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信息中心学习中心|市场研究|资源中心远教厂商企业培训专家专栏行业媒体国际远教BBS
本篇票数: 95  
  返回列表
我的地下网学
胡小平

奥鹏杯"我与网络学习"全国大型有奖征文活动征文选登
(《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主办、奥鹏远程教育中心协办)

    2003年的初冬,在历经离婚、失业、病重的长期折磨后,居无定所的我再也无力支付房租等费用,被迫到某公司值夜班。
    这是一家利用旧仓库办公的金属公司,一到晚上,公司内除厕所外所有库门、办公室的门都锁上,只剩一条狭长的过道,过道上仅有一张椅子、一架电话,那便是我的岗位。一位好心的员工告诉我,在我之前已有好多人来值过夜班,从来没人能熬到一个月领工资,这样老板始终有人给他免费值夜班。
    几夜呆下来,我算是领教了。员工下班后我被锁在公司内,从晚上18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整整14个小时,唯一可以与外界联系的是我身边的那架电话,可它只能打进不能打出,这是老板专用来监督我,使我即不能离岗,又不能睡觉。漫漫长夜唯有西北风的呼呼声相伴,那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几乎要吞噬我。
    正当我进退两难之际,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每天我都要负责把厕所和过道的卫生打扫一遍,一天晚上我在过道拖地时,无意中把一扇门捅开了,原来是门的按装有间隙加上门锁质量低劣造成的,这间房子里居然有一台电脑,我随手关上门。
    当夜那台电脑象磁铁一样牢牢地吸住了我的心,可对于一个已经50岁,以前从未接触过电脑的我,是轻易不敢动它的。一连几天我到新华书店打站票,翻阅有关电脑入门之类的书。
    一天晚上,我终于鼓足勇气有生以来第一次打开电脑,并确定可以上网,面对扑面而来的网络世界,那一刻我先是紧张继而欣喜的感觉,简直就象一个被长期囚禁的地下工作者,通过秘密渠道,终于与上级组织取得了联系一般。
    此后,每当夜幕降临,我便打开电脑,头几天是通过网络来学习电脑网络,不懂之处就向“百度”先生请教。冬天,这个原本的仓库四处漏风,没有任何的取暖设备,冻得我浑身直打颤,手指僵硬不听使唤。而我已是老花眼,外加颈椎病,只能学一会,打个盹,再学一会,然后到过道上来回跑步活动手脚,这样交替进行,直到天明。每天结束学习前,我都要小心翼翼地删去留在电脑上的痕迹,将办公室的物品一件件复原,生怕留下任何有人进屋的蛛丝马迹。说实话,在那样的特定环境下,如果我没有网络相伴,即使呆一夜也难熬。
    学会一些上网的基本操作后,我开始学英语。记得我进初中刚学完26个英文字母,就因为文化大革命停课了。那时候青春年少,多么渴望知识和校园生活。盼啊!盼,学校的一纸通知使我激动得奔跑跳跃,到了学校才知道是去学工学农,紧接着下放农场,一呆就是10年。虽然后来我曾几次阶段性学习过英语,但始终停留在哑巴英语的水平上,只能阅读不能开口,既然网上有英语学,我就来个“断点续传”。
    一天夜深人静,我正在电脑前专心学习时,隐约听到公司的大铁门哐铛哐铛作响,我迅速关上办公室门,随手抄起一把铁铲,飞身躲在大门后。一会儿,一个人开了锁走进来,我一看,原来是老板查岗来了。老板见我突然出现在他身后,连声夸我“值班就要这样”。我趁机把刚学的网络知识吹了一通,然后主动请缨给公司网上发布供求信息,得到了老板的首肯。从那天起我上网再也不必担惊受怕了。
    经历了多少个不眠之夜,我发觉自已的学习进展缓慢,电脑操作速度提不高,英语单词记不住,越学越觉得自已的水平与年轻人相比有巨大的落差。这似乎是我难以迈过的一道坎,而象我这样的年龄,即便是迈过了这道坎,又有多少利用价值呢?我觉得自已象是一个上了擂台的拳击手,被强大的对手一记记直拳、横拳、勾拳打得鼻青眼肿血肉模糊,一个踉跄一阵晃悠,仍靠在护栏上硬撑,这又何苦呢?网上有那么多娱乐,有时我真的想轻轻一点,精彩尽在眼前,消磨时间更痛快。可经验告诉我,即便是这样的学习机会,对我来说也是十分难得稍纵即逝,我随时都有可能被告知“下课”。网络娱乐能消磨时间,同时会动摇我的信念,使我忘却了自已的处境,因此我丝毫不敢放纵。
    曾几时,我也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而且是单位里的骨干。虽则我只读过9年书(6年小学,3年大专),但平时还算注重学习,自以为靠本事吃饭。岂料,来了个年轻大学生,好小子,除了有扎实的专业基础外,还有电脑和英语两件利器。这样需要几个人手工做的活给他一个人在电脑上包揽了。只可怜我这个广播时代造就的人,与网络时代造就的人交手过招,仅仅几个回合,就被挑下了马。想到这些我除了痛还是痛。接下来,我本该充充电,更新知识,但生活的重压使我疲于奔命,这一晃又是六七年过去了。
    有道是“从哪里跌下去,就从哪里爬起来”,可叹时光不会倒流,学习和工作的旺盛年代巳悄然离我远去。即使这样,我依然要去拥抱那些学有所为的年轻人,为他们喝彩,和他们交流,与他们共勉。因为我要做一个现代人,要与时代同行,倘若被飞奔的时代列车无情地抛弃,那就不光是痛,而是惨痛。就为这些,我的网络学习不管有多少利用价值,我仍要去迈这道不好迈的坎。
    一切都已失去,唯有精神尚在,我不能再失去精神了。每当网络学习的艰难困苦使我难以坚持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国歌里的一段歌词“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以此来唤醒自已。别无选择,只要上帝还赐我或者说罚我一夜,我就当格外珍惜这一夜的学习。
    冬去春来。果然,一天我被告知改上日班,权衡再三我决定不再留在这家公司。几天后,我结束了整整一个严冬的封闭式的网络夜学,重新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网络学习为我增添了精神依托,使我有信心去应对下一轮的生存测试。  【奥鹏杯"我与网络学习"全国大型有奖征文活动征文选登 (《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主办、奥鹏远程教育中心协办)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没有在其他任何传统媒体、网络媒体发表过。我同意中国网络教育网chinaonlineedu.com 无偿刊登此作品并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一旦其他媒体决定刊用,我将及时通知中国网络教育网chinaonlineedu.com。
 
转载以上文章请注明出处!

 
 相关评论
  以下所有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sunlin  发表时间:2005-2-28 12:16:39
心酸你的境遇,理解你的心情,钦佩你的选择。
 IP地址: 219.142.63.★

君玉  发表时间:2005-2-26 10:50:01
为你的经历感动!
 IP地址: 61.145.235.★

人民大学  发表时间:2005-2-19 16:46:51
有着同样的艰苦.就评着这个.想对你说."也许苦难是人一生成长的基础!"
 IP地址: 221.200.181.★

 
 发表评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作 者:  
         
  邮 箱: (不公开显示)  
         
  内 容:(不能超过800个字节)  
   
  当前字节数:      
       
 
 
北京外国语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北京中医药大学远程教育学院 网上农大 中国传媒大学现代远程教育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天津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北京语言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中国医科大学
华东理工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复旦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江南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东南大学远程教育学院 华东师范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石油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中南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西南交通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四川农业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西南科技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华南师范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东北财经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浙江大学远程教育学院 华东师范大学网络教育学院教师远程研修网
人大附中远程教育网 宏志网校
地址:北京朝阳区建国路88号现代城A座2604 邮编:100022 
电话:010-85806056\85804383 传真:010-85804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