技术人员”,而国内的企业技术人员坐在“家”里写程序,用技术人员的思维方式开发新产品的情况并不鲜见。而国外软件的优势往往在于设计理念,以及对业务的深入认识。就像SAP的ERP,实施的过程就是对企业管理思路的一次洗礼。

  “中国味”的营销模式

  从产品角度看,BB在中国仍旧“洋味”很浓,但在销售及市场运作方面则流露出更多的“中国”味道。

  国外高校在实施E-Learning以前,一般都会制定比较完善的整体方案,包括投资、可行性、效果预期、实施策略、评价标准等各方面的分析,以保证后期的实施效果;而国内高校在建设E-Learning项目时还往往有较大的随意性,一些项目常常作为研究课题。因此国内高校对于系统租用、ASP服务等方式积极性不高,更倾向于系统购买的方式。而且对价格的接受能力不如发达国家。从按用户数收费,而不是按学校人数收费这一点看,赛尔毕博已经充分考虑了中国客户的特点。

  与在其它国家直销的方式不同,BB在中国建立了自己的合资公司,也是它在全球的唯一一家合资公司。这除了由于中国政策方面的因素外,BB更看中了赛尔网络拥有全国范围的、可通达中国大陆160多个城市、总容量达40G的光纤传输网;国内95%以上的高校和众多教育、科研机构通过CERNET实现与国际互联网和各大骨干网的相通;上网用户数量已超过1000万人的强大优势。显然,赛尔网络的高校资源及销售渠道为BB在中国的推广提供了重要平台。

  中国还是BB唯一提供技术安装服务的国家。与国外高校信息管理部门有足够技术力量进行系统安装、调试相比,中国每所高校只有一两位教师进行信息技术管理的情况,确实需要这方面的技术支持。除此之外,针对中国部分高校没接触过电子化教学方式的情况,BB为其提供免费技术培训,包括系统管理员的培训。

 “我们不仅仅提供一个软件,关键是提供一个平台,一个环境”。而这个平台有两种含义: 一是教育机构在享用其便捷、开放、稳定而强大功能的同时,也有利于通过其统一的国际标准规范,与那些作为该平台用户,并已制作了很多教学内容的国外著名大学实现网络教育资源的交换和共享。平台的第二个含义,是通过BB的组织,为用户营造数字化学习交流的环境。

  BB每年都要举办全球用户大会,以及各种学术研讨会。用户在这些会议上除针对电子化学习实施中的问题展开讨论,还可以探讨教学中遇到的相关问题。不论各个国家国情有多大差异,引入电子化学习的最终目的都是加速教学改革,提高教学质量。一些参会归来的中国客户常常感慨国际电子化学习的发展速度。如果能把国际上一些成熟的经验放到本地的情境中,往往会少走许多弯路。

  在本次“2006赛尔毕博数字化学习学术研讨会”上,中国海洋大学教务处副处长董士军介绍了中国海洋大学尊重学生个性和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动态和具有自主适应性的本科教学运行新体系。相信他的介绍会引起许多同行对网络辅助教学规划的新思考。而西亚斯国际学院现代教育技术中心主任宋海新激情澎湃的演讲传递给人们的信息是: “当传统黑板被投影机和白板代替时,可能还有一个黑板存在,那就是‘Blackboard’”,对比国内国际教育现状,他在演讲中呼吁中国教育方式亟待转变。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提高用户对产品的理解,进而产生对公司的信任,BB可谓用心良苦。

  扎根中国缘于青睐未来最大市场

  BB注重与中国本土的融合也表现在高层领导对中国文化的认同上,赛尔毕博前任首席运营官Karl在任两年里,走遍了中国23个省、30多个城市,深入第一线,了解潜在客户的需求。吃蜜蜂、吃驴肉……尽管对中国式的热情招待还有点吃不消,但值得欣慰的是他与同事一起收获了近100家客户,见证了中国教育行业E-Learning市场的成长。而新上任仅有两个月的首席运营官,虽然汉语水平仅相当于中国两岁孩童,但他坚持用略显结巴的汉语跟客户打招呼,并且起了一个非常“东方”的名字——康乔。这一切都表明BB扎根中国的坚定决心。

  2005年Blackboard全球总收入1亿8千万美元,中国市场销售收入还不到100万美元,尽管2005年赛尔毕博的用户数是2004年的140 %,但从全球范围看中国所占份额依然很少。这与E-Learning在中国目前还处于起步期不无关系。但这丝毫没有减弱BB对中国市场的青睐,在BB对客户支持等方面的力度上,中国是美国、欧洲之外最强的。在美国市场已日趋饱和的状态下,他们相信中国有可能成为最大的市场。

  从与全球教育合作伙伴的共同工作经验中,BB总结了一个教育技术的应用发展趋势,即E-learning技术和手段的应用基本上都会经过五个阶段: 探索阶段、院系支持阶段、全校战略阶段、必不可少阶段,最后引起或推动技术和教学的改革。目前国外的部分先进高校已经达到了第五个阶段即改革阶段,中国许多高校也在各个不同阶段快速发展着。

  BB高层相信,在从政府到学校管理层,再到一线从事教学的老师的共同努力下,中国E-Learning的跨越式发展应该不是难事。从产业角度来讲,他们认为,在E-Learning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存在很大的变数,现在一些在某些特定地区做得非常好的小公司,都有可能成为BB潜在的竞争对手。而BB保持市场竞争力的法宝之一就是要专注于教育行业,不断创新。


 

网站地图 工作机会 友情链接 团队风采 在线调查 广告服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86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