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信息中心│ 网络学院│ 资源中心远教厂商培训考察网上书城杂志订阅市场研究行业媒体国际远教
论坛│ 远教沙龙群 英 会案例分析名家评论人物专访专家专栏2006 历届大会:05' 04' 03' 02'│ 网友投稿

期刊检索:

 

 

行业媒体首页
中国远程教育杂志(资讯版)--2003年第18期
杂志介绍 历期刊物 杂志动态 订阅杂志 杂志投稿 广告服务 广告客户

追寻在线教育理想状态
——本刊执行主编与东软集团副总裁、信息技术学院院长温涛对话


温涛: 提供一个让人喜欢的、内容丰富的整个教育的服务,这是对我们最大的挑战。


  “要作国内规模最大的在线大学、国际化的中国网络教育门户,成为国内外学习者接受在线教育的主流和首选网站”。“打造教育行业沃尔玛”,这是7月29日,“东软在线大学”成立时提出的宏大发展目标。

  一直以解决方案著称于业界,号称中国最大软件企业的东软集团,何以会把发展的矛头指向在线教育?又凭什么夸下如此海口?东软的加入会给整个网络教育市场带来怎样的冲击?围绕这一话题一场激烈的讨论在本刊执行主编与东软集团董事、东软信息技术学院院长温涛博士之间展开。

  东软教育由最初的一个设想发展为今日东软业务的“三套马车”之一,温涛是不可或缺的领军人物。他有着满腔的教育理想和热情,温涛博士的言语平缓,却以不可辩驳的语气和自信勾勒出东软在线的理想图景。

  水到渠成

  夏巍峰: 相当多的人将2001年当作中国的网络教育年,不到一年的时间有上百家IT巨头纷纷抢滩,为何东软却一直按兵不动?

  温涛: 我们学校的网络教育其实从2000年就开始了,东软信息技术学院2001年第一届学生一进来,所学课程就有网络教育的课程。虽然当时在线大学并没建立,但网络教育这个环境已经搭建了。那时我们感到在国内要向全社会做在线教育,时机还不太成熟,一个是考虑到全社会范围内的网络硬件条件还不太成熟,带宽方面也有限;再一个是人们对网络教育的理解和认识还有待提高。而东软做事就是希望一旦提出来要做,就要做好,起码要达到自认为好的阶段,不能说所有外部环境和内部环境不具备时,我们非要去做。

  夏巍峰: 现在觉得时机成熟了?

  温涛: 是呀,我觉得东软现在做在线教育,是在线教育从校园发展到社会的一个必然的结果,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我们有这么丰富的资源,干嘛非放在家里,不让它到社会上发挥更大的作用?现在“路”已修了,并且非常平,上面也有“车”跑,但“车”里空着,为什么不把好的东西放上去?实际上这两到三年的时间,是东软教育资源和经验积累的过程。真正要做远程教育,不是说今天做一个平台就可以了,后面要有一个丰富的教育资源库来支持它。这好比开个店,店里货架上没有东西,或者说没有让人满意的东西,那这个店面即使开了,不几天就得关。如果我酝酿准备了好长时间,一开张就让人们觉得这个店很有特色,里面有大家喜欢的普通东西,也有精品,那才能生意兴隆、客流不断。2001、2002两年是东软积累资源的过程,同时也是全社会培养对远程教育认识的过程。

  嫁接“人才生态链”

  夏巍峰: 国内已有67所网络大学及众多厂商涉足网络教育,他们分别拥有优秀的教育资源和强大的资金优势,有的已经在市场上占领先机,拥有较好的学校品牌和信誉,这个时候,东软在线大学凭借什么去竞争,自身的优势体现在哪儿?

  温涛: 东软是一个解决方案的提供商,是做软件,搞信息化的,所以我们的远程教育就集中在我们所擅长的IT教育这个领域。现在我们主要提供IT、语言、商务管理三大领域的在线学习课程。在教育资源方面,东软在全国的三所IT学院的课堂教学和校园内网E-Learning资源的开发和积累已为东软在线的开通打下了资源基础,特别是自主开发已在校园试运行一年多的东软E-earning学习管理系统——Neusoft LMS,为东软在线的开通奠定了平台基础。另外东软和国际上最好的E-learning内容提供商都有合作。如Skillsoft的IT本地化合作;与日本教育集团旺文社在国际职业英语计算机测评系统和学习系统方面的合作;同法国AURALOG在英语多媒体培训在线课程方面的合作。除此之外,东软与SUN公司合作成立了NS University,共同合作开发基于SUN ONE三大领域技术的32门课程。这样的强强合作,我相信对学习者来说是很具有吸引力的。

  要说东软做在线教育的最大优势,就在于这个在线大学是位于东软“人才生态链”上的一个环节,它可以与其他的链条,如我们的物理校园、软件企业之间展开积极的互动,最大限度地利用资源,发挥出巨大效力。

  具体来讲,东软校园内的教育主要包括学历教育和面向政府、企业和个人的面对面培训两部分,教育内容也是集中在IT教育,这样在内容方面我们可以和在线大学高度共享。学历教育很多实践的东西,最后变成网络教育的脚本,网络教育的积累又为我们面对面的教育提供一种个性化的补充和学习的手段。如果学习者在网上学习了一段时间以后,积累了一大批疑难问题,他除了参与在线指导之外,还可以到学校里来,大家交流一下。这个资源是一个互动的环境,一种互动的链条。在设计这个模型的时候,我们感觉到这样才能够达到最大化的利用资源的目的。

  另外,东软做IT在线教育,最大的一个特点是我们拥有五千多员工的一个企业的大背景。有五千多员工在培训时使用在线教育平台,在感知这种教育,他们会首先吹毛求疵地给我们提出一些问题,他们的见解恰能代表这一行业从业人员的需求,这可能是一些"纯”教育公司无法比拟的。

  夏巍峰: 东软作为IT企业进入在线教育领域,有人评价是不务正业,有人说是盲目扩张,对此,你怎么看?

  温涛: 在企业发展的过程里,我觉得别人评论就评论,你不能去堵别人的嘴,或者只能说我好,不能说我不好,没有必要。换个角度看,也许评论从另外一个侧面也提醒了东软,你得注意你业务的发展路线了,是否适宜。如果真有问题,那好,我们吸取经验教训;可没有问题,那我们该走的路还会照常走,绝不会因为某个评论就改变自己的策略。

  夏巍峰: 东软是否也是因为看中了在线教育的巨大的市场与高利润呢?

  温涛: 发展在线教育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也不排除它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效应。我们有这样的优秀资源,何不让它去发挥它的公益性、社会性、经济效益的作用。我非把它放在学校,就我们这上万名的学生用?就东软的五千多名员工工用?既然是好东西,就要真正地发挥它最大的社会效应,同时带来的就是我们经济的效益。

  东软投资教育,这是一个长线的考虑,不是今天投进去明天就不投。同时,东软通过投资教育可以拉动别的产业,它本身就是客户价值链中的一部分。东软集团加大IT教育的投入可以培养大批既懂IT又懂外语和管理的人才,这将有助于提高东软及合作伙伴的业务竞争力,更有助于东软的国际化拓展;合作伙伴业务能力提升了,东软就有一个好的生态环境,实践证明一个企业要成为长寿的企业,必须营造一个良好的生态系统,加强抗风险能力。

  追寻理想状态

  夏巍峰: 东软的在线教育志在成为“教育行业的沃尔玛”,这种理念是如何产生的?能否具体解释一下呢?

  温涛: 我们借用的是“沃尔玛”大众化、种类齐全的概念,确切地说我们是力争成为“IT教育的沃尔玛”。我们要把大家希望学习的内容都放到网上去,不仅要放好的教学内容,而且要求摆放有序,让人们很容易找到需要的东西。最大限度地整合国内外的IT教育优秀资源,让最优秀老师在线为学生辅导上课。同时采取末位淘汰制,如果所设置课程或某老师所授内容不被社会接受,就取消此课程或是更换老师。就像沃尔玛,用户可以选择自己最喜欢的商品;如果某种商品不好销售,则撤出货柜,换更好的商品。如果线上的某一课程放了一年总没有人去学习,就给我们提个醒,是不是这个课程的知识结构有问题,要么是跳跃性太大,要么是前序的课程出现问题。我们需要据此作出调整。同时我们通过分析学习者的轨迹,为学习者提供一个报告,告诉他最好先去学一号课程,再去学四号课程,以免学习者走过多弯路。

  夏巍峰: 你认为摆在东软在线大学面前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温涛: 我觉得对我们自身来说,真正要做“沃尔玛”该做的事情,这也是对我们的一个挑战。要进一步完善自我开发的内容,包括集成的内容,把它真正做丰富。再一个就是要把服务的质量提高,因为学习者是不一样的,是有千差万别的。怎么来实现一个个性化的学习环境,这是一个问题。另外一个,如何实现网上学习的文化?怎么样通过网络世界,来构造学习的氛围和文化,这是比较难的。实际上我们想要达到真正寓教于乐的一种境界。

  夏巍峰: 寓教于乐就是东软提出的让学习者体会网络教育学习中的乐趣吧,东软为什么特别强调这点?

  温涛: 提到寓教于乐,是受一件事情的启发。一次我家小孩在我办公室里在网上与一个外地的人下五子棋,下了半天孩子总是输,他就说,你让我一步吧。结果让了一步后,我孩子赢了一局,小孩很高兴。下完后对方说,你在什么地方,孩子说在办公室,对方就笑了,说你肯定水平不怎么样,都这么大年龄了,跟我下,还得我让你。最后我小孩说,哈哈,是我老爸的办公室。结果对方也笑了。通过这个,我就想,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些都带到学习中去,让学习者体会学习中的乐趣。这种文化环境是真正的网络教育能应用开的一个挑战,网上教育能做到这种文化氛围的时候,学习者自然就喜欢这个东西了。

  另外,我觉得网络教育还应在某种程度上赋予面对面感知的东西。记得两年前我们建立网络学院时,学生家长跟我们交流时说,孩子在别的学校的远程教学点学了两年了,大概60人一个班。平时上完课以后大家都回家了,感觉虽是在上大学,但却没有大学校园的文化,没有班级的概念,同学的概念,没有一系列的社会活动。虽然说我上了名校,但是却不知道名校的文化到底是什么。因此也就无法体会到学习中的乐趣。

  所以我们组织在线大学时,要创造一个班级概念,使网上的人能够感受到老师的存在,同学的存在,彼此交流,互相帮助,感受到集体的氛围,真正体会学习的乐趣。同时加上面对面学习的氛围,让学生感受校园的文化熏陶,去培养和塑造学生人格方面的一些东西。

  夏巍峰: 那东软又将如何把网络教育与面对面的学习融为一体呢?温涛: 所以我们提出openday(开放日)、openweek(开放周)的概念,学习者有需求的时候可以向学校管理服务中心提出来,比如哪天想搞一个开放日,需要预订一个教室,大家在一起坐下来讨论,聊一聊,很好嘛,就像网友见面一样。我们希望通过这种学习,使学习者真正体会一种乐趣,有一种文化在驱动,在传播。同时,学习者之间也可以建立互助组,包括我们后面开发的IT的日语学习,IT的英文学习等等都可以。如果一个在网上学IT的人,想找一个国外学IT的人学外文,而恰恰国外也有一个在网上学IT的人想学中文,那么好,我就给你搭这个桥,你只把需求信息发给服务中心,他知道你有这种需求,就像婚姻介绍所一样,会把两头的需求进行互动,这叫做Co-learning。再比如你要选教师,在网上预约后发个消息,这就可以了。

  夏巍峰: 您刚刚描述了一种非常理想的状态,也提到这是一个大挑战,那东软有没有给自己一个时间表?

  温涛: 现在我们的软件系统正在做,预计今年年末要把这个系统做出来,这是一项很复杂的系统工程。所以我认为这是对东软ESP(教育服务提供者)最大的挑战。你怎样能提供一个让人喜欢的、内容丰富的整个教育的服务,这是对我们最大的挑战。

  期盼春天

  夏巍峰: 你认为目前网络教育市场的空间有多大?东软在线大学在其中处于怎样的位置?

  温涛: 我觉得中国远程教育还处于刚发展起来、培养起来的阶段,还不能说已经发展到要拼个你死我活、几分天下的阶段,大家都处于成长期。成长阶段里大家都有空间,都在各自的空间里慢慢完善和成熟自己。

  东软是一个解决方案的提供商。是搞软件,搞信息化的,我们要做擅长的教育,而不是说遍地开花,东软的远程教育就集中在我们所擅长的IT教育这个领域。

  夏巍峰: 现在东软是不是还没感觉到有竞争对手?

  温涛: 所有的教育都可以通过网络教育这种形式来实施。可以说教育的内容和层面是非常丰富的。中国网络教育的受众不是说十万二十万人,全社会都可能在我们社会进步的过程中成为网络教育的学员,可能从小学生一直到成人,这个空间太大了。我们感觉大家都在不断完善和成熟自己,还没感觉到谁要跟我们去分天下。

  夏巍峰: 那你认为什么时候网络教育市场会达到白热化竞争阶段,网络教育的春天什么时候到来?

  温涛: 当国人感觉不学习就不可能换一个工作环境,不可能寻求到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不可能提高自己生存环境的品质,当学习已经关系到你谋生手段的时候,整个网络教育或者是终身教育的春天就要来了。那时候的学习目的不是刻意要追求一张文凭,而是要一个学习的过程,为了获得一种技能,一种本领,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学习。那时的网络教育,固有的传统教育品牌的概念可能会弱化,说是哪个名牌大学的,不一定。只要是哪家能提供我谋生最好的技能,不管你是发文凭还是不发文凭,只要我可以在这种环境上学到东西,我可能就会选这一家去学习。

  目前来看,我觉得这个春天还没有到来,这个时候谈不上说要在春天里占一片地,或者是要把这个划在一个圈子里。在发展的过程中,不可能一个厂家就把这个领域的服务都提供到,需要许多教育服务提供者一起来完善这件事情。现在正是所有的网络教育资源的开发者和提供者,结合自己的特点,放手发展,共同去把这个“蛋糕”做大做强的时候。

本刊记者 李桂云 李轩仪/策划 整理

摄影/阿健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90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