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 ┊ 远教沙龙 群 英 会 案例分析名家评论 人物专访 专家专栏历届大会: 2005 2004 2003 2002 ┊ 网友投稿

期刊检索:

 

 

行业媒体首页
《中国远程教育(资讯)》2006.5
杂志介绍 历期刊物 杂志动态 订阅杂志 杂志投稿 广告服务 广告客户

学习的乐趣

——本刊执行主编与上海嘉旭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高鹏对话

  本刊今年第二期封面专题《互动之旅》受到业界学者与企业人士广泛关注,台湾同行的务实经验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同时,更将两岸合作交流的浪潮推到从未有过的历史高度。为了进一步了解台湾经验的深远影响,以及两岸合作落地的具体情况,本刊执行主编夏巍峰特地专访此次台湾之行的组织者之一,组团赴台参加“ 2006 华人数字学习论坛”的大陆考察团团长,上海嘉旭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高鹏,就上述问题进行深度讨论与分析。

  恰逢“五一”黄金周,整个谈论就围绕“五”个“一”开展。

  台湾数字学习印象——“一近一远”

  夏巍峰 : 今年年初,您作为大陆考察团团长,组团赴台参加“ 2006 华人数字学习论坛”,为促成大陆数字学习行业同仁首次台湾牵手立下汗马功劳。您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高鹏 : 缘于我对数字学习这个行业的兴趣和把台湾经验介绍过来的愿望。我一直觉得台湾经验是最适合大陆市场的。因为我们之间同根、同脉、同文,应该是很“近”的。但是我们之间毕竟在不同的社会、教育、企业管理体制下,分隔了这么多年 , 心理感觉还是有点“远”。在这“一近一远”之间,我希望能够架起一座桥梁,使大家能够顺畅地互动交流。

  在此之前,可以说台湾同行没有很多的途径了解我们,以参加“ 2004 两岸两地 E-Learning 峰会”的台湾 10 多家标杆企业为例,在大陆开展业务的不过两家而已。同样我们对台湾同行的了解也不多。以往台商都不通过新闻媒体展示自己,也很少与大陆厂商进行交流,所以也就没有在大陆产生一定的影响。我看到了这两方面的需求,刚好有这样一个机会,而我又有能力把两方面的朋友牵到一起,就促成了这次台湾之行。

  夏巍峰 : 您曾经与台湾数字学习的权威机构——台湾资策会主办过 2004 年“两岸两地 E-Learning 峰会”,又参加过 2005 年“两岸人力资源发展与数字学习交流访问团”活动,对台湾同行应该十分了解,那么此次近距离接触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高鹏 : 现场感,听 CD 的感觉肯定和听演唱会不一样。这次最关键的主要是看到了用户。以前我们在大陆看的都是厂商。作为厂商,我们觉得 E-Learning 好,所以我们一直不遗余力地推广它,有种传教士的热忱。可仅有传教士的热忱是不够的。事实上,这个行业做得好不好,关键是用户用得好不好,用户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只有把概念、话语的力量转化为客观效果,布道才能成功,否则就变成我们厂商的自娱自乐了。因此这次去台湾,最大的好处就是我们到了现场,而且都是获得台湾资策会褒奖的成功用户的现场,所以收获很大。

  夏巍峰 : 我这次参加考察发现,虽然台湾的经验和具体的做法很好,但是他们来到大陆之后,大陆厂商并不十分热情。大陆厂商这种表现,是不是因为害怕竞争?

  高鹏 : 深层的合作本来就是很不容易的。大陆企业对台商有一定的成见。台商也有自己的问题 : 第一,圈子感非常强,活动局限于台商自己。第二,他们以前在大陆有一些受挫的经历,造成一定的心理阴影,导致他们做事情都比较小心。

  台商肯定会带来竞争,但是积极意义应该更大。他们的思维方式、产品的功能策划、项目的整体规划、专业实施的做法都对我们有很大启发。况且,如果他们的进入以合作方式进行,对双方都有利。目前在大陆比较活跃的台商都有当地的合作伙伴。

  夏巍峰 : 您认为大陆和台湾的互动会不会一直坚持下去?

  高鹏 : 我认为应该一直坚持下去。大陆 E-Learning 应用领域尤其是企业应用领域当前仍处于启蒙阶段,缺少成功案例和经验。总体上看,大陆和台湾的落差还有 5 年左右的时间,我们在进步,别人更在进步,落差虽然会减小,但还会长期存在。所以交流一定要继续做,需要的话,我以后仍然会花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件事。

  理论与实践——“一高一低”

  夏巍峰 : 您是中国人民大学网络教育项目创始人之一。也曾担任中华学习网副总裁兼上海分公司总经理,是国内第一批远程教育从业人员。可以说,一直走在网络教育的前沿,那么您觉得两岸的实践有何差别?

  高鹏 : 台湾同行做得好主要是四个方面 : 一、全局清楚;二、规划专业;三、实施细腻;四、注重实效。这些恰恰是大陆厂商缺乏的。

  从 1996 年算起, E-Learning 在中国已经有 10 年时间了,从发展草创的初期进入到一个精耕细作的状态。尽管数字学习的诸多概念与传统的学习相仿、或源于传统学习。但时至今日,数字学习与传统学习已有天壤之别,成为崭新的学习类型和方式,产生出许多全新的教学方法、教学技巧、资源建设、教学设计、教学岗位和教学职能。在台湾,连其中的教学分工,都产生了“数位学习规划师”、“数位教学设计师”、“数位媒体设计师”、“数位学习讲师”这样分工明确的岗位,乃至制定了相应的工作技能规范做引导。台湾又十分国际化,不遗余力地引入数字学习的基本概念,在充分与本地的具体情况结合后,已形成完整独特的数字学习体系。大陆在这方面的研究与专业化的建设最为薄弱,最需要加强。

  从台湾经验思考,大陆数字学习产业应该重点关注两方面的问题 : 理论上境界要高,但是落手要低。这“一高一低”,既有理论上的全局把握和总结,又包括对实施细节的高度重视。

  夏巍峰 : 作为业内资深人士,您认为大陆网络教育领域存在哪些困难和问题?台湾的哪些经验可以为我们所借鉴?我们自己的优势又在哪里?

  高鹏 : 我们的优势是市场大。欠缺是没有足够多的成功案例。企业 E-Learning 和网院不一样,对于网院来讲,即使服务做得不到位,甚至网院无网,只要学生学到了知识,拿到文凭,就不会产生大的非议。而企业 E-Learning 更强调结果,必须让用户获得实际的可衡量的收益。所以要像台湾厂商那样,扎扎实实,深耕细作,尽快做出切实的有效果的东西出来,用事实说话。

  目前,大陆也有一些很好的项目,都是活学活用 E-Learning 手段,切实解决现实问题的范例。比如 : 华东师大的“研修式”的教师网络培训,苏州市副市长朱永新的“教育在线”,江苏省电大退伍军人学历提升项目,中华会计网校,太平洋保险集团企业大学等。分析研究这些鲜活的、根植于最基本需求的、有强大生命力的项目,可以给我们很多启发和激励。

  市场机会——“一大一小”

  夏巍峰 : 您觉得中国远程教育市场的发展前景和发展空间有多大?在这个庞大的市场中,大陆厂商的挑战和机遇是什么?

  高鹏 : 中国远程教育市场是“一大一小”,理论上市场很大,机会很多,但是目前困难很多,实际上市场还比较小。整个市场状况有点儿像美国西部的跑马圈地时期,就看企业有没有力量跑得足够快、足够久。当然越能圈地,对企业的专业化要求就越高。正是由于圈地不容易做,所以目前要精耕细作、提高专业化程度、帮用户做出效果,这是我们的挑战。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有句名言 : “深耕才能生根!”我深以为然。

  我们毕竟在本土,理应更能挖掘和把握市场机会,这是我们最大的机遇。

  夏巍峰 : 台湾同行非常看好大陆市场,您觉得他们会通过什么途径进入,他们的机会有多大?您给他们什么建议?

  高鹏 : 在“世界华人数位学习论坛”上,台湾资策会数字教育园区发展中心产业顾问组黄进烽组长在展望台湾在线行业新的发展时认为 : “大陆市场为台湾企业后续成长的关键”。我们遇到的台湾同业均表示 : “大陆是数字学习的天堂。”从中可以发现,他们对大陆市场相当看好。我给他们的建议是 : 切忌浅尝辄止。

  台湾厂商的解决方案都是现成的,无论平台、工具,还是课程内容、经验都很好。这是他们的优势。问题在于,他们能不能捕捉到机会,同时比较快地取得当地用户的信任。这些单靠他们自己是不容易做好的,所以我建议他们一定要找一个伙伴。第一,能够提供大陆方面很真实的机会;第二,可以取得天然的信赖感。他们的机会还是蛮大的。当然他们还应该抱着一个长期的打算。

  夏巍峰 : 您认为未来两岸合作发展趋势如何?合作原则是什么?

  高鹏 : 尽管大陆的在线学习项目在规模,以及由此产生的学习服务、运营管理方面的经验、深度与广度,以及未来的发展空间与商业机会方面,都胜于台湾;但总的来说,台湾在整体发展、市场环境、政府扶持、项目流程、专业规划、制作精细、实施规范、人才培养、团队建设等许多方面都要领先于大陆 4-5 年。我一直认为 : “台湾的经验最适合大陆学习和借鉴。”若是配合恰当“打群架”,两岸还是存在着巨大的合作空间。而合作原则一定是优势互补、共生共荣。

  公司与业务——“一快一慢”

  夏巍峰 : 您从事过房地产、金融投资、网络公司等行业,有丰富的行业背景和管理经验,这对嘉旭的定位有哪些影响?嘉旭的创业历程有什么特色?

  高鹏 : 就整个公司的发展来讲,我主张是“一快一慢”。微观即短期,做事要快,效率要高。宏观即长期,构想与实现,要慢,要有一个比较长的心理准备,改变“等待戈多”的那种心理感受。 20 岁,等一件事, 3-5 天,就觉得太漫长,受不了。而现在 40 岁,等上 3-5 年,也安之若素。

  我们公司拿营业执照的日子,正巧跟孔子生日同一天,都是 9 月 28 号。本身是创业型企业,前期没有风险投资注入,全靠我们自己的资金和努力。创业过程中难忘的事很多,比如 : 因为资金不足,我们实施过坊间最先进的办公方式 : 1 、 SOHO , 2 、大家合用办公桌。还有,刻苦学习“怎么做好小事情”。因为我们以前做的工作,都是概念上、金额上百万级的大业务,而现在必须习惯做小项目,一万元的收入也有莫大的喜悦。

  其实,做企业有很多相通之处和内在规律,最大的感受是坚持不懈,坚持大的方向,能忍耐,能承受煎熬。有长期打算,二是具体业务规划上要不断地一变再变,根据市场需求,捕捉那些市场机会。这方面,我要特别感谢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在他领导下近四年丰富多彩的工作经历,是我人生中迄今受益最深、最为难忘的历程。他彻底地改变了我的眼界、胸怀、性格、行事风格和工作习惯,他的力量影响至深、绵远流长。

  如果说嘉旭有什么特点,那就是我们一直很用功,一直在“因您而变”(招商银行广告用语),一直在寻找机会与突破。

  举个例子,讲这个“因您而变”。我们发现,经过中国人民大学、江南大学和华东理工大学与其他网院几年的探索,网络教学模式已经发展出一套崭新的模式、资源、技术手段和经验,完全可以导入全日制学校的教学中;我们就通过“上海市医药学校”这个项目,用“引领式”网络学习手段为校内“学分制选修课”创出了一条新路。如今,上海市医药学校已经利用网络教学方式解决了现有教师和教室等教育资源供不应求的问题,满足了学校大规模推行学分制选课的需要, 四个学期内已经有累计 23000 人次,完成了 170 门课程的学习,成为国内第一个运用“引领式网络教学平台”进行教学改革的职业学校。其教学的资源、备课、教学和评估等教学环节全部在网上进行,是国内各类教育机构中网络运用最彻底的学校之一,取得了许多可喜的成果。

  医药学校校长陆国民,他的热忱、远见、果敢以及在上海市医药学校的变革与实践,代表了中国教育界变革的新兴的内在力量。如今,通过与医药学校的深层交流与合作,我们又找到了下一个阶段发展的新方向。

市场机会与资源配置——“一多一少”

  夏巍峰 : 大陆在线学习市场巨大,简单分,目标市场分学校市场、企业市场、个人市场。业务模式又分 B2B 、 B2C 、 B2B2C 。业务种类又有做技术产品,做内容、做运营等,不一而足。您如何看这个市场机会与资源配置的问题?

  高鹏 : 您确实提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市场机会大,遍地是黄金。就容易四处出击。广种“博”收。有钱,有资源就更容易这样。历来企业界有关于“战略决定资源”和“资源决定战略”之争。我是推崇“战略决定资源”的。目标市场决定战略,战略决定资源。这要解决好“一多一少”的问题。我的建议是越核心的东西越少越好,越辅助的东西越多越好。我们公司墙壁上的生存哲学就有这样一条。这也是姜文主演的电影《寻枪》给我们的最大启发。

  少就是多,多就是少!广种不一定能“博”收。

  夏巍峰 : 与大陆其他网络教育机构相比,嘉旭的主要优势是什么?

  高鹏 : 我们是完整经历过远程教育三个发展阶段的少数公司之一。从第一阶段以网院为主,如 : 人大网院;第二阶段全日制学校网络教学,如 : 上海市医药学校;到现在第三阶段的企业 E-Learning ,都经历过。每一个阶段我们都务求把这个阶段的事情做好,无论从实际效果、口碑、服务等方面都力求达到我们力所能及的最好状态。在每个阶段,我们都会穷尽与此相关的所有环节和衍生机会。

  我们有与教育机构最全面的合作模式和最复杂的合作经验,管理过 4-5 万名学员的庞大群体。行业经验涵盖课程体系、教学内容、教学方法、课件制作、自学、辅导、作业、实验和实践教学、网上测试、教学质量评估和监控等所有教学环节;在课件制作、平台开发、远程传输、教学教法等网络学习核心资源方面,我们也具有深厚积累;同时我们力求深刻理解世界网络学习的发展趋势和国内网络学习的行业历程。

  我们有很多非常紧密的策略性合作伙伴。在我们身边已经聚拢了做网络学习所需要的所有优秀资源和厂商,包括 : 多媒体制作、卫星传输、课程内容等。既深且广的人脉关系,使我们可以利用策略联盟的方式作集团化运营、协同作战,以最专业的方式做好每一个项目。

  夏巍峰 : 我们注意到,嘉旭以往的业务偏重于学校学历教育,台湾之行会不会为嘉旭打开非学历之门?嘉旭未来的发展目标是什么?

  高鹏 : 台湾的例子给我们很多帮助和启发,我们确实有把业务重点从学历教育转向企业方面的想法,在企业 E-Learning 上捕捉市场机会。最近,我们也会代理台湾的一些产品,并计划和一家公司合作开展项目。目前计划代理的一个产品是课件录制工具。这是一个很便宜的软件,使用也很方便。只要把软件装在演讲人的笔记本电脑里,配一个摄像头,一个耳麦,就可以实时地把演讲过程完整地录制下来,然后经过简单的后期编辑整理,编一个目录,就可以变成一个文本、视频、目录俱全的多媒体资源包。这会给资讯传播带来一个全新的手段和工具。

  嘉旭的目标是努力成为国内一流的在线学习专业服务机构,从事在线学习行业的投资、技术支持和运营服务。我们会在大陆挖掘符合大陆特征的项目,也十分愿意多方面与海内外同行合作,共同做好我们大家的事业。

  我们深深感受学习的乐趣,学习改变我们,学习改变中国!

 

(本刊记者 吕瑶 / 整理 申永冬 / 摄影)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路2号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中心大楼11层1107室 邮编:100081 
电话:010-58840290 传真:010-58840287