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信息中心招生平台|市场研究|资源中心远教厂商企业培训专家专栏行业媒体国际远教BBS
本篇票数: 201  
  返回列表
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
郑自华

奥鹏杯"我与网络学习"全国大型有奖征文活动征文选登
(《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主办、奥鹏远程教育中心协办)

  “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谷建芬的《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背景音乐在宽敞的客厅里回荡。阳光明媚的3月,我们十几个从上海电视大学毕业的同学聚在一起。彼此望着两鬓已生的白发,互相瞅着额角上的皱纹,轻轻搽去眼角的泪花,心底,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说。
  20年前,我们这些刚刚取得电大毕业证书的同学,坐在杨浦公园的大草坪上,当时我们就相约,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尽管那时我们就已经不太年轻。时光隧道穿过了20年,今天,我们已迈入了中年行列,可我们的内心依然激荡。我轻轻拿出一个资料袋,当资料袋的东西全部展示在桌子上的时候,大家都惊讶了,原来这是我收集的从1982年开始读电大3年所有材料:从新生入学准考证,到读书时的课程表,从“上海电视大学”校徽,到毕业证书,从收费证明,到读书考勤记录,甚至还有我为写毕业论文准备的资料及写了好几稿的原件。翻着这些资料,思绪奔涌,再一次将大家带到了那难忘的岁月。
  我们是上个世纪的1982年考进上海电大的,我的学号是824368,读的是中文专业。那时读书要过两关,首先是文化考试关(不象现在,“免试入学、宽进严出”),我是3月6日、7日两天参加统考,考试科目为政治、语文、史地,我考了164分,我所在的上海电大杨浦工作站,共招生100多人,考到164分以上的有51人。我们班上有个女同学,插队刚回来,与丈夫共同拼搏,互相勉励,谁知丈夫以一分之差与电大失之交臂。考试及格不等于就可以入学,还要进行政审和体检,最后还要过单位领导关。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当时我正担任商店经理,下管百来号人,老干部出身的书记不同意我读书,说会影响工作,我是再三保证,才得到了恩准。我们班上就有同学由于领导不批准,每次读书只能偷偷摸摸调休而来,其精神压力可想而知。由于历史的原因,班上的同学年龄相差很大,最年轻的才20来岁,最大的40多,整整相差一代人。
  我就读的上海电大杨浦工作站设在唐家塔小学。唐家塔小学位于杨浦区的黄兴路、控江路口,即现在的杨浦大剧院后面,随着市政动迁,现在唐家塔小学早就不复存在了。说是上大学,与我想象的距离实在太远,没有图书馆,没有教学楼,没有实验室,用的都是小学生的课桌,很多男同学根本无法将脚放入课桌下。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唐家塔小学竟是“都市中的村庄”,学校周围有不少农田,时不时见一些老人在田埂上忙些什么,低矮的草窝中还能见到“天蓬元帅”正在懒懒地打着呼噜。同学们的脚下经常会粘上泥块或草屑走进教室。
  条件艰苦还不是主要的,问题是上课的手段实在太差。说是电视大学,其实大部分时间是听广播,那种像生产队里用拉线开关的喇叭,上课的老师普通话又不太标准,听起来让人昏昏欲睡。偶而也有电视教学,那时电视还不太普及,录象质量不高,坐在前排的嫌声音太高,后排的同学则听不到声音,至于在电视屏幕下打出的字更是不知什么内容,再加上唐家塔附近有干扰站,收看效果不大理想,大大影响了教学质量。都说读书苦,其实读电大更苦。考试出题在中央电大,批卷在市里,辅导复习在区里。没有范围,没有重点,角角落落,都要看到。由于中文班是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一届,办学经验、师资力量有些脱节,大家读书都显得非常吃力,同学中有一两门课不及格的,算不上什么新闻,本人《现代汉语》就挂过一只红灯,考试成绩为56分,学校还特地发了张通知给我,让我在假期里好好复习,经补考总算及格了。
  尽管条件很艰苦,但学校管理却是非常严格的。上下课不能迟到早退,单位有要事无法到学校上课,必须出具证明,学校如有调课,或增加上课课时,也会发书面通知,便于学生请假,到校的考勤记录都必须交到单位,方便单位监督。那时从来没有发生过学生考试作弊的现象,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基于我要读书,而不是要我读书。由于我们是成人读书,不少人身上是三副担子一肩挑,读书之苦,工作之重,家庭之累,非一般人能理解。读书之艰苦自不必说,我在单位担任经理工作,而且刚刚调到新单位才几个月,人生地不熟的,只要上班时我就尽量多干点,用这种方式表示我占用一点工作时间读书的内心不安。另外一副担子就是家庭,读书那年,我女儿刚满2岁,正是母亲疼、父亲爱的时候,妻子那时在厂里上三班,为了照顾、教育孩子,我是常常忙得焦头烂额,身心疲惫。尽管这样,有很多人对我们的读书并不理解,就以学费为例,3年读书共支付学费130元(那时我每个月工资才36元!)而且必须考试及格才能报销,有的同学读的很优秀,也没法报销,因为单位根本对职工的读书不支持。
  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财富,很多同学通过读书,改变了命运。同学中,有的原来或是木匠,或是白铁修理工,有的是营业员,有的在里弄加工组工作,做一天才8角钱!现在,我们当年的电大同学中有人已经成为大厂的党委书记,也有报社编辑、电台记者,有参加全国作协的作家(如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简平),有公务员,也有干脆辞去公职自己当老板的。这次我们十几个同学聚会,3辆小车载着我们在上海的东西南北角,走马观花参观同学们的住房,吴同学在松江买了一幢别墅;袁同学这10多年里搬了三次家,这次在闵行的一套居所,竟然有乒乓室、娱乐室;叶同学结婚多年,一直与父母蜗居在一起,去年一年里连续两次乔迁新居,今年又看中了一套新楼盘,看来要换新址了;那个已是作家的同学,光自己的书房就有20多平方,至于我,今年初,也刚刚换了新居,从最初的16平米,到现在的100多平米,有了属于自己的书房。真是一套比一套大,一套比一套精致,一套比一套舒适。
  “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毕业20年后的聚会快要结束了,我们将期待以后的再次相会,10年,20年。数码相机里留下了这次聚会的照片,胡同学拿出手提电脑,当场将数码相机里的照片复制到了电脑里,然后各人将自己的“伊妹儿”键入,不一会儿各人的信箱里已经收到了照片,我们惊讶网络的神奇。我们庆幸自己生活在网络时代,但我们更庆幸,因为我们是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第一代远程大学生,我们是中国网络教育初创期的目击者和参与者! 【奥鹏杯"我与网络学习"全国大型有奖征文活动征文选登 (《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主办、奥鹏远程教育中心协办)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没有在其他任何传统媒体、网络媒体发表过。我同意中国网络教育网chinaonlineedu.com 无偿刊登此作品并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一旦其他媒体决定刊用,我将及时通知中国网络教育网chinaonlineedu.com。
 
转载以上文章请注明出处!

 
 相关评论
  以下所有评论仅代表个人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吟秋  发表时间:2006-2-5 18:21:17
郑先生用简朴流畅的语言,描述了自己及同学在电大艰难求学的不易经历,表达了作者的真情实感、并结合现实验证20年后知识产生的长远效果,隐含了知识就是生产力的哲理。同时体现作者乐观向上,对未来有着美好憧憬的积极的人生态度。这是难能可贵的。
(今天刚看到这篇文章,略加评论,若欠中肯,请作者见谅。)
 IP地址: 222.65.45.★

Z  发表时间:2005-5-1 9:41:51
(续下篇评论)
回忆如同一瓶上好的佳酿,时间越久越是能够酝酿出最醇的浓香。读完此文,这一点让我深深感动!
二十年足够让曾经拥有过的深刻回忆不断积淀,不断升华。因而每一次的细细品味,都会有一种新的感受,或苦、或甜,但这并没有关系,重要的是这种感受已经成为了生命中的一部分,二十年前相约今日再会,这已经不只是一种约定,在文中,作者让我体会到这更是一种不断激励自我,努力向上的目标,一个二十年的“远期目标”。因为这个目标,不仅是作者,他当年共同参与第一批远程教育的同学们都不断激流勇进,挑战自我。
回忆的余香还未散去,未来已经在作者的眼前展现,我想无论是10年还是20年,下次的聚会一定会有更美好的回忆!
 IP地址: 218.81.186.★

Z  发表时间:2005-5-1 9:39:46
当我一口气把这篇文章读完后,我忍不住想先谈谈自己的感受。初读此文,由于我个人并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个年代,所以刚开始还无法在思想上和作者形成很好的共鸣,但是随着阅读的深入,作者以远程教育作为纽带,平直语言地描写、真挚感情地抒发让我不禁在脑海中描绘出作者在文中提到的种种情形,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让我感同身受!在文中,让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在那时如此艰苦的学习条件下,作者孜孜不倦对于知识的渴求,对于学习的坚韧,这不仅仅是让我油然而生了一股敬佩之情,这更是在思想上对我造成了很大的触动。现在的学习环境比起作者提到的那个时候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各种先进的教育设施都被运用于课堂的教学当中,随着时代的发展,教育条件的优越性越发明显,想到作者那一段艰苦的学习经历,作为学生的我不禁告诉自己决不要辜负了现在这个如此优越的学习环境。
 IP地址: 218.81.186.★

亚细亚  发表时间:2005-4-25 14:17:44
郑兄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有点经不起表扬的味道。看到有人说你文章不错,就按捺不住出来表示感谢了。
 IP地址: 218.80.211.★

wh  发表时间:2005-4-25 10:45:29
你写的很真实,知道你的现在,我非常感动。文章也写的好。
 IP地址: 218.80.121.★

李胜丽  发表时间:2005-4-22 16:40:52
是篇好文章
 IP地址: 221.3.10.★

 发表时间:2005-4-21 12:14:53
仿佛身临其境,难以自拔,很好,非常好。
 IP地址: 218.80.211.★

郑自华  发表时间:2005-4-20 13:46:26
读了亦然和诸位的评论,十分感动。真的,只有经过才知道艰难,只有经过才懂得爱惜。那一年,《现代汉语》补考,心里压力太大了,读了那么多的书,竟然还有不及格的,说来还真不可思议论,而且补考又是一次性的。补考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怕有什么闪失,难以向江东父老交代。得知补考及格,心里已经麻木了。三年来,我们每天都绷紧了弦,用“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剑霜严相逼”来形容我们度过的每一天,似乎并不夸张。
顺便说一句,刚读电大,对是不是承认其学历,外界议论纷纷,也影响着大家的情绪。有同学拿来某报刊登某地有关政策的报道,说电大生的学历、待遇与全日制学生同时,大家都欢欣鼓舞。我至今收藏的资料中,就有好几份剪报,也算是时代的见证了。
如果让我重写这篇文章,可能我的感悟会更多。
谢谢我认识的与不认识的朋友们!
郑自华
 IP地址: 218.79.44.★

老朋友  发表时间:2005-4-20 12:20:57
这是一篇好文章,有回忆,有未来,我喜欢。
 IP地址: 218.80.211.★

阿大  发表时间:2005-4-20 12:17:23
就象发生在身边的事一样三个字:赞赞赞!!!
 IP地址: 218.80.211.★

亦然  发表时间:2005-4-20 10:28:52
作为十几位老同学中的一员,读罢作品感慨万分。二十年前读书的一幕幕情景似乎又呈现在眼前。不读电大不知道读书之苦——没有复习提纲,没有考试范围,手中所有的就是那一本本厚厚的教科书。每一处都要看过,弄懂,记住。有不及格是常事,但是只有一次补考的机会,一旦补考不及格,那么,将意味着肄业。前前后后十六门功课啊!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
但我无怨无悔,因为正是那三年的苦读,才为我打下了扎实的文学功底,在以后的工作中能得心应手,所以我要感谢电大,感谢老师,更感谢那些曾经给予我鼓励、给予我帮助的同学们。
二十年了,我们依然每年相聚,年龄的差距并未拉大彼此间的距离,时间的流逝并未冲淡彼此间的友谊。因为这份友爱是珍贵的,她将永驻我们的心田。
愿同学们保重身体,事业顺利!
 IP地址: 218.78.210.★

王坚忍  发表时间:2005-4-20 8:03:15
真切动人,质朴感人。一首激情的歌。一段难忘的事。好文章啊!
 IP地址: 218.80.211.★

笃悠悠  发表时间:2005-4-18 22:12:29
郑先生的文章果然贴近生活,让人看了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当年学习的情形。文章朴实但不失条理,只是文章的主题与网络学习有些牵强,如果能在中间穿插些学习和网络之间的关系,那这篇文章或许能得到大家的好评。
 IP地址: 218.79.163.★

zjh  发表时间:2005-4-17 14:46:07
很真切,你的文章唤起了我很多美好的回忆。
 IP地址: 61.170.180.★

feiping  发表时间:2005-4-17 8:50:02
不敢说这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至少也是人生重要的一页。
作为先驱者,你和你的同学有理由值得骄傲!
 IP地址: 218.79.41.★

stk4112  发表时间:2005-4-15 23:29:39
想不到除了自考学生有如此努力外,读电大的学生也同样如此拼搏,实在感动!
 IP地址: 220.199.15.★

王迪  发表时间:2005-4-15 13:42:51
好文
 IP地址: 218.25.36.★

jp  发表时间:2005-4-14 22:57:04
写得好,很动人。谢谢!
 IP地址: 222.64.122.★

 
 发表评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本站保留删除攻击具体个人与单位的留言的权力。
 
  作 者:  
         
  邮 箱: (不公开显示)  
         
  内 容:(不能超过800个字节)  
   
  当前字节数:      
       
 
 
北京外国语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北京中医药大学远程教育学院 网上农大 中国传媒大学现代远程教育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天津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北京语言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中国医科大学
华东理工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复旦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江南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东南大学远程教育学院 华东师范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石油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中南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西南交通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四川农业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西南科技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华南师范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东北财经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浙江大学远程教育学院 华东师范大学网络教育学院教师远程研修网
人大附中远程教育网 宏志网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86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