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信息中心│ 网络学院│ 资源中心远教厂商培训考察网上书城杂志订阅市场研究行业媒体国际远教
论坛│ 远教沙龙群 英 会案例分析名家评论人物专访专家专栏2006 历届大会:05' 04' 03' 02'│ 网友投稿

期刊检索:

 

 

行业媒体首页
中国远程教育杂志(资讯版)--2003年第22期
杂志介绍 历期刊物 杂志动态 订阅杂志 杂志投稿 广告服务 广告客户

卫星离我们并不遥远
——本刊执行主编与中国天地卫星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彦广对话


王彦广: 中国卫星做远程培训和远程教育体现的是一种综合性的优势。


  如今中华大地上最热门的话题莫过于航天。“神舟”五号飞船成功发射和返回,圆了中华民族千年飞天梦,更展示了中国空间技术的总体实力,有人断言它将对整个中国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无论怎样,它都把航天人推到了最显眼的位置,成为万众瞩目的对象。仿佛第一次,卫星和航天人离我们是那么近。

  其实航天人早已十分活跃,两年前他们就将先进的卫星技术带入远程教育领域,为远程培训市场的开拓和发展做出了贡献。2002年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通过全资子公司北京航天卫星应用总公司,收购了中国泛旅51%股权,更名为“中国天地卫星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第一家卫星及卫星应用领域的上市公司。如今中国天地卫星的经营范围已经涉及到卫星及相关产品的研发、卫星应用技术综合信息服务、信息系统集成等多个领域,同时在远程培训领域也具有了领先优势。“卫星离我们并不遥远”,中国天地卫星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彦广说。

  中国卫星定位卫星应用产业的“旗舰”

  夏巍峰: “神五”成功升空,对中国天地卫星这样一个上市公司有何助益?对公司的业务发展带来哪些影响和推动作用?

  王彦广: 这个题目是最近新闻界问我最多的一个问题。我个人的看法是,神舟五号载人飞船上天对中华民族来说是千年飞天梦的实现,这件事情本身会成为历史。在航天载人工程当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承担两大最主要的任务: 运载火箭和载人飞船。而中国卫星的实际控股股东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所以神舟五号载人首飞取得圆满成功对中国卫星的影响力更多的是表现在长远的宏观的利益上。大家知道中国卫星的控股公司是中国航天,中国航天研制了神舟飞船把中国的宇航员送到天上去。这件事情本身帮着中国航天和中国卫星做了一个非常大的广告。最近一段时间我们跟外商谈判的时候,一开始都是祝贺,他们觉得能够与研制飞船的公司谈合作,有非常大的可信度。所以我个人理解,神舟五号对于中国航天,以及中国将来卫星应用产业的发展会起到一个很大的推动作用。

  夏巍峰: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收购上市公司中国泛旅的战略目的是什么?中国卫星目前主要业务的覆盖领域有哪些?

  王彦广: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去年重组了上市公司中国泛旅。我们的战略目标是充分利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已有的资源,利用资本市场,把中国卫星应用的产业往前大大推进一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的领导给中国卫星的定位是要成为中国卫星应用产业的“旗舰”。

  现在我们规划的业务有三大领域: 第一,运营服务类的业务。包括天和地,将来天上会有卫星,地面有几大运营服务业务,如卫星宽带服务、卫星导航定位、基于低轨道卫星的数据采集服务,甚至包括2005年中国直播卫星正式启动后新形成的卫星直播业务等等,都属于运营服务类业务。第二,产品制造类的业务。东方红卫星公司是我们的下属公司,这是我国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由国家授权的小卫星研制及其应用工程研究中心。我们已经有了制造业务,制造几百公斤以下的小卫星,现在手中有很多颗卫星的订单。第三,天地大系统的集成。我们的下属公司航天四创,在系统集成和IT领域非常著名。这个公司是以地面的计算机和网络系统集成起家的。另外,卫星的通信网,大型的卫星专用地面测控站等等也是一个系统集成的概念。中国卫星的业务范围笼统分为三大领域,明年这个业务的框架将基本成形。

  夏巍峰: 作为一个航天背景的高科技公司,是什么吸引中国卫星介入远程教育领域?在远程教育行业中,中国卫星把自己定位于什么样的角色?

  王彦广: 中国卫星的主要业务之一是卫星运营服务,其中包括卫星宽带的通信服务。所以中国卫星介入到远程教育领域是从业务的规划和战略来定的。两年前我们看到国内的远程教育、远程培训市场开始热起来,同时我们找到了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找到了切入点,自然而然双方一拍即合,这项业务就做起来了。另外,中国卫星进入这个领域还有社会因素。现在社会上的两大热点问题是: 社会均衡发展问题和提高整个国民素质问题。航天人从事的这个行业相当大的程度上是要报国报民,利国利民。我们觉得卫星宽带的通信服务平台能为提高国民素质、提高人口素质方面做点儿实实在在的工作,带着这样一种使命感,我们迈进了这个行业。

  远程教育产业有非常大的市场。我们分析后,觉得社会对远程培训的需求非常迫切。相对学历教育来讲,远程培训的中间环节,尤其是管理环节比较少,社会化程度比较高。所以我们定位于面向社会的远程培训,这个市场比较成熟,更能发挥我们的长处。而学历教育目前尚处于实验试点阶段,整个产业链还有个逐步整合的过程,总体说来学校还不富裕,企业需要很大的投入。中国卫星作为去年刚刚完成重组的一家公司,需要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发展。实实在在地先从培训市场开始,第一可以很快把品牌树立起来,第二可以找到一个好的商业模式。

  至于公司的角色定位,首先中国卫星立志成为中国卫星应用产业的旗舰,这是我们的使命,需要艰苦的努力,若干年的积累,才能最终达到这样一个目标。远程教育培训市场和我们大的战略是完全吻合的,它是其中一块具体的业务。但是教育资源、教育内容本身不是我们的专长,所以我们第一步是采用强强联合的模式,由合作伙伴提供内容,而我们更多的是侧重于技术本身。

  卫星技术推动远程教育发展

  夏巍峰: 近几年来,数家卫星公司都开始介入远程培训领域,您作为卫星应用技术方面的专家,能否解释一下卫星技术应用于远程教育和远程培训领域有哪些优势?同时又存在哪些缺点?

  王彦广: 就全球而言,卫星通信和地面通信的整个市场在不断增大,虽然卫星通信所占的通信市场份额有所减少,但卫星通信业务的绝对值也在增大。卫星通信技术应用到远程培训,所具有的优势有以下两点: 第一,广播特性。这是卫星最大的优势,也是天然的优势。它没有带宽限制,不管将来的地面网发展到何种程度,都不可能取代这种优势。而且卫星通信还有一个通信距离与通信成本无关的特点,覆盖面积大。与地面通信网相比,由于地面通信网的中间枢纽环节太多,而卫星通信基本上经过一跳或两跳就可建立通信链路。理直气壮地说,基于卫星的培训系统和网络,它的通信链路和通信质量有足够的保障。通信信道的畅通确保了培训教育节目的高质量播出。第二,建设周期短,基于卫星的平台能提供更加富有个性化的服务。地面通信网的建设过程比较复杂,如地下铺线、穿线入户和通信路由的安装以及设置等等,卫星通信相对比较方便,只要所处位置没有物理遮挡、能够接收卫星信号,很短的时间内所有的用户就可以享受到这种信息服务。另外,基于卫星通信的远程培训系统还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只要有双向通信链路,任何一个远端小站都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配置为主播教室,即所谓“按需定主播地点”。所以基于卫星通信网的培训系统更能提供多样化、内容丰富的服务。

  卫星通信网的效益与网络规模密切相关。一般的系统配置都是一个主站带N个小站。假如远端的小站个数N等于1,主站昂贵的设备、卫星转发器带宽租费和相应后勤保障等管理费用又不能少,就体现不出规模经济的效益。但是当远端小站数达到一定规模,达到盈亏平衡点以后,规模经济的效益就体现出来了。也就是说当远端站点数量不够多的时候,这个公司所承受的商业上的压力是很大的,甚至是亏本的。这是国内卫星通信行业的困惑之一。

  夏巍峰: 很多人认为卫星不能实现交互性,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彦广: 这里面有几个误区。第一,卫星本身有单向的,比如收看卫星电视。卫星电视太普及了,大家想当然地理解卫星通信就是单向的。其实卫星的另一块业务是双向通信,它能提供高质量的通信服务。深圳证券通信网遍布全国,它有一个非常庞大的号称亚洲最大的卫星通信网,它实际上有两个网,双向的可以报盘、买卖股票,单向的用于单向广播,播放股市行情。第二,国内卫星做的远程教育平台,考虑到双向通信流量的不对称性,为了降低系统成本和运营成本,大部分采用了外交互方式,即教育内容经过卫星广播至远端小站,远端小站到卫星主站的回程通信经过地面通信网完成。这也使相当一部分人误解了卫星通信只能去不能回。

  夏巍峰: 最近电信行业,包括中国网通、中国联通都在大力推广地面宽带业务,是否会对卫星宽带互联网接入业务带来影响?同时作为卫星公司,又面临着卫星领域中的相互竞争,中国卫星如何面对这种挑战?同其他卫星公司相比,您认为中国卫星在开展远程培训业务时具有哪些竞争优势?

  王彦广: 地面网发达了会不会威胁到卫星?有这样的一种忧患意识固然好,但是不用过虑,因为远程教育运用的卫星的广播特性是地面网无法比拟的。卫星应用的技术和地面的网络技术也不是生死冤家。从业务和服务的角度来说,它们之间是一种优势互补的关系。比如课后答疑,学生可以通过卫星实时跟老师进行对答。但是不可能每个人都有这种机会,大部分学生都得不到,他们可以通过地面网的电话或者电子邮件提问,这就是互补。还有一种互补的做法,卫星把节目接收下来放到当地的服务器上,然后经过当地的地面通信网,学生可以在家里收看这些节目。

  中国卫星在中国的远程教育市场,尤其是社会培训和企业培训当中,是做得最早的一家,并且是这个领域做得最好的,现在还是这个状态。

  如何保持我们的先发优势,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成为这个行业的leader,有三大优势可以帮助我们完成这个使命: 第一,中国航天和中国卫星的品牌。第二,优秀的团队。企业的竞争和市场的竞争就是人才竞争,中国卫星做远程培训和远程教育的团队经过两年实践,非常胜任这项工作。第三,综合实力。中国卫星是一个舰队,拥有基于卫星的全套业务,我们体现的是一种综合性的优势。

  夏巍峰: 您能否预测一下,将来还有哪些新的卫星技术会在远程培训领域得到应用?

  王彦广: 卫星通信技术对于远程培训的支撑,应该是成熟的。这个技术进步非常快,我想在三、五年的时间内有几项技术会大大有利于卫星远程教育的发展。现在国内基于卫星的远程教育平台,基本上用了卫星的广播优势,从地面回传。地面回传很多是接入因特网来实现,通信质量没有保障。现在有一项进步的技术DVB—RCS,完全基于卫星的双向链路,价格便宜,现在已经有了成熟的系统和产品。这项技术给远程教育带来的好处相当于主播中心可以随意指定。任何一个远端站点,只要有播出和摄录的设备,都可以做主播教室,有利于资源的及时共享。它是针对远程教育的市场应用,专为远程教育量身定造的技术。未来这项技术将是一个亮点。第二,中国的卫星直播业务。2005年中国第一颗直播卫星上天。以后大家用一个非常小的天线,放在阳台上就可以完成直接到户。这项技术是针对家庭用户的,2005年中国直播卫星如果顺利上天,经过两三年的成熟化以后会大批量的,以非常低廉的价格进入家庭。可以预见,它将对中国远程教育市场起到另一波推动作用。

  中国卫星要做远程教育领域的“领头羊”

  夏巍峰: 下一步,中国卫星在远程教育领域有哪些新的规划?

  王彦广: 这两年我们在远程教育领域一路走过来,中国卫星团队的综合竞争力使我们的信心越来越足。未来我们会从四个方面来把这项业务做得更好。第一方面,丰富培训内容。教育和培训中内容是最重要的,没有好的内容就吸引不到学生,也就是用户。第二方面,进一步完善系统平台。对远程教育的基础平台,我们会再做一次升级和完善,把卫星双向的手段武装起来。第三方面,进一步完善和扩大现有的培训网络。建立起面对二、三级地级市的远端分校。第四方面,加强对远端分校的服务。建立一套与之相适应的培训服务体系。只有把以上四个方面结合才能保证市场的健康发展,形成良性循环。

  夏巍峰: 作为第一家卫星及卫星应用领域的上市公司,您曾提出希望通过3~5年将中国卫星打造成为我国卫星及卫星应用产业的旗舰。您是否也同样希望中国卫星在远程教育领域做成“领头羊”?

  王彦广: 从中国卫星的资源来看,这个目标3~5年之内是可以实现的。经过3~5年的成型以后,中国卫星的卫星应用业务包括: 宽带服务、卫星导航定位、卫星采集、将来的直播卫星等等这些业务都会一步步发展起来。到那个时候,中国卫星能否成为旗舰自有公论。具体到远程培训这个业务,中国卫星在国内的卫星宽带业务能够做得好,敢叫旗舰,必须有几个标志性的东西。我们现在是把远程培训作为其中一个标志和具体的业务来做,既然要做,就希望在这两年国内第一,也希望做了三、五年以后我们还能保持最好的状态。

  夏巍峰: 中国卫星是远程教育的先导者,在这个领域一直保持低调,但是最近中国卫星打破沉默,准备在近期举办一个关于中国卫星远程培训的盛会。举办这次大会的目的是什么?

  王彦广: 国内关于远程教育的会议比较少,年底我们召开的这个会主要的目的之一是宣传卫星培训概念。这个概念相比较中国广大的人口来讲,知道的人还是太少。我们希望举办这次会议能够加速卫星技术市场的需求,并推动市场的加速发展。第二个目的,促进产业良性发展。在远程教育领域,还没有哪个公司找到了真正成熟的商业模式。而作为一个产业,必须有一整套成型模式以后,才能健康的发展。我们想通过这次大会给大家提供一个研讨热点问题和焦点问题的机会。在这个平台上大家能够广泛的交流经验教训。第三个目的,展示产品。把目前基于远程教育平台的培训、节目、服务等公之于众。因为市场要做大,不是一两家企业能够做起来的,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因为在远程教育领域,大家在做的是利国利民的事,挣的都是微利,很多企业甚至赔本。

  我们迫切希望在远程教育领域能够成立一个行业机构,如俱乐部或者协会。远程教育这个行业绝对需要这样一个机构。能够使大家消除戒心,分享行业信息,同时把自己的信息拿出来共享。形成共识以后,希望国家也能够提供一些相关政策扶持,比如在税收上有一些优惠等等。

本刊记者 吕瑶/整理 摄影/阿健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90 传真:010-5884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